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专栏 > 安庆 >

宿松箭楼与九姑箭楼屋的来历

时间:2015-04-13 08:21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郑英豪 点击:

箭楼、历史的产物,中国明、清时动乱期护城、护庄、防御外侵,四周有洞眼供嘹望可射箭的楼层建筑物,外形似箭头总称之为箭楼。

北京有前门箭楼、德胜门箭楼、正阳门箭楼,西安有城南门箭楼等,皆是历史风云的见证,抵御外侵的实物,现供观光旅游。

宿松也有箭楼,但还不只一处,而且很多。据现有文字记载和民间流传:隘口清河建搂屋之“建楼”应是“箭楼”的讹化音。乔木彭石桥楼下屋屋名更是当时旁边有座箭楼而得名。韭山有黄氏箭楼。九姑有项氏箭楼,当地85岁的老人小时经黄家湾塘坝过还可望见此楼,白白的象个箭头。佐坝新兴王箭楼和齐湾虞箭楼是高氏仕股后裔高文镜于明代所建七座箭楼留下的异化名字,现有虞箭楼一处残迹为证和两地地名为凭。

据说,黄箭楼、虞箭楼、项箭楼当时是请同一个地仙看的上梁日子。此地仙查尽当年三座箭楼各合上梁吉日吉时时,没有。只有一个日子且并适合三座箭楼上梁吉日吉时。无奈就定此日此时。三地相隔百里,上梁地仙罗盘亲自定向,当时最快交通工具是马,所以就有一个时辰地仙跑死一匹马的奇闻。

九姑箭楼起源于明、嘉靖年间项氏三兄弟尔朱、尔胡、尔章间一段势利、辛酸、励志感人故事。此故事是参考家谱实载和根据民间传说相接合而成的自圆其说。此故事遇事不谈人格、触犯无侵名誉,只取警世作用。

项老大尔朱娶妻曾氏,夫妻苦辛劳作,家较殷盛;相依为命,自愿伴终。惜结婚四十多年来曾氏未给项家添下一男半女,曾氏始带愧疚,尔朱终恨是命。项老二尔胡娶妻余氏,喜得贵子青广。项老三尔章暂未聘娶。

一日下午,尔胡对尔朱说:“哥哥!明天早上为儿子青广上学一事,待先生一桌酒,你早上在家就不要吃饭帮我做陪客。”

尔朱高兴答应:“要得!青广该请先生了。”

第二天,曾氏象往常一样起得早早的把粥煮好叫尔朱起来吃饭。一叫,尔朱说等等;再叫,尔朱还说你先吃,我再等等。象这样一等就是大半个早晨,曾氏就很觉奇怪问道:“你到底要等到何时才吃,我好洗碗?”

尔朱不得不说:“那里!今天早上老二儿子青广上学办酒席,昨天老二就打招呼,叫我一起陪先生。”

曾氏不题此事还可,一题此事气就上来了:“老头子!你还蒙在鼓里吧!他家早开席了。”

尔朱骨碌一下子爬起来:“还有这事?昨天说得好好的,怎么会这样呢?”就拿着个粪篼装着去拾粪走其门口经过,果不其然,里面正吃得雨风雨落。这一下子尔朱心凉了也碎了就回家,老伴叫他吃粥也不听倒头就睡。一天不起,两天不起,不吃不喝准备困死,这一下急坏了曾氏,就打听此事的原由。

原来尔胡当天晚上把叫哥哥明天早上一起陪先生的事对余氏一说,余氏马上回复:“你叫他来还不如叫别人,别人有个回头报,他旱天无露水,老来无人情,吃也是白吃,没有回头。”

尔胡听余氏一说,脑子一糊涂就圆台说:“是也是这个理!”

第二天开席时,弟弟尔章看到大哥没到,就提醒二哥,可二哥应而不答。

曾氏弄清了来胧去脉心里更加内疚——对不起老头子,她突然就产生一个奇怪想法而来到尔朱床头并哭着说:“老头子!你这样整日不吃不喝不起来也不是个事啊!是我对不起你——没有为你添一男半女,无端受这样的大气!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呀!”

尔朱心里难过且安慰曾氏说:“老伴啊!别自责,这不怪你,要怪只怪命,我俩的苦命!”

曾氏擦干眼泪:“我俩心地善良,从来没有做个过恶之事,就这稀奇古怪之命?我不信!怨命就是放弃自己,我想我还要与这命来争一争。”

尔朱问:“你一个妇道人家,怎么个争法?”

曾氏:“这几十年我为你存了一些银子,明天你就驼一袋出去放出话:寻访穷户人家,看有没有愿卖女儿的,以银相送,买一个回来做二房为你生下一男半女争争这口气!”

尔朱连忙爬起来,拉着曾氏的手说:“老伴!能行吗?我已是六十多岁的人了!”

曾氏点点头:“能行!我看能行!我心里有数,你是有用的。”

听着曾氏这么一说,尔朱来劲了,从床上爬起来,当夜还吃了老伴下的二大海碗油挂面。

第二天一早,尔朱听着曾氏交待就驼着一袋银子从家往北走。因路近无法开口,往北就是太湖徐桥方向,人生地生可问。正午,来到程岭彭石桥一看傻眼了——过不去。只见两地嘴头架着个独木桥,桥且摇晃,下面河水流急,真如当地一顺口溜形客:“青龙嘴旁独木桥,人走上去晃又摇。胆小之人不敢上,要行只有爬过桥。”

尔朱一想:有心回去,但使命在身就学着顺口溜里爬着过桥。这一爬不要紧,被河滩上放牛的娃娃们望见了就马上大声此起彼伏地喊着:“爬桥!爬桥!爬灰佬——爬桥!爬桥!爬过桥——”

当尔朱听到娃娃们这样一喊就心里一喜,口里说出:“好兆头!”也就更来劲了,桥也不知是怎么爬过去的。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就去追赶娃娃们,他的本意是要感激娃娃们,娃娃们误认为骂了人家,闯祸了。就这样前面前面跑,后面后面追。这事更惊动了河边一打鱼的人也跑来责怪娃娃们。当三方快接近,娃娃们也知道老人不带恶意就不跑了,当两方接近,只见尔朱笑嘻嘻的从袋里摸出一把银子,每人一颗,口里并说:“谢你们童言!谢你们吉言!”

放牛娃们好生奇怪:“骂了人,还能得到银子?”

打鱼人赶上见此一幕更觉奇怪,也不责骂放牛娃们就问:“你这老哥怎么这样有趣,娃娃们不懂事,无端骂了你,你不但不怪,还给他们银子?”

尔朱就拉着打鱼人在一边坝上坐下,两人就谈上了~~~~~~

最后,尔朱唉声叹气:“哎!空有钱,无儿女,凭白无故受气。”

打鱼人同病相怜长叹一声:“空有儿女,没有吃喝难以活命。”

原来,打鱼人姓曾叫天来,家住彭桥彭姓杂姓窠,为招亲入赘彭家,妻子彭氏有病,家有四女一子,家穷得真的快揭不开锅。曾天来今天就趁空闲到河里寻寻鱼虾,看到此事就出来嚯叫娃娃们。

尔朱敬佩曾天来人穷很正义,曾天来佩服尔朱虽富挺善良,一来二去二人就都有一种相见恨晚,忘年而交的感觉,两人各怀心思。

曾天来收拾起渔具就对尔朱说:“老哥!天色也不早,你赶徐桥也难,不如今晚就在我家住宿,明早再走。”

尔朱说:“也好!那就给你家添麻烦了。”

二人就朝家走去。

曾天来妻彭氏见丈夫不但空着手回来,而且还带来一陌生人,心里着急——家贫如洗,怎样招待?脸带微笑:“那是来的亲戚?快进屋!”

曾天来:“啊!九姑来的,等会晚上我有话跟你说。”

尔朱进来,环视一看:茅屋低小,家徒四空,四个女儿破衣滥衫围着摇窠里的弟弟。大女菜花见家里来客,脸上很带羞怯,虽衣着滥礼,但仍掩盖不具少女青春魅力,就马上起身叫三妹一起去烧水了。

这时二妹见父亲回来了就撒娇说:“爹!我饿。”

曾天来无奈摸着二妹头:“二妹乘!”

尔朱见此马上从袋里摸出一锭银子给曾天来:“拿着,买点米、菜,打斤酒,晚上我俩好好喝两盅。哎!这真是穷有穷的苦楚,富有富的辛酸。”

“惭愧!惭愧!”曾天来拿着银子出去了。

是夜非常不平静。尔朱吃过晚饭,洗过头脸手脚根据主人的分付早早睡去了,在床上想着自己的心事~~~~~~

彭氏一下午始终想着客人一进来丈夫对她说的话,晚上就早早吃过饭收拾完毕分付孩子们去睡,孩子们因为从来没有吃过这样的饱餐所以就不吵不闹睡去了。曾天来见有机会就拉着彭氏在灶屋谈起话来。

彭氏:“你说有话,是么斯话?”

曾天来:“是这么这么一回事。我想尔朱六十岁的人象个三十岁的样,相貌堂堂是一个很有福气的人,只是时运未到。你看我家,孩子一大堆,穷得叮当响,你又有病,几时能爬过这个穷槛呢?”

彭氏马上反问:“你要怎样?你总不会是起心事把菜花买给那六十多岁的老头传宗接代吧!”

曾天来直截了当:“有这个意思,现同你商量看他们有没有这个缘分。”

彭氏一猜就是,马上急了哭着打着骂着:“你这个要钱不要脸的东西,你这是把菜花一生给毁了。”

曾天来:“我这不是跟你商量?我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如果菜花福大命大,到他家能生下一男半女,既救了他家也救了我家!”

彭氏:“你知道吗!他六十多岁,菜花才十六呀!六十多岁的人还有生育能力吗?”

曾天来:“我听老辈们说:人有没有生育能力,只要在地上放一木盘,木盘里铺一层两寸厚的地灰,叫他晚上起来方便就撒在上面。如果地灰撒穿说明他有生育能力,如果撒不开说明就没有生育能力,我现对此事谁都没有说破依此照办了。明天早晨看天机,如果是这样就把菜花卖出去,那就看她的造化;如果不是这样就等于此事没有发生,好嘛!”

彭氏沉思半响也未说话。

爹、娘的说话,菜花全听得一清二楚,她一夜未睡,因为她自陌生老头进门,就有一种预感——老头始终盯着她,她听到此打了一个寒颤就悄悄来到爹娘面前泪流满面地踮下:“爹!娘!你们要卖我?”

曾天来看到这一幕也哭了:“儿呀!家里穷,爹没有法子,家里只有你大,如果你有福气,这是件好事!这不但救了他家,也救了我家。再说上等人家赔钱嫁女,中等人家随钱嫁女,象我们下等人家只有卖儿卖女呀!”

父亲的一番话说得菜花也无语了,可心里总不是滋味。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曾天来就迫不急待地叫开了尔朱房门并问:“老哥,一夜可睡得安稳?”

尔朱连忙起身答道:“多谢留宿!昨夜喝了点酒,睡得舒舒服服。”

曾天来一看木盆里的地灰一穿见底,大喜说:“天意!真是天意!老哥,你来看,你讨二房的缘分就在我家。”

尔朱一看,明白了木盆放地灰之意。这时只见彭氏也进来了,尔朱就在两人面前当头一跪:“肯请两位老人成全小婿!”

曾天来连忙扶起:“起来!起来!不敢当!不敢当!”

彭氏流着眼泪:“菩萨保佑,愿我儿福大命大!”

菜花知道只有躲进被窝里哭泣不敢出声~~~~~~

就这样,曾天来夫妇再挽留尔朱住了一夜兼做菜花工作就送走了他们夫妻。

尔朱带着菜花回到家,曾氏就象找到了救命的稻草:“妹子!你我同姓,这是缘分;共侍一夫,这是天意。我们要共同管好这个家。”

菜花是父母之命为大,娘家一家大小生存事重,才委身而随。好在听了大嫂一肚子掏心窝的话心里暖和和的象吃了定心丸。随后项家举行婚庆——尔胡好不后悔;余氏心里盘算。一段蜜月,黄天不负苦心人,第二年九月,菜花真的有了身孕。孕期丈夫的呵护,大娘的照顾,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嘻!是儿子;一称称重:呀!足十斤。这一下可把尔朱、曾氏、菜花乐坏了。

尔朱在高兴之余就想怎样为孩子取一个有意义的名字:“十斤”这不是足斤足两之意?有十全十美之义!这个“十斤”我要很好做做文章。叫“十斤”肯定不妥!“十”不可以分开“九、一”“八、二”“七、三”“六、四”就叫“七三”。“项七三”好听!有意义!(注:其谱上名字是这样记载。民间传说项七三是父亲七十三岁生他的,非也!)

七三喜三朝,大娘曾氏、二婶余氏、喜家婆都来帮忙:艾水洗过毛澡、包好脐带穿戴整齐拜祖宗。“三朝”过后,六月天气,一群女人在门口打麦正起劲。一高僧去藏经庵寻声打门口经过就手打佛式,口念佛语:“阿弥陀佛!贫道打扰了!”

女人们看到一和尚有话要说就齐放下连枷,只听孩子的哭声。

高僧手指孩子哭声方向:“女施主,你们听到孩子的哭声吗?”

一妇人回答:“是我屋出生一男孩,昨天喜三朝,不知为什么?自喝了三朝喜酒后,孩子就一直哭个不停。”

高僧:“你们注意到没有,孩子的哭声与别的孩子哭声有所不同?”

另一女人答道:“是有不同,象猫叫——有气无力的。”

高僧:“对了,贫僧就是寻着这怪声音而来的,能否引荐让我看看孩子?”

另一女人带路并喊:“大哥!这一师傅听孩子哭声想寻个原因?”

尔朱语无伦次连忙出来:“啊!啊!真是出家人菩萨心肠,有劳师父了,请进!哎——”

高僧:“把孩子抱出来。”

尔朱“要得!”一声就进房与曾氏一起抱着啼哭不止的七三来到堂屋。

高僧一看一摸说:“把他抱到外面,我要看看孩子的脐带。”

曾氏哭着说:“师傅!孩子还没出过天日,这不厌了天地?”

高僧:“不防!用一把黄伞避着,没事!”

黄伞下,高僧打开孩子的襁褓,解下肚脐扎带,在脐带膏药上按了几下,七三哭得更凶,高僧连忙揭开膏药就显露出七根绣花针尾,暗暗逐一取出。奇怪出现了:七三不哭,并且出现笑容。一家人那个喜呀就别提了。

高僧马上从自己篼里拿出膏药给孩子重新敷上并紧锁眉头,掐指一算地说:“此孩为小人所害,你们暂时也不必声张。”

尔朱当面跪下:“师傅救我!”

曾氏也跪下:“高僧救我!”

高僧:“保孩子安全也不难,可要破大财!”

尔朱说:“怎样个破大财法?”

高僧:“就是造一座箭楼,把孩子放在楼上养,不能下地,等孩子养到你第二个儿子和第三个儿子分别出世就安全了。”

尔朱大喜:“哎呀!高僧!我们还有第二个第三个儿子,那真是老天保佑!祖宗保佑!高僧送福!造!造!”

曾氏更喜:“造!造!再多钱也要造。”就高兴地去把这喜讯告之月子里的菜花~~~~~~

一年后,项氏箭楼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建立起来了,分别养育着他们三个儿子和十四个曾孙。此楼是一座三层外砖内木的木楼,四周有了望眼口,眼口成“井”字型,里大外小,外面的东西难以投进,上带箭型。因为是他们兄弟妯娌间疏忽或势利,《谱》上寻不到半点对建箭楼原因的蛛丝马迹。只有谱系的衍变和箭楼名字的多次出现以及留下好多民间传说和箭楼队、箭楼组的屋名。



顶一下
(5)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