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专栏 > 安庆 >

枞阳:八月中秋好“摸秋”

时间:2014-09-09 20:39来源:人民网-安徽频道 作者:吴福成 点击:

在枞阳麒麟镇石婆老家,一旦进入秋天,色彩就变得丰富起来:红的、黄的、紫的,样样都是丰收的颜色,让人看着欢喜。这时各家各户自留地里种的那些形状各异,五颜六色的瓜瓜果果,也好似刚睡醒的孩子,揉揉眼睛,闪亮登场了。有粉扑扑的冬瓜、苗条秀气的菜瓜、憨态可掬的南瓜,还有那郁郁葱葱的甘蔗林,看着都让人口舌生津。

再好吃的东西,是别人家的,当然“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不过也有例外,老家那句“八月半摸秋不算偷”的俗语让我们听起来很受用。因为只有在这天夜里,孩子们可以随便到哪家的地里采摘瓜果,大人们要是瞧见了,也是故作声势,胡乱干咳几声便作罢了。村子里上了年纪的老人还说,如果不摸秋,来年的庄稼会遭灾。

我第一次参与摸秋是七八岁的时候。那夜等父母睡去,月已上了三竿,各家各户的孩子们都蹑手蹑脚地出了门,集中在村头的打谷场上。年龄最大、个头最高的大孬子顺理成章地成了我们这支摸秋队伍的统帅。他将所有人集中起来,根据年龄大小平均搭配,分成两个小组:一组去西边邻庄的甘蔗林,那里成片的红皮甘蔗又脆又甜;另一组去东面小河边那一长溜的菜园里,那里的许多瓜果不是挂在枝头,就是躺在地里睡大觉。分配完毕,大孬子还不忘强调几点,比如不允许摸回没有成熟的瓜果,再比如大孩子一定要照顾好小孩子。

现在想来,大孬子一点都不孬,十五六岁的年纪就颇有领导才华,难怪现在他开的公司已有一百多号人,生意更是风生水起。虽然摸秋的夜晚不用担心被抓住,但对于幼年的我来说,兴奋的劲头一过,剩下的便只有紧张了,怀中如同揣着一只小兔,撞得厉害。大孬子确实很哥们,紧紧拉着我的手,悄悄地向目的地进发。

中秋夜的月亮又圆又大,将清冷的银光打在河面上。岸上一群人手牵手影影绰绰地往菜园里钻,全然不顾经常出现在河滩上的麻头蛇或癞蛤蟆,只管弓着身子朝白天已经打探好的藤蔓摸去。

约定时间过了大半,每个人都有所收获,香瓜、南瓜、菜瓜尽收囊中,还有人幸运地摘到了几个快罢市的西瓜,只是形状不太周正。幼小的我因为紧张害怕,又缺乏实战经验,摸索了半天,才摸到了一条半生不熟的小菜瓜。

大孬子带着我们原路返回晒谷场,另一组队伍早已到达,都在谈笑间双手麻利地剥去甘蔗的长叶。我们将战利品集中起来,由大孬子统一分配。月光下的晒谷场上,每个人脸上洋溢着的兴奋、喜悦,又有谁在乎“摸”的多与少、好与坏呢!孩子们欢喜的是这样凯旋而归的胜利。

后来每年的八月十五夜,我依然和大家一起延续着“摸秋”的刺激和快乐,只是领队的统帅每年都更换。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除了大孬子之外,便是大我十多岁的海子哥了。他在摸秋中不仅收获了果实,还收获了爱情。

之后才知道,那晚的摸秋活动结束以后,大家都各自散去,唯独海子哥没有回家,他去找他的相恋对象。只因为女方家人极力反对,他们只能偷偷约会。也不知是那晚的气氛比较浪漫,还是海子哥别有用心,反正在皎洁的月光下,他的手也如摸秋一般瞎摸一气,而这一幕恰好被路过的大人看了个真切。第二天就传开了,在相对保守的农村,发生了这种事,谁家的父母都不好再反对了。不久之后,他们就办了酒席,把婚事办了。很多年之后,村里人还经常把这事挂在嘴边,说那伢子好福气,人家摸秋摸点瓜果什么的,他倒好,连新娘子一起摸回家了。

我上初中之后,村里外出打工的人多起来,许多人都举家搬到了外地,摸秋一事因为少了大孩子们的参与失去了主心骨,难以为继了。现在,每到八月十五中秋夜,当年那一群手牵手影影绰绰的摸秋身影,像一个尘封许久的记忆,又真切地浮现在眼前……(吴福成)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