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
  • 3893阅读
  • 2回复

[旧事记忆]作者手记之三:走进“崇实”——走进抗日后方——夏村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艾山水
 

发帖
401
威望
2020
交易币
73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楼 发表于: 2015-12-22
走进抗日后方——夏村


      【解说:正前方河对面茶儿垄及海狮庵,右边房屋骆驼山嘴,后辈为李家山和官帽山,网箱及水中央夏村集镇石板街】

     1937年12月南京失守,蒋介石的国民政府西迁重庆,几十万国民党军队退入皖南山区。4月21日,三万多日军分兵三路向南侵犯,日军144师、145师占领青阳后,进攻石埭、太平,一时间,石埭、太平等地成了日军攻击的前线。
       1938年11月1日(农历9月初十)下午一时许,有2架日机,从西北方向飞临石埭县城广阳上空,俯冲投下6枚炸弹。顿时城内一片火海,十多幢房屋炸为灰烬,后街苏元盛布店被毁,苏辉基的两个幼弟都被炸死,还有东门后巷一苏姓妇女也被炸弹所震死。
       第二天8时,日机6架,再次窜至石埭县城上空,轮番空袭县城,投弹14枚,炸毁国民党县政府大堂法庭及总办公厅文卷室、经征处、行政金错刀政警、传达各室和监牢署囚舍及看守室、戒烟所、钱粮柜、第一区署一部及公房30余幢,又炸毁东、西街商店10余家,后溪巷祠堂1所,民房两幢,炸死2人。囚房被炸,29名囚徒除炸死1名外,余皆脱逃。县政府、县党部、财委会、监狱署、第一区区署等机关,被迫于当晚迁至城外柳村孙家祠堂办公。其中,一个从七都来县城广阳镇探亲的普通百姓在返回七都时行至城外田畈,因躲避不及,被炸身亡。
       5日下午3时,又有日机3架,投弹3枚,炸毁商店及军运代办所房屋10余幢。
       6日9时30分,日机5架,再次飞临县城及城郊投弹8枚,炸毁商店及民房10余幢,崇中校舍也部分被毁,同时用机器扫射。
       当月15日中午,又有日机8架,飞蹿至县城广阳,在空中用机枪向地面反复扫射,接着又俯冲投弹24余枚,中街店房几乎全被炸毁,火烟至夜不熄。
       仅11月1日至6日一个星期时间,疯狂的日寇四次轰炸石埭县城广阳镇,总共炸毁民房76幢,震塌80幢,炸死6人,受伤4人,损坏无线电台一架。近一个月内,日军飞机多次轰炸广阳等地,空袭出动飞机最多为8架,投弹最多为24枚(12月6日)。
       在此种攸关身家性命情景之下,石埭县城广阳有不少居民急剧转迁到了皖南腹地——夏村,包括那些由南京、上海、芜湖避难此地之人。
       大凡沿着舒溪河水往上游夏村方向前行,首先得翻越不太高的回驴岭,记住——此岭唐代大诗人李白来过,并因其骑驴回头而得名。下岭后映入眼帘的有3处景象:正前方一片高不过两层、黑乎乎的建筑——原系徽式砖石榫木结构;左边一座酷似骆驼的山体,其头部正伸向河边饮水——后来得知其名就叫“骆驼山”;右边便是舒溪河上游夏村的“大石洪”段河流,它的上游还有3条支流(佘溪河、清溪河、王村河)。佘溪河两岸为古代驻扎部队营盘的山头,据史志记载:清咸丰三年(1853)二月,清学使沈念农檄游府周天授率九营入石埭,都司黄某率三营驻夏村……七月,(杨)辅青踰甲子岭,由华坑攻夏村,适参戎王恩荣由徽来援,大战于大石洪,辅青仍退龙岩(今七都)。……八月二十日米兴朝移重兵驻夏村、官铺、中冲淦。舒溪两岸,营垒相望。……二十三日,辅青进踞夏村,米兴朝退守县城。关于“大石洪”史志再次有所记载:咸丰九年(1859),太平军王辅清与清兵王恩荣大战于大石洪,两军对垒,阵兵舒溪河两岸。(至于“大石洪”名由来,详情参见本人《夏村档案》一书)。惨不忍睹的人祸,以清军火烧夏村3日3夜最为刻骨铭心,史志记载:咸丰4年(1854)正月,清军周天授自琉璃岭败溃。退徽州退经夏村时。高城孙伟等乘机截劫辎重。……5月范四瞎败退石埭。天授率兵蹑击。经夏村。怀孙伟截劫之仇纵火焚之。遂克县城。四瞎退青阳。天授仍驻崇觉寺。越3日军门邓绍良继之。经夏村。火未灭。扑灭之。
       由是观之,难怪前些年营盘山附近村民发现了不少贮藏粮草弹药的地洞,并且洞连着洞,形成了地道。夏村人民天灾不计,光历经战争创伤,小镇曾为兵火杀戮之地已经无疑。遥想当年,自当是战马嘶鸣、摇旗呐喊,撕心裂肺、生灵涂炭的惨烈影像。
       绕过骆驼山嘴算是走到了夏村。夏村街是一条青石板铺就的石板街,南北走向,分上中下街,长约1里,宽不够1丈,两边清一色店面,前店后坊且一律上门板式店门。由广阳方向进夏村下街口,可以看到湾里陈姓水口庙旁15棵桂花树,那是苏纬之(贻伦)家上辈人栽种。到了苏纬之这辈,他曾为黄山第一任管理科长,后来赋闲在家,其国民党第23集团军副司令唐式遵“立马空东海,登高望太平” 那句诗镌刻在石壁上,就是他的杰作。


       距清咸丰三年(1853)的清军与太平军大战石埭夏村,至民国二十七年(1938)已是过去半个多世纪,夏村老辈人仍然记忆犹新,这次的战争快到家门口,能否躲过血光之灾逃过一劫,谁的心里都没底。
       夏村小镇原本就像模像样。店铺均为私营商业,境内有米店、布店、棺材店、油坊、面坊、豆腐坊、糕点坊、石板坊、日杂、百货、药材、茶庄、轿行、纸扎、以及饭店、客栈、澡堂等16种行业,达50来个铺子。这些商铺不仅经营零售,还兼加工、批发业务,当中不少店铺经营规模较大,而且各具特色。手艺主要有:针匠(手工裁缝)、理发、木匠、铁匠、竹(篾)匠、砖匠、石匠、漆匠、桶匠、锯匠、窑匠、雕匠、棕棉匠(打棕索)、铜锡银匠等业。长期以来粮食加工,依靠水碓、水碾、脚碓、石碾、石磨、竹砻、木榨等。
       这不,日本飞机轰炸,广阳大桥一断,一时之间八方云动、四海来客,弹丸小镇就蜂拥而来南腔北调的不同口音,不同穿着打扮服饰,大大小小不同挂牌机构的同时,暗娼、烟馆、赌场、乩坛、帮会等也随之泥沙俱下。饱受过太平军与清军战乱之苦,原想添干创伤、休养生息的一条小街,顿时军号声、留声机声、打情骂俏声、流氓打斗声、赌场吆喝声、街坊邻居吵架声等,裹夹着水碓声、打铁声、鞭炮声、杀猪声、猫狗叫声、唱戏的锣鼓声、红白喜事的唢呐声,彰显着一种城乡独有的嘈杂喧嚣充斥着大街小巷、白昼黑夜。当然,街面上更是门庭若市、熙熙攘攘——今天街头耍马戏,人山人海、猴欢马叫;明天街尾黄梅戏,锣鼓喧天、才子佳人;春上庙会,秋祭傩戏;今日东家轿行张灯结彩、鞭炮齐鸣;明日西家澡堂迎来送往、开门大吉;虽没有十里洋场、灯红酒绿、影院舞场的大上海之气势,倒也直把幽静的夏村活生生弄成个“小上海”蜚声皖南。
       1937年7月7日夜“卢沟桥事变”,最终导致中国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影响所及,石埭各界人士积极开展支援抗战活动,石埭崇实中学爱国主义活动也日趋活跃,与此同时也成为了抗日救亡的基地。1938年12月22日,新四军二支队一营二连在青阳伏击日军,这次伏击战发生于青阳县的七房村、柯村附近,毙敌40余人并缴获一批武器弹药。1942年前后,国民政府陆军第五十军一四四师部与新七师师部先后驻夏村中冲淦。1943年至1944年间,第八行政督察专员公署驻石埭乌石陇。这一切好消息,都不足以除去一些醉生梦死的表象,整个天空还是很肃杀,时而听到“啪——啪啪——”几声枪响。街面上虽然早已贴着标语,挂着横幅,但人们似乎还是忧心忡忡,来往之人大多行色匆匆。这种紧张气氛直至私立崇实中学搬来湾里苏村,才得以缓过一口气。
       1938年秋,日机几次轰炸石埭县城,为确保师生安全,私立崇实中学先迁入舒泉乡(六都)高路亭李姓祠堂授课,校有图书、仪器,皆移存于王村河山中保存。后复于1939年重迁校址于夏村乡湾里苏村,就原有祠堂大加装修,并筹款建筑教室、寝室。另外在夏村乡湾里陈村附设一个高小班,吸收附近各地初小四年级以上程度的小学学生入校就读。1941年秋在夏村湾里陈村增设了高中部,使大批的优秀学子有了继续深造的机会,学校也因此改名为“安徽私立崇实中学”,直至抗战胜利后才迁回石埭县广阳原址。


【解说:原石埭六都高路亭李姓祠堂旧址,现为当地广场】

       随着崇实中学安家落户于夏村湾里苏村,小镇乡村面貌大不一样,一派全民抗战生机勃勃景象。共产党人苏帅仁、甘正国、柳江三人在皖南特委领导下,在孙梅轩校长大力配合支持下,成立了 “青年工作团”党团(相当于现在的党组),贯彻党对“特工团”和“青工团”的领导。1939年7月,在崇实中学劭吾图书馆楼上,召开了中共石埭中心区委成立会议。为了加强党组织对“青工团”和“特工团”的领导,中共石埭中心区委经过活动,将“青工团”和“特工团”合并,称“青特工团”,地点设在崇实中学原校址内。区委领导下的“青特工团”党组织,以及崇中支部,利用各种场合宣传党的主张和八路军、新四军的抗日功绩,在陈家祠堂举办演出《大家看》三日刊墙报;组建剧团,演出《两兄弟》、《三江好》、《还想搬家吗》、《放下你的鞭子》等话剧;教唱《国共合作歌》、《延安颂》等抗日歌曲;还利用家访、讲演等形式,扩大党的影响,唤醒民众的抗日激情。在夏村一带建立“农村抗日协会”、“农民抗敌协会”。在这期间,区委还以“青特工团”的名义,出版了《石工》宣传刊物,内容有:关于抗战形势的报导、时事评论和宣传坚持抗战、以及反对卖国投降的诗歌、散文、漫画等,每期油印两一、二百份左右,寄发全县各地。9月,中共石埭中心区委根据特委的指示,“青特工团”秘密在崇中刻印了7月7日中共中央为纪念抗战二周年的“七一”宣言,并书写了“坚持抗战,反对投降,坚持团结,反对分裂,坚持前进,反对倒退”,等三大政治口号大幅标语,散发、张贴,号召全县人民坚定抗战必胜信心,坚持抗战到底,巩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反对分裂投降,向群众表明了中国共产党的抗日立场,大大提供了党在群众中的威信。

【解说:前方村庄为王冲河王家村落,存放仪器图书处所】

       当时国共双方都虎视眈眈盯住夏村,可谓是龙蛇混杂。共产党在发展壮大,导致石埭反动当局十分恐慌,县党部书记长苏杰、太(平)石(埭)调统室专员孙绍康,指示国民兵团副团长张次佛(湖南人,复兴社特务),率领军警对崇中“青特工团”驻地进行了大搜查和对团员进行威胁。
       好端端的国共合作局面,硬生生地被国民党单方面挑起的皖南事变给破坏掉,白色恐怖霎时笼罩着夏村。但我们的孙梅轩校长一身正气,听王冲河健在的老人们说起,都夸孙校长是个好人,不仅学校管理好,就是做人也非常了得。我自然明白老人们又要提到孙梅轩校长,三番五次护送地下党和新四军同志到王冲河山上玉米棚子里躲避,隔段时间风平浪静,才打通关节把人掩护送走的事。


【解说:河对面左边一座白色房子那个湾里为崇实中学高中部,右边白色房子下那个湾里为崇实中学初中部】

       是啊,大浪淘沙方显英雄本色。作为那个年代的孙梅轩,面对国共两党及日寇,不亚于夹缝中生活、办学、革命,还能够做到抗日救亡、义无反顾,为同志出生入死、殚精竭虑,为信仰赤胆忠心、矢志不渝。不简单,不简单啊!
当我站在夏村湾里陈崇实中学遗址,望着不远处躺在太平湖水下石板街处发愣,“脚下土地过去是夏村湾里陈崇实中学旧址吗”时,旁边山坡上几个孩童所唱《指纹歌》把我警醒过来——
       一锣(手锣)穷,二锣富,三锣开个剪刀铺,四锣打草鞋,五锣骑匹马,六锣做大官,七锣打杀人,八锣无人问,九锣讨老婆,十锣不是人。
       不错,这的确是儿时玩伴们常唱的那首歌,随着熟悉的歌声,我回到了现实。
       清末清军跟太平军在夏村长达几年的拉锯战,民国抗日战争烽火硝烟中孙梅轩与崇实中学,都在这片土地上演绎着一段历史、一段人生,虽说往事如烟,但雁过留痕,人过留名。上世纪七十年代移民时,夏村淹没区所有的碑、塔、亭、坊、庙、宇、庵、堂均属国家,统统拆毁,除了山、川、桥之外,已是荡然无存,片甲未留。我们今天只能见到一些残缺的遗址,实在是令人触景生情、抚今追昔,也不得不让人扼腕叹息、感慨万分:一座繁华了近千年的古镇,一串辉煌与劫难交织的历史,一个永难从心底抹去的“崇实”情结。
离线磁东青山

发帖
83
威望
-122
交易币
-50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6-12-04
用户被禁言,该主题自动屏蔽!
离线新浪花

发帖
2235
威望
1696
交易币
1116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01-26
我来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