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专栏 > 安庆 >

旧事记忆——难忘少年插秧忙

时间:2012-08-26 22:25来源:安庆晚报 作者:凡怡 点击:

周日到乡下母亲家,正逢“双抢”时节,行走在乡间小路上,放眼望去,一方方数不清的水田,到处都是火热而忙碌的场景。看着那些耕耘好的田地,闻着泥土散发出来的芬芳,村民们有的驾驶着耕整机,有的背着化肥,有的挑着绿油油的秧苗,到处呈现一派繁忙的景象。

在农村里,人们对插秧是非常重视的。一年中庄稼收成的好坏,插秧的及时与重视,是一个家庭中劳动的重点。到了插秧季节,不管天气好坏,也不管你的身体或家庭状况有多大困难,一定得把秧苗插到田里去。

古诗云:“绿遍山原白满川,子规声里雨如烟。乡村四月闲人少,才了桑蚕又插田。”“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这两首诗便道的是农忙时的景象和种田的辛苦。

记得二十多年前我家插秧,请了很多亲友邻居过来帮忙,少说也有十多人下田,真的是非常热闹。那时家中田亩多,插秧的那一天就需要很多劳动力,有的犁田耙田,有的拔秧打秧粑,有的给农田施肥,然而这些都是打杂的。真正插秧的叫师傅,插秧师傅的主要工作分两种,一是拔秧捆扎秧苗,另一个是专门在水田里插秧。

我最早体验插秧的辛苦当属三年级那年“双抢”。因季节逼人,家人让我到田里帮忙插秧。刚接触新事物,开始我还很兴奋。可下田插了一会,就有些撑不住了。尤其是那腰疼欲断,背酸腿涨,这才领会到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真谛。临出门时,母亲还吩咐我要穿长衣服,戴好草帽。因为当时是烈日当空,天气异常酷热。可双腿站立田里,却又是清风阵阵,因此,总觉得长衣和草帽有些碍事。为了自在,我将衣帽除去,只穿短衣赤膊插秧。到了夜晚,感觉手臂和面部有些灼热焦躁,又痒又痛极不舒服,几乎连毛巾都碰不得。熬了两三天后,痛感渐渐消失,却发现手臂上有层薄薄的皮,后来一片一片的自动脱下。难怪人说:“双抢”要脱三层皮,那情景至今记忆犹新。

插秧和写字是一回事,被“标秧”隔出的一畦畦等距离的空间就像预先打在白纸上的格子,那是书写的参照。和写字一样,插秧是要退着来的,也需要掌握恰当的力度和方向。秧苗人土不能太深,否则长势缓慢影响发育;更不能太浅,否则不安分的秧苗会浮出水面,还得补插。插秧最讲究的是整齐端正、横竖有形,一棵棵秧苗插进泥里,应该像出操列队的士兵一样,个头等高,行列清晰,这样的行列有利于秧苗在成长的过程中更加顺畅的呼吸。另外,一个秧把栽多大面积,心里要有谱,栽秧时不能在田里来回走动,否则留下一个个深的脚窝,影响秧田的平整。有经验的秧农会一边插秧,一边用手将自己的脚印抹平,这样秧苗才能立得稳,长得正。

当你从插满秧的田里起身上岸,审视那满眼新绿,一棵棵秧苗在微风轻拂下,正朝你点头示意,你的脸上会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你的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自豪感。你自然会联想到,在阳光的照耀下,经过风雨的洗涤,这些秧苗将茁壮成长,长成一片片浓浓的绿意,长成一顷顷金黄的收获。

不由想起那首流传的插秧歌:手执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六根清净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现正值盛夏“双抢”大忙时节,我们在空调办公室工作,还抱怨天气热,工资待遇不好。而我们朴实的祖祖辈辈,却是在高温烈日下辛苦劳作,还知足常乐的将生活延续下来。从他们身上,我们是不是该学点什么呢?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