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专栏 > 安庆 >

敢抽鬼子刺刀的程保胜

时间:2012-06-18 08:11来源:安庆日报 作者:戴济众 点击:

深夜,外面有动静。父亲与母亲急匆匆起床,把我搞醒了。母亲说外面有人敲门,声音很低促。父亲侧耳倾听,说这是后方程保胜的声音,他这深夜怎么来了?是不是鬼子叫他引路捉我来了?

父亲到厕所躲避。母亲走近大门边再听。我一骨碌下地,童心地探视。母亲开了门,老房东程保胜手持白晃晃的刺刀,豪气地说:“莫怕,我在鬼子牢里逃出来了,把值班鬼子的刺刀抽出来作保镖,快搞饭我吃,我饿得慌,牢里一天只有一个饭团。”父亲急从厕所里闪出来,把大门关紧,拨亮油灯,与程保胜谈话。

程保胜,家在怀宁县凉亭乡代店村程家老屋,是抗日的后方。鬼子1938年侵入安庆,盘踞月形山,我家正是月山的沦陷区。鬼子大肆残酷烧杀,父亲带家人跑到代家店,住程保胜家。保胜叔是农村杀猪的,为人厚道,颇有民族爱心,我很尊敬他,他对跑反的难民都同情都关爱。我家住他的房子不收租金,而且是他自家正住的房子,特让出两间,粮食蔬菜及用物,他妻子一件件送来,分文不收。那老屋的人都经常送菜给我家,我的父母亲都由衷地感激。后来鬼子要沦陷区百姓照相、登记发“良民证”,我家搬回老家。这时鬼子益发对非占领区的后方恶性大扫荡,保胜叔被捉关进月山鬼子据点牢房。

我的眼球滴溜溜地看着放在桌上尺多长的刺刀,那刀亮得如雪,在灯光下闪闪发光,我真想用手摸摸。保胜叔敢在凶神恶煞的鬼子身上抽刺刀,简直是位大英雄啊!

保胜叔与父亲低声抵掌谈话,叙述被捉的情况,破牢门的情况,抽鬼子刺刀的情况,我静听,一身毛发悚然。

说一天天蒙蒙亮,鬼子突击到后方大扫荡,包围了程家村,家家门被鬼子牛皮靴踢得哐啷哐啷,接着人声惨叫。保胜着衣裳起床,鬼子踢开了他的房门,打他两耳晃之后,把他揪到外面用麻绳捆绑,屋里几个青年都被捆绑,带到月山据点关进牢房。牢房里有20多个老百姓,眼下都是刀板上肉,竹笼里鸡。前一批被关的人,都通过逐个审讯,逼他们交代谁是中国兵和中国兵的驻军地址,然后都绑到山下推进杀人坑。后一批捉来的人都作陪斩,说是抗拒交代中国兵的,统统死落死落的。保胜想,与其坐而待毙,不如起而奋斗,如何斗?必须智取。他观察牢门与砖墙,都是土砖木门民房,于是他每天趁值班鬼子去吃饭,慢慢掐破靠门扣边的土砖,砖松动了,他存心深夜伺机破砖伸出手取门扣开门。

一天深夜,保胜听值班鬼子打呼噜,他觉得时机到了,轻轻拿下破砖,手伸门外取下门扣,悄悄开门,见值班鬼子伏案沉睡,他想,怎样处置这鬼子才好逃走?急中生智,他屏息静立,用手极轻地抽鬼子腰间的刺刀。刺刀从刀鞘里抽了出来,他持着刺刀胆子大了,他又想,割掉这鬼子的头?如一刀杀不死,鬼子大叫,那就要惊动群鬼子和狼狗。他站到牢门边,招示牢房人轻脚走出,待牢房走空了,他这才蹑手蹑足离开。星夜在夜幕的笼罩下,他绕过岗哨险区,竟来我家吃饭填肚子。

保胜叔吃饱了饭,又拿着刺刀赶路。父亲叫他不走牧马岭,怕惹动黄土山的鬼子,翻三官庙高山岗到凉亭。母亲把香油灯拧得极暗,与父亲闷坐在桌边,小声地谈话,担心保胜黑夜翻山越岭能否奔到家,又担心在路上会不会碰到鬼子的哨兵。

夜里,我直做着保胜叔抽鬼子刺刀的梦。我仿保胜叔抽鬼子的刺刀,我站在伏案睡觉的鬼子的身边,也屏息静立地用手探鬼子腰间的刀柄,手不断发抖,抖动了刀鞘,触醒了鬼子。鬼子一声嚎叫,我吓得大哭。母亲拍着我的背心,“怎么?在哪儿受惊了?呵,别怕,妈在你身边,这孩子真胆小。”



顶一下
(2)
50%
踩一下
(2)
5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