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专栏 > 安庆 >

古树的家乡

时间:2011-10-20 11:16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舒寒冰 点击:

山重水复疑无路,豁然开朗到冶溪。

岳西县冶溪镇位于中国佛教禅宗名山司空山西麓,四周群山环抱,中间一马平川。走进冶溪,参天古树随处可见,塘前屋后,浓荫蔽日,细的一人难抱,粗的四五人合围。最令人流连的,是宽阔的冶溪河两岸绵延数公里的古树群,枯青杂陈,藤干缠绕,横斜错落,疏密有致,如带如屏,如诗如画。其形千奇百怪,画圣再世,难摹其状,诗仙重来,难传其神。特别是历经百、千年的雷劈火烧、水冲浪打、虫噬菌蚀,故多半边树、空心树、半枯树……树屏之外,良田千亩,碧浪连天。

年龄已逾千岁的古树,在冶溪还有八棵。我曾六次到冶溪行走,每次都去拜谒这些比我年长几十倍的老人。

在蔽日的浓荫下小憩,与一个上了点年纪的人随意聊聊,就能从他们吧嗒着黄烟的嘴里,听到大把关于古树的故事,我分不清那些是历史,那些是传说,但我听出了沧桑,听懂了岁月。

就像老树年年流行的新绿,关于树的故事,也在年年翻新。

胡姓人家的后院里,有一棵千年古罗汉松,盘旋如腾龙,生机勃勃,古朴苍遒,百姓敬之如神明。前年,邻村一农民偷采了古罗汉松的两枝小枝,回家在苗圃里扦插。此事激怒了守护它的群众,他们派代表到镇里,要求立案查处。后在有关部门的教育和群众的交涉下,那位采枝者当众承认了自己的错误,还主动拿出600元钱给护树的居民,让他们给老树补充给养。最有趣的是,此人还在古罗汉松下放了鞭炮,为老树挂了红绸,以告慰树神,向老树致歉。

同样是关于这棵古罗汉松的故事。去年,有外地老板慕名来此,欲以12万元将它买走,村民们说:“祖宗的朋友,在多钱也不卖!”不甘心的老板又跑到镇林业站协商,并将购价提高到20万。林业站的人告诉他:“在冶溪,活树不准卖,死树也不愿卖。”

活着的古树,是祖先的朋友,是庇护他们的神灵。而死去的树桩,就像先人的遗骨。

在冶溪行走,风起时,我分不清湛蓝的天空上,飘动的是白云,还是万千白鹭,风静时,我分不清那些参天古树上,盛开的是白花,还是一朵洁白的鸟鸣。

冶溪不仅是古树的故乡,还是野生动物的天堂。特别是近年来,大量的白鹭来此栖居。多年罕见的老鹰、喜鹊、长尾山鸡,还有一些当地老百姓叫不出名字的鸟儿近年来也来冶溪落户,麝、獐、狸、獾等动物也常在周围山林出没……

老胡住的房子是几十年前建造的,一棵几人合抱的百年古樟被圈在院内。自从许多白鹭在大树上做巢以后,过去那种一家人在大树下吃饭、纳凉的日子就结束了。甚至不敢在院中逗留,有时从树下过要小跑,即使这样,还是经常受树上飘落的鸟粪侵袭。有人建议他用土枪将鸟儿赶走,或者干脆将大树砍掉算了。然而,老胡不忍,他说自己已习惯了这种与树为邻,与鸟为伴,在鸟鸣中入梦的日子。

在冶溪行走,我常常在迷失,恍惚之间,弄不清自己是在浓彩的民俗画里,还是在宁静的田园诗中。古藤。老树。白鹭。苍鹰。南宋的石拱桥。前清的九老亭。刘氏家谱。胡姓宗祠。烟村。夕照。晨岚。山歌。牧笛。暮鼓。晨钟。藤藤蔓蔓的俚语。月光下的大鼓书。穿迷你裙的浣女。骑摩托车的耕夫……

再望远处,吴头楚尾,巍巍司空山。佛光,天籁,禅与机缘。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