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专栏 > 巢湖 >

解放金牛山

时间:2011-03-20 17:17来源:巢湖晨刊 作者:吴文生 点击:

金牛山位于庐江县城北,距县城40余华里,北有三河,南有丘陵,西锁金牛镇,东连打鼓山,山势险要,是大别山根据地通往巢湖地区的陆路要冲,战略地位十分重要。1948年8月,国民党五二八团团长周雄派庐江县联防大队队长范铁铮、副大队长韦善华、中队长陈梦飞率400多人在这里盘踞,环山建起鹿寨,四角筑起碉堡,妄图控制这一有利地势,以切断大别山与巢湖地区的交通路线,阻碍我皖西区党委和四分区联系。他们据守一方,与地方恶势力狼狈为奸,敲诈勒索,天天下山抢劫财物,砍伐森林,抓人逼税,奸淫掳掠。在国民党大势已去的时候,竟在金牛孤峰扎“木城”负隅顽抗,企图做最后一番较量。

一、木桶围城

晚间为匪日为兵,盘踞山头筑木城。

匪敌濒亡还作祟,鸡飞犬吠祸人民。

碉堡阴森鹿寨凉,深壕低凹匿孤獐。

妄图据点洪流挡,螳臂当车不自量。

神兵天降鬼神惊,蚁众焉能抗义军。

张网打援钉子拔,金山解放属人民。

这首《木城谣》,至今在金牛大地广为流传。说起攻打金牛山,不可回避的话题就是“木城”,参加过扎“木城”的李世才回忆说:“民国37年(1948),重阳节刚过,扎‘木城’开始,乡、保、甲地方伪政府协助县保安团强拉硬拽弄来全区境内木匠、篾匠、民工四百余人,每日上山,将满山上的松树、毛竹砍伐一光,围绕‘秃顶’密扎三圈。整棵松锯成丈余断木,深埋一二尺,铁丝紧拧,竹片横编,围成一人多高的牢固‘木墙’。内侧挖沟,每隔两丈挖一深坑,容一人蹲守。满山皆战壕,绕山围墩,大弧小圈。如此庞大的工程,仅用一个月就完工,完全得益于民夫超负荷劳动:每天早晨六点,分散在方圆二十里的所有民工就必须按时赶到山下大石坑集合,若一人迟到,全队受罚。某日,一个民工迟来五分钟,监工张志中竟将几百人全部驱入结冰的水田。伐木挖沟谁动作迟缓或偷懒,就被罚跪斜坡,面朝山下,身体支持不住栽倒者,必遭毒打。”哦,民夫就是在这种威逼下,将青山“剃”成光头,给守敌套上一层又一层木桶护套。

“木城”内外,高筑碉堡,北麓一窝石、西麓小山泡、南阳寺门前三个要道口,皆有土墩碉堡锁道。破头山顶,修筑工事,在二十米长五米宽的“裂痕”两端,高垒土墩,遮身蔽体。石洞上方,竹木封顶,洞内支竹床。古时挖金牛遗下的大石坑,竟成了葬送国民党匪兵的死穴。

扎“木城”用意,不仅在于防御,还企图诱歼新四军。这出“木城戏”的导演,就是时任庐江县伪县长的周雄。这个凶恶的家伙,害死许多庐江仁人志士,他不愿到外地当国民党军团长,非要坐庐江县伪县长这把交椅,欲把庐江人“杀服”。他手下有“两飞”——白山的夏长飞(夏镜然)和金牛的陈梦飞,二人为虎作伥。守“木城”时,陈梦飞挺身而出,愿打头阵,在周面前立下誓言:“人是金牛人,人在,金牛在!”于是,他率兵四、五十人伙同地方一些政治土匪,固守小山泡碉堡,成了攻克金牛最难突破的第一道防线。

二、三战金牛

海拔不过百余米的金牛孤峰,攻打起来却颇受一番周折,历经“两攻受挫”,战斗异常惨烈。战斗由皖西军区副司令员鲍先志亲自指挥,共有皖西独立团、庐江独立团、桐庐独立团等五个团参战。根据战前新四军李世存等密探摸到的情况,战斗做如下部署:黄严东率领400多人担任主攻,二分区司令员钟大湖、政委张伟群率重兵埋伏在罗埠、黄蜀山两处;皖西一分区司令部设于黄岗附近的左家云棚,有警卫二连130人驻守,以防庐城来兵增援和截断守敌退路。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