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专栏 > 安庆 >

苏轼的天柱情缘

时间:2012-04-11 20:18来源:安庆晚报 作者:储北平 点击:

苏轼出生于四川眉山,一生爱山,徜徉于山水之间,而对天柱山情有独钟。今天,在石牛古洞摩崖石刻群中,留有一幅苏轼怀念王安石的诗刻:“先生仙去几经年,流水青山不改迁;拂拭悬崖观古字,尘心病眼两醒然。”落款处赫然标明“东坡”二字。

苏轼是大才子,诗词、散文、书法、绘画皆一流,还是美食家、鉴赏家,其才气横溢,恐无人企及。但苏轼一生命运多舛,一贬再贬,辗转迁徙,潦倒时竟无米下锅,而每到一地都与百姓融为一体,始终乐观练达,把苦日子过甜,诗意栖居,这恐怕更无人能比。

苏轼离京去杭州任通判,后来又当了密州太守、徐州太守,把几个地方都治理得很出色。可朝中小人,炮制了“乌台诗案”,欲置他于死地。幸亏王安石关键时说了句:“安有盛世杀才乎?”才得出狱,贬任黄州团练副使。王安石下台后,朝野都以为苏东坡要重新出山当宰相,况且当时主政的司马光对他也十分器重。可他秉性耿直,偏反对司马光政策太守旧,后落得个两头不讨好。

元符三年(1100年)八月,王安石辞世15年后,苏轼被任命为舒州团练副使,他来到钟爱的天柱山,走进石牛古洞,看到摩崖上王安石的题刻,一遍一遍地拂拭着,一幕幕往事涌上心头,思念之情难抑,不禁怆然涕下,吟出了“先生仙去”的诗句。遥想王、苏当年,尽管政见不同,但从未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私敌,他们以平静豁达的心态,于文学中的互相钦佩,在政治上相互宽容,化解恩怨,最终走向和谐。相对于文人相轻彼此倾轧的恶俗,两位先哲应当永远成为我们警省的楷模。

苏轼在被贬黄州(黄冈)时,因黄州属设在舒州的舒黄蕲镇抚使管辖,故常因公往来天柱山。苏轼酷爱自然,每次来必作山水游,所以对天柱山形胜了如指掌,在《苏轼文集》里收录了短文《记李公择天柱山分桃》。文曰:“李公择与客游天柱寺还,过司命祠下,道旁见一桃烂熟可爱,当往来之冲,而不为人之所得,疑具为真灵之瑞,分食之则不足,众以与公择,公择不可。时苏、徐二客皆有老母七十余,公择使二客分之,归,遗其母,人人满意过于食桃。此事不可不识也。”事虽小,却在苏轼心中兴起了诗意涟漪。

往后岁月,东坡不仅眷恋天柱山秀丽风光,更想念舒州风土人情,潜滋暗长的做起了天柱山安家梦。在40岁时他遇见一位天柱山隐士,两人饮酒畅叙三日,想到颠沛流离年方四十却华发苍苍,东坡意欲归隐天柱山,领略另一种人生况味。“年来四十发苍苍,始欲求方救憔悴。他年若访潜山居,慎勿逃人改名字。”他这样写道。在惠州时,他在书信中说:“倘得生还,平生爱舒州风土,欲卜居为终老之计。”后来在忆起天柱山时,他写道:“青山只在古城隅,万里归来卜筑居……待我丹成驭风去,借君琼佩与霞裾。”巧的是,东坡一生的倒数第二个官职竟是“舒州团练副使”,可惜后又改任永州,第二年便辞世了,舒州卜居梦终究难圆。

苏轼是一个智者,更是一个仁者,他说过:“吾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陪卑田院乞儿。眼前见天下无一个不好人。”苏轼的生活规则:“无事以当贵,早寝以当富,安步以当车,晚食以当肉。”又说:“安则物之感我者轻,和则我之应物者顺,外轻内顺,而生理备矣。”苏轼一生都在追求着生命的“安”与“和”,体验着一种超越生活本身的诗意栖居。一生坎坷,享年66岁,在当时已是高寿了,他像一阵清风度过了一生。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