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专栏 > 安庆 >

宿松童谣《狗喊那个》的影子

时间:2013-06-30 16:57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郑英豪 点击:

狗喊哪个?

狗喊张哥。

张哥你呐不进来?

我的衣裳破着。

你呐不补嘿?

我没有老婆。

你呐不讨个?

我没有钱。

这是流传在宿松农村过去的一首童谣。童谣采取一问一答形式,反映纯朴的农家主妇与善良的邻村要饭寡汉佬之间的纯真人间感情,透射出人间的真善美。

门口的狗在叫,必定有陌生的人光临。俗语说得好:无事不登门,登门定有事。热情好客的宿松人,特别是农村主妇,就问之于家里孩童。孩童说是要饭的张哥。主妇又问(啊!是张哥)张哥你呐不进来?在门外的张哥小声答道我的衣裳破着(无脸面子进来)。主妇又问你呐不补嘿(意即你要放勤快点,别懒)。张哥(巧辩)我没有老婆(补衣服是女人的事)。主妇又问(你辩就辩吧)你呐不讨个(老婆)。张哥答我没有钱。主妇就再也没有问(叫孩童)给了张哥点米(如果是驼袋)或吃的(如果是拿瓢)(心想你这样的人一生也不会有出息的)。

童谣的原型现也无从考证,但其影子在过去却经常出现。最典型的要算过去九姑洪家岭孬子。孬子本来不孬,年青时也是一个出落好后生。家里是开当时当地最大的杂货铺子的。酒是铺子的主营,又是年青人最大的诱惑。对久在家人的管束下从来也没喝够过的洪家岭孬子,一次其趁家里伙计不在就在酒团里不知连喝了几大碗,就酒醉了,不知连睡了几天,醒来就成了今天的不知做事的孬子。过去身强力壮又不做事的人,家里人不但不给吃的并且要赶出家门使之不得不过着日出乞讨日落归家的生活。

看:早晨,人们农忙回来家家吃着稀饭粥,洪家岭孬子衣服褴褛,胡子拉茬,左手夹棍——防狗;右手拿瓢——盛饭来了。他也就东家一碗粥;西家一碗饭装在他瓢里。洪家岭孬子脸上憨笑边走边吃,一家又一家,一瓢又一瓢,我从来没有看见他吃饱过。遇有婚丧喜庆,洪家岭孬子也耳尖,几乎席席都有他的身影,残羹冷食,估计只有这时,他才有饱的感觉。

洪家岭孬子来了人人都不烦他,逗他取乐,大胆不懂事的孩子还可以打他甚至拿他的棍子。洪家岭孬子有一个天性——护族。因他姓何,辈分又大。何姓人一般叫他孬叔,所以洪家岭孬叔也成了他的名字。他行乞从来不上何姓人家或何姓媳妇家行讨,当然何姓人家和何姓媳妇家知道他来了会主动同情。在他意识中这是丢了何家人的脸。

现十多年过去了,农村再没有看见过要饭的,洪家岭孬叔也估计老死几十年了。现要看行乞的也只能在城里看见变着戏法的乞讨生意人。童谣里的乞丐也就成了永远的过去,影子也会在记忆中慢慢淡薄。



顶一下
(9)
90%
踩一下
(1)
1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