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专栏 > 巢湖 >

项羽究竟死于何地?——与冯其庸先生商榷

时间:2011-05-08 11:56来源:巢湖晨刊 作者:呼安泰 点击:

冯其庸先生经过研究和实地考察,认定项羽并非自刎乌江,而是死于安徽定远境内之东城。2007年,他在《中华文史论丛》(第二期)发表《项羽不死于乌江考》长文,追根溯源项王自刎乌江的说法是从唐代《史记正义》开始的,元代杂剧《萧何月夜追韩信》将这一讹传推至家喻户晓。本文仅就冯其庸先生的《项羽不死于乌江考》(下称冯文)谈点管窥蠡见,以就教于冯先生兼及专家学者,以期通过讨论,澄清史实,还历史固有面貌。

“检验核正”有悖史实

冯文共分四节,其在第一节“司马迁对项羽败、死的叙论”中云,“检验核正”了《史记》、《汉书》、《资治通鉴》、《通鉴纪事本末》等史籍有关项羽之死的全部文字。“除《项羽本纪》中有‘于是项王乃欲东渡乌江,乌江亭长舣船待’两句涉及乌江……其余无一处写到项羽乌江自刎,相反却是明确说‘身死东城’。”并说:“项王乃欲东渡乌江”中之“欲”字,是意向性之词,说明“它的未遂性”,因为一个“欲”字,不可能把项羽一下(从东城)转到二百四十华里外的乌江。项羽既没有到乌江,“乌江亭长怎么可能舣了船,跑到东城来接项羽呢?这是文章明显的纰漏”。

果如冯先生“检验核正”的这样吗?请看司马迁在《史记·项羽本纪》叙述项羽到了乌江临江不渡,赠马与亭长之后的一段文字:

乃令骑皆下马步行,特短兵接战。独籍所杀汉军数百人。项王身亦被十余创。顾见汉骑司马吕马童,曰:“若非吾故人乎?”马童面之,指王翳曰:“此项王也。”项王乃曰:“吾闻汉购我头千金,邑万户,吾为若德。”乃自刎而死。王翳取其头,余骑相蹂践争项王,相杀者数十人……。

司马迁这里明显地记叙了项羽在乌江渡口与汉军激战后“乃自刎而死”,后之《汉书》、《资治通鉴》、《通鉴纪事本末》等都著录了这段史实,称项王在乌江渡口“蹙自刭”、“乃自刎而死”、“乃刎而死”。这表明班固、司马光、袁枢等历代史学大家,对项羽自刎乌江不持有任何疑义。否则项羽与汉军激战前与乌江亭长那段对话,以及自刎后王翳、吕马童等五人抢夺项羽肢体邀功封侯的记载又从何而来?应该说,司马的记载是真实可信的。

《史记正义》疏解有据

冯文第三节主要论点是:“因《史记》原文叙述上的矛盾,引起各家疏解上的矛盾”,并引《项羽本纪》正文“期山东为三处”注为例,《史记正义》注云:“期遇山东分为三处,汉军不知项羽处。《括地志》云:‘九头山,在滁州全椒西北九十六里’。《江表传》云:‘项羽败至乌江,汉兵追羽至此(九■山),一日九战,因名。’”冯文说《项羽本纪》正文未提到九头山,注文却突然冒出了个九头山;并说经过调查,全椒、和县都没有九头山,“《括地志》和《江表传》只是以讹传讹,不可轻信”。那么长于地舆之学、历来被史学界认为《史记》地名“考证尤为精僻”的张守节,怎么能在《史记正义》中,偏偏在地名考证中“突然冒出了个九头山”呢?笔者检阅史籍和实地考察发现张守节并没有注疏无据:

九头山,亦名阴陵山,九■山,位于江浦、和县、全椒两省三县交界处。现属和县管辖。由插花山、灰头山、龙王山、马鞍山、癞头山、犁头山、宝塔山、蔡家山、横山等九个小山构成。从全椒南看,九个山头,一目了然。和县、江浦称阴陵山,全椒称九头山。

《太平寰宇记》载:“《寿春图经》曰九■山,一谓阴陵山。《江表传》云;项羽败,东走乌江,取此山过,汉遣灌婴追羽。兵至此,一日九战,因名九■山。其西五里有迷沟,相传项羽迷道处也。”

它如《元和郡县图志》、《方舆胜览》、《读史方舆纪要》、《和州志》等史书都有明确记载。由此可知,张守节这条注释有根有据,填补了《集解》、《索引》的疏漏,点出了楚汉双方在阴陵山一日九战的紧张、激烈的战况,可谓功不可没。说“误解”滥觞于《正义》是很难成立的。冯先生之所以要否定九头山之存在,无非是想抹煞项羽战经此山败走乌江的史实罢了。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