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专栏 > 安庆 >

宿松歌谣《想郎》之得来和释义

时间:2013-10-17 08:33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郑英豪 点击:

家养小猪,邻里吴屋叶石春枝总是习惯性地摘得红芋秧来我家小坐,叶留我猪食,杆带回自己做菜。

这天,家里好多人,儿媳带着孙儿、孙女,收录机放着音乐。叶石春枝又带着红芋秧来了,原放的歌曲突然放出了儿子下载的《宿松童谣——张打铁,李打铁》,大家听后都笑了:这正是我们小时候天天唱的。后面续放的是《宿松童谣——百饼子一百粑》《宿松童谣——骑马蹬蹬》等,大家兴趣更增,仿佛都回到了蹦蹦跳跳的童年。这就是音乐的魅力。

叶石春枝边摘下红芋叶边听,听得最认真,不知不觉哼唱了起来。她哼唱的不是跟随播放的,而是自己小时候流行的另一首。

这时大家目光都转向叶石春枝,争相学哼唱着。为认真学取,有人干脆关掉收放机,大家哼着、嘻笑着,直到最后大家都学会了,我的草稿也打好了。

事后,我整理出来取名《想郎》,其词为:

远望娇姐白秧秧,

手上戒指带五双。

过路大哥捡到码(还)给我,

一个戒指一个郎。

想着一郎做知府,

想着二郎坐高堂。

想着三郎开当店,

想着四郎做染匠。

想着五郎做道士,

想着六郎做和尚。

想着七郎卖烧饼,

想着八郎开炕房。

想着九郎做裁缝,

想着十郎卖干姜。

此歌谣是说一庄户人家的大闺女正是待嫁时候,等着男方提亲。左等不着、右等无音,最后“自己命运自己掌握”冲破世俗,想着法子要找到自已如意郎君。因自己又遍尝身出庄户人家劳作之苦,深受“条牛担种,不如手艺在身”“吃人家热的,拿人家冷的”的现实之甜,就自己打扮自己妆,自己设套套我郎,心里美滋滋。不觉又更突发奇想:如果我能嫁与十个郎不就更好吗!嫁知府,能打官司;嫁高堂,能告状;少银两,有当店;要青衣,有染匠;父母归天,有道士、和尚……最后生活调味有干姜,就是不要庄稼郎,多么美好啊!可这奇想现实吗!所以遭到世人的嘲笑和唾骂,编出此歌谣在宿松传唱。

全词一个韵——“ang”脚即“秧”“双”“郎”“堂”“匠”“尚”“房”“姜”。唱起来琅琅顺口,一气而溜。实是难得,记而赏之。



顶一下
(6)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