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茶文化 >

六安瓜片,关于青春的记忆

时间:2009-06-17 16:21来源:安徽市场报 作者:秩名 点击:

喜欢喝茶,尤其是喜欢六安瓜片。倒不是会品茶,只因它形状漂亮,便没来由地喜欢。还有它承载着我关于青春的记忆,悬壶高冲,热流直下,状如葵花子的叶片在杯底翩跹,与心事一起绽放,品六安瓜片,有时更像是品味过去,咀嚼青春的味道。    

1983年,毕业分配就在六安瓜片的产地之一——六安市裕安区石板冲乡,这里有著名的九公寨,还是当年徐向前指挥的红四方面军反第三次围剿经典战例苏家埠四十八天战役的主战场。群山逶迤,云雾缭绕。那时,我宿舍的窗前屋后都是茶园,到了春天采茶时节,空气中都氤氲着茶叶的清香。身着五颜六色衣衫的采茶女,双手在茶枝间上下翻舞,有兴致的还哼上几句采茶歌,时而会传出咯咯的笑声一片,连茶枝也会被感染得芳心乱颤。

有一天,我实在经不起诱惑,缠着同事小玉,硬要到她家去采茶、炒茶。

小玉家的场院支了两口大铁锅,呈30度倾斜,锅底烧着胳膊粗的毛栗树梢,火势熊熊,两锅相邻,一生一熟。还有两盆红通通的炭火盆,上面罩着竹丝编的烘笼。生锅温度180℃左右,熟锅稍低。一次放250克左右的鲜叶下锅,用竹丝小扫帚不停地翻炒1~2分钟,叶片变软,再扫至熟锅,开始时, 我怎么也扫不过去,小玉教我,要用腕力把竹扫帚抵紧,用力一扬,一撮杀过青的茶叶便划一道弧线飞到熟锅,再边炒边拍,使叶子逐渐成为片状。生叶要提炒轻翻,帚把放松,以保色保形。熟叶则帚把带紧,以轻拍成片。炒至叶子基本定型,有七成干即可出锅,放烘笼上。烘笼直径大约一米,边沿呈斜状翘起,内里中高边低,以保持受热均匀。每笼放大约1.5公斤的叶子,烘到八九成干,拣去混杂其中的其他叶片。初烘火温不宜过高,以防茶叶急速失水,容易变形。再放到另一笼烘,这时茶叶可再多放点,初烘一斤茶叶一般要减去二两左右的水分。再烘火温稍高,烘到叶片脆干,这时还要进行最后一道工序——拉老火,这也是我国茶叶烘焙技术中别具一格的“火功”。老火要求火温高,火势猛。木炭要先排齐挤紧,烧旺烧匀,每笼放茶叶3~4公斤,由二人抬烘笼在炭火上烘焙2~3秒钟,即抬下翻茶,依此抬上抬下,边烘边翻。一招一步,节奏紧扣,每烘笼茶叶要烘翻五六十次以上,直烘至叶片绿中带霜,即可下笼装桶了。

在小玉家忙活一天,人都快累瘫了。晚上,溢着茶香的小院,如水的月光穿过桅子花树,投下斑驳的影子,院外流淌着潺潺的山泉,对面, 是一座覆盖着苍翠林木的山峰,偶尔传来几声鸟鸣,尤显得清寂。我和小玉隔桌相谈,白瓷杯中的瓜片,似早起慵懒的女人,慢慢打着呵欠舒展开,清雅的香气随之扑鼻而来,汤色也渐渐像翡翠般碧绿透亮起来。轻轻地呷一口,绵厚、清爽的滋味迅速漫过全身。

徐文长说,品茶宜云林、宜寒宵兀坐、宜松风下、宜花鸟间、宜清流白云、宜绿鲜苍苔、宜素手汲泉。我和小玉彼时品六安瓜片,这几样都占全了,我想,这“半日之闲”,也许抵不了“十年的尘梦”,但肯定是我们一生中值得回忆的片断,也是记忆深处永不会磨灭的片断。

离开六安20年了,每年的茶季,我都托人买上几盒瓜片,寄给远方的朋友,“七碗清风自六安”。六安瓜片不仅是一种文化,一种历史,更是铭刻在心灵深处关于青春的记忆。



顶一下
(5)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