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专栏 > 安庆 >

梅城的夜灯

时间:2014-07-02 08:20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徐翀 点击:

夕阳西下,夜幕降临,白天繁华的县城渐渐平静下来,吃过晚饭我和妻子沿着街道一边散步,一边观赏梅城的夜景。

梅城的夜晚亮如白昼,正是各种各样的彩灯赋予了她这多情的亮丽。公路边镶着灯,树丛中藏着灯,商铺里亮着灯,楼房上旋着灯,广场上吊着灯,车间里闪着灯,河道里流着灯……五彩缤纷的灯光把影子拉长,填满了梅城的每个地方。

是谁把一点灯光放在了最高处?定神一看,原来那是天宁寨上县委机关办公楼里闪射出来的灯光,那束灯光把我思绪带回到一千多年前,也是在那个地方,时任舒州通判的王安石每天晚上都在通判厅一侧的高台上读书、吟诗和处理政务,兴浓时竞通宵达旦,彻夜不眠,夜深人静,高台秉烛,浑如月挂中天,天长日久,百姓就把此情此景誉为“舒台夜月”。后人有诗赞曰:“荆公读书处,夜月生辉光,至今留胜迹,千古有余香”。今夜那窗口吐出的缕缕清辉仿佛还在向人们诉说着那个留传千古的动人故事。

“树上的鸟儿成双对……”一曲优美的黄梅小调从远方飘来,寻声来到县城中央的文化广场,广场上人山人海,昏暗的灯光下,男女老少在音乐的伴奏下跳起了交际舞,整个广场洋溢着青春的活力。广场边还有两个业余剧团为爱好黄梅戏的市民义务伴奏,字正腔园的黄梅调赢得了围观的市民一阵阵掌声……

蓦地,我发现月亮不知何时掉在了地上,亮亮的,弯牙状翘起的两端好像冲着我招手。最有意思也是难以理解的是,那落地的月亮竟然被一圈灯光包围着,月儿在灯影中间灿烂地笑着。有了灯的映衬,那月亮也就愈加迷人、明丽。这是怎么回事,是月亮掉落在地上,还是灯光升上了天庭?我迷茫、恍惚。这时,妻子的提醒把我遐想的思绪拽回现实:“你看看咱们现在到了什么地方?”我抬头一瞧,原来我们已经漫步来到了西河边。点点、串串、横的、竖的灯光把西河两岸点缀得琳琅满目,河面上倒映着的那轮钩月,恰如其分地落在水面一片灯影中间,构成了一幅让我罕见的图案。灯映月,月衬灯,迷得让人生疑,美得让人心醉。我此刻萌发出一个无法遏制的联想:跃进水中,乘坐那只月牙船浮游到月宫去畅观一番多好!

一排火龙似的灯光,在离我稍远的山边闪来,直到听到隆隆声我才知道那是一列火车。很快,那串火龙便消失在夜幕中……

世界发生了许多事,又有多少事如同没有发生一样。人沉浸在欢乐幸福中的时候,往往在不经意间会勾起一丝痛苦的回忆。此刻,站在河岸边被繁星似锦的夜灯陶冶着的我,忽然看见从灿烂灯焰中升腾起另一盏煤油灯,摇摇晃晃浮现于我的眼前。那是1979年的一天,一位同学忽然来到我爸办公室,对我爸说:“徐老师,我妈不准我晚上点煤油灯做作业,说是浪费煤油”。在我爸的再三劝说下,他妈终于勉强答应,后来那位同学经过努力终于考进了安徽大学,成了村中历史上第一个大学生。

那个时代,用煤油灯取亮却又得不到光亮的凄惶情景,我不但亲身经历过,而且也看到过许多村民无钱买油而摸黑的情景。

如今,时代变了,潜山的变化让人吃惊,不说别的,灯光就是明证,过去的“日光城”变成了“灯光城”。梅城的灯光是潜山翻天覆地变化中睁开的眼睛,是古皖大地上升起的馨欣小太阳。它不仅给我们送来了光明,更重要的是送来了绝妙的一景。

夜深了,我继续在观赏夜景。突然我想到了一个词:灯红酒绿,我一下子读懂了这个词,人间的红大概都源自光芒四射的灯,绿则是品味幸福的甘甜。愿绿汇成河,愿红汇成海。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