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专栏 > 安庆 >

苏曼殊与陈独秀

时间:2012-04-08 18:41来源:安庆晚报 作者: 张皖生 点击:

苏曼殊是中国近代著名的翻译家、诗人、画家,也是有名的情僧。他与安庆名人、名寺、美食都有着诸多的不解之缘。

苏曼殊与安庆的陈独秀、潘赞化、张伯纯、葛循叔、李光炯、邓绳侯父子、程演生、王允仲、陈遐年等人多有交往并结友。这一切都与陈独秀有关。早在1902年9月,陈独秀第二次留学日本,进东京进成城学校(日本士官学校的预备学校)学习陆军军事。是年冬,时名陈由己的陈独秀与苏曼殊等26人发起成立青年会。该团体是留日本学生中高举民族主义旗帜最早者。这时苏曼殊与陈独秀为革命而结缘,并成为终生的朋友。

1903年5月,陈独秀发起举行安庆藏书楼爱国演说会,进行反帝反封建的革命。后陈独秀遭当局迫害而逃到上海,协助章士钊编辑《国民日日报》,又与苏曼殊一道编报纸、翻译小说等。在朝夕相处的日子里,苏曼殊向陈独秀学汉学、学做诗,陈独秀跟苏曼殊学英语。陈独秀、苏曼殊的生活像苦行僧一样,但办报宣传革命的热情非常高涨。章士钊在1940年代曾写诗述之:“我与陈仲子,日期大义倡。《国民》既风偃,字字挟严霜。格式多创作,不愧新闻纲。当年文字友,光气莽路梁。”苏曼殊在报社受陈独秀影响最大。他翻译法国雨果的《惨世界》,译文不太通达,陈独秀为他的译文修改并润色,然后才连载于《国民日日报》上。此时,苏曼殊的汉文很差,写汉字有时还缺笔少划,文句欠通。苏曼殊跟陈独秀学诗也在此期间。陈独秀说过:“苏曼殊……初到上海的时候,汉文的程度实在甚不高明,他忽然要学作诗,但平仄和押韵都不懂,常常要我教他。他做了诗要我改,改了几次,便渐渐地能做了。”

苏曼殊的聪明好学,不久就擅于诗文了。苏曼殊在《国民日日报》上发表的《呜呼广东人》、《女杰郭耳缦》等诗文,颇得读者的喜爱和好评。以后诗文越来越好。他也成了中国近代著名的文学家、诗人。苏的好友柳亚子在1935年曾作诗评价苏曼殊与陈独秀、章士钊、章太炎三位好友的关系,诗曰:“名扬画虎惜行严,孤愤佯犯有太炎,要忆囹圄陈仲子,曼殊朋友谁最贤。”在苏曼殊心中最大贤者乃是其畏友陈独秀。陈独秀讲话,苏曼殊是听命的。如苏曼殊酷爱法国文学,尤其喜爱小仲马的《茶花女》。苏要翻译它,而同样酷爱法兰西文明的陈独秀意在民主自由的思想,他对苏曼殊说,还是翻译雨果的《惨世界》(即《悲惨世界》)吧。在对《惨世界》译文的修改上,苏对陈是言听计从。译文通达了,陈独秀还在译文中加上自己编造的革命故事,苏也同意。如译文第七回起加入原著没有的一个故事,故事中男主角明白(字男德,意为难得明白),其他人物如吴齿(字小人,即无耻小人),范桶(饭桶),满州苟(满州狗)等等。陈独秀与苏曼殊二人借男德的口说:“……支那国孔子的奴隶教训,只有那班支那贱种奉作金科玉律……难道我们……国民也要听那些狗屁吗?”“……我看这世界上的人,除了做工的,仗着自己的本领生活,其余不做工的,靠着欺诈别人手段发财的,哪一个不是抢夺他人财产的蟊贼?”等语句。实际上陈、苏二人翻译的《惨世界》,是借用了雨果的原著,加入清晚期的社会生活的一部译著,也是陈、苏二人借男德之口发泄反孔教、反清、攻击私有财产的革命言论。这部由苏曼殊、陈独秀“乱添鸾造,对原著很不忠实”的翻译小说一版再版,很受读者的欢迎。后来《国民日日报》于1903年12月被清廷下令停刊。陈独秀与章士钊、苏曼殊、何梅士租屋同住。不久,苏曼殊不辞而别。别前,给陈独秀留有一诗:“契闷生死君莫问,行云流水一孤僧,无端狂笑无端哭,纵有欢畅已似冰。”苏革命受挫便厌世,去了香港,又到惠州为僧。不久游离于泰国、斯里兰卡、缅甸、印度、越南等国。后回国取道长沙……在南京一佛院教学并修行。

1905年,陈独秀到芜湖,在安徽公学教书,又主编、发行《安徽俗话报》,还秘密地进行岳王会的革命活动。此间,在李光炯的支持下,陈独秀提议聘请邓绳侯为总办(校长),又推荐了苏曼殊等人来校任教。陈、苏二人又朝夕相处,宣传激进思想,指导学生阅读革命书刊,培养革命力量。1906年暑假,陈独秀和苏曼殊去日本游历。陈于8月末回芜湖后,又去兼任皖江中学的老师,章士钊、刘师培等也来此教书。不久苏曼殊也到皖江中学执教。苏继续跟陈学书法、古体诗、国学。1907年春,陈独秀躲避安徽巡抚恩铭的搜捕,逃到日本。苏曼殊也到日本。4月,陈独秀与苏曼殊、章太炎等26人参加由中国、印度在日本东京的革命志士联合组织的“亚洲和亲会”,后由于会员太杂,活动少,一年后不久就散了。1908年秋陈独秀回国。1908年底,陈独秀又回到日本,与苏曼殊、邓初同住清寿馆地一租借屋:邓以蛰、张伯纯等人也租住近邻。此时苏曼殊又向陈独秀学书法、诗文。“……所以曼殊的字很像仲甫,苏曼殊的诗,不仅像,好多是仲甫做的或改的”, 而陈独秀则向曼殊学英文、梵文,每天都“呀也呀”的。

1909年,陈独秀和高君曼结婚后,虽清贫但愉悦。陈写信给苏曼殊说:……别公后,胸中感愤极多,作诗亦不少,……”。陈独秀在信中表露出结婚的喜悦的心情,并向苏曼殊索祝贺的诗。他写道:“……用度虽不丰,然侵晨不报当关客,新得佳人字莫愁。公有诗贺我乎?”

陈独秀在此改用李商隐的诗句以表达结婚的喜悦心情跃然纸上。后来,陈独秀在该期间还思念苏曼殊,有“曼殊尚画工虚写……南国投荒期皓首……”为证。

1907年至1911年,迫于反动当局的迫害,陈独秀的政治活动少了,政论性的文字也罕见,而是转向学问的研究上,如古体诗、书法等。陈独秀与苏曼殊此时的诗歌唱和也多起来。他此时陈独秀的诗中常常以“香草美人”、“屈子”自居,如:“湘娥鼓瑟灵均泫,才子佳人共一魂。”“坎坷复踽踽,慷慨怀汨罗。”等,表面上写诗,实则抒发他那壮志未酬的赤诚和不能献身革命的孤独郁闷心情。1909年上半年,陈独秀、邓初、邓以蛰与苏曼殊同住东京一租屋时,苏正陷入情网。苏曼殊与日本乐伎百助媚史相爱日深。此时,苏已入佛门,而他还俗之情日烈。苏曼殊在灵与肉、佛与情的斗争中苦苦挣扎,难以自拔。苏曼殊写《本事诗》10首给陈独秀以表达他胸中苦恋。如:“……我亦艰难多病日,那堪重听八云筝,”“还卿一钵无情泪,恨不相逢未剃时。”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