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茶文化 >

郑板桥松萝结茶缘

时间:2011-01-26 15:51来源:休宁文苑 作者:吴运翔 点击:

我国清代著名书画大师郑板桥,一生最大的乐趣就是以画会友、以茶待客,而在全国诸多珍茗中,最受他钟爱的就是“色如翡翠、香如兰蕊”的松萝茶。讲到板桥先生的松萝茶缘,先得从一位休宁籍的苏州茶商程羽宸说起。据史载:程羽宸祖居徽州休宁城东柿树园,是清康熙年间苏州最大的徽州茶商。他在苏州开设的茶号达三十九处之多,其中茶类最全、规模最大的总铺“珍茗斋”就开在苏州玉泉街口。谁知这一茶香四溢琳琅满目的名茶大观园,却成了郑板桥浏览光顾排忧消愁的经常去处。日复一日,程羽宸便对这位气度不凡的年青人引起兴趣,便上前问话:“先生为何每日来店只看茶不买茶?”郑板桥笑答:“卑人虽爱茶如命,然囊中羞涩,故只能一看二问以解茶癖。”程羽宸见板桥谈吐高雅,心中十分爱慕,便道:“先生如此爱茶与我有缘,特赠家乡土产松萝,请君鉴尝。”郑板桥开汤品饮后,倍觉清新香醇,真有如临兰室,如闻惠香之感,故对色重、香重、味重的松萝茶倍加赞赏,遂取来纸笔绘就一幅《石竹图》回赠店主。从此,两人心心相融结为知己。

就是这位慧眼识珠的程羽宸,在郑板桥穷困潦倒之际,以徽州商人特有的诚爱,为挚友办了三件影响郑板桥一生的大事。

一、“千金资助赴焦山”。郑板桥、名燮,字克柔,清康熙三十二年生于江苏兴化教书为业的贫寒人家,四岁丧母,二十四岁考中秀才却连遭幼子夭折、爱妻病故之重击,父亲又相继去世,使郑板桥身心倍受摧残,以至十年赶考,皆未中举。他在诗中写到:“何处守亲惟哭墓,捧入华堂却慰谁”。足见他当时悲怆之心境。就在郑板桥沉伦之际,程羽宸用手足般的关爱勉励他“勿坠青云之志”,并“慷慨解囊资助千金”,使郑板桥能与金农、黄恒等著名画家交友出游庐山、北上京师至焦山书院,潜心攻读诗书达三年之久,为日后步入仕途奠定了坚实基础。公元1736年(乾隆元年)郑板桥从焦山赴京会试,一举得中进士。喜出望外的郑板桥连夜画了一幅《秋葵石笋图》,并题写了“牡丹富贵号花王,芍药调和宰相祥,我亦终葵称进士,相随丹桂状元郎”的诗句,赠送程羽宸以表感恩之情。

二、“力促板桥结良缘”。久有报国之心的郑板桥,在考中进士的那一年已经四十四岁,由于他秉性刚直,不知为官之道,致使他苦苦等了六年之久才被皇帝应召入京“候补官缺”。这六年间板桥先生心境极为沮丧,终日只身孤影闷闷不乐,生活起居亦无人照料,除卖画、品茗而无它为。程羽宸“见此情倍觉酸楚”,除遣派佣人服伺板桥先生外,又四处奔波为板桥择偶。最后在扬州枝上村相中了一位品貌双全的贤淑女子饶五娘。为了让郑板桥过上甜蜜安逸的生活,重情重义的程羽宸,当即“赠金五百两”,按苏州婚嫁习俗,在十里长街张灯结彩摆酒设宴,十分隆重地为好友操办婚礼。“郑板桥重金娶五娘”的佳话,一时在苏州广为流传。

三、“年年不忘带松萝”。自雍正八年第一次在玉泉街“珍茗斋”与郑板桥相识到之后的四十年交往,程羽宸每年必从家乡选备雨前松萝相赠,使郑板桥与松萝茶结下终生不解之缘。乾隆七年,五十岁的进士郑板桥应召赴山东范县任县令,后调潍县,前后当了十二年“七品”官而一阶未进。年过花甲的郑板桥看透了官场黑暗,愤笔写下:“谁与荒斋伴寂寥,一枝柱石上云霄,挺然直是陶元亮,五斗何能折我腰”的千古绝唱,于乾隆十八年辞官为民,重操二十年前卖画旧业。此时的板桥大师已是名扬四海,声振华夏的传奇人物,追随他的好友遍及王公大人、卿士大夫、骚人词伯、山中老僧、黄冠炼客、豪商富贾等各个阶层。1763年中秋,正值板桥先生七十大寿,四方好友纷至沓来,为大师恭庆寿辰。

据史料记载,前来祝寿的名流有:扬州巨商马日倌、马日璐,两淮盐运使卢雅雨,盐商汪秋白、江春、汪堂,学者杭世骏,诗人陶元藻、王文治,“扬州八怪”休宁籍画师汪士慎,当然还有“年年不忘带松萝”的程羽宸。这一天,板桥先生欣慰异常,特地用程羽宸馈赠的休宁松萝款待宾朋老友,并即席吟诵了“不风不雨正晴和,翠竹亭亭好节柯,最爱晚凉佳客至,一壶新茗泡松萝”美妙诗句,赢得了满堂喝彩,使寿宴欢快之情达到高潮。

三年后,一代天骄郑板桥在他的出生地江苏兴化“拥绿园草堂”仙逝,享年七十三岁。



顶一下
(1)
50%
踩一下
(1)
5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