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茶文化 >

提篮春光看松萝

时间:2011-12-10 08:34来源:休宁政府网 作者:汪红兴 点击:

说来惭愧,我这人不嗜茶,所以即使是身处茶香弥漫之地,对炒青鼻祖松萝茶的了解,一直是只知皮毛,只晓松萝山是一座以茶而盛名的山,县城有一条以“松萝”而命名的大街“萝宁街”,海阳八景中有一景便是“松萝雪霁”。

直到有一天,青灯漫读,偶然瞥见“扬州八怪”之一的清代著名诗人、画家郑板桥写的一首诗:不风不雨正清和,翠竹亭亭好接柯,最爱晚凉佳客至,一壶新茗泡新萝。让我不由心动,对松萝茶有些兴趣,便补了一些课,才知这松萝茶果然非同凡响。

原来这松萝茶亦名琅源松萝,是我国最早的名茶之一,在明代已盛名远播。创制于明朝隆庆(1567—1572)年间,据说是由大方和尚首创。松萝茶还是极品药茶,此茶有其特殊的药用的价值,对治疗高血压、高血脂,化食通便,治顽疮等均有极好的疗效,加之历史上产量极少,便常出现一茶难求的局面,故人们称它为“绿色金子”。

更让我震惊的是,去年六月的一则消息,在第三届八大处中国茶文化节上,中国茶叶博物馆馆长王建荣先生宣布,从距今262年前的瑞典“哥德堡号”沉船上打捞出来的绿茶茶样竟是休宁松萝茶,而且至今茶香犹存。此讯一出,一片哗然。因我知道,此前我们省内有一家茶叶公司在大肆炒作“哥德堡号”沉茶,曾一度误导人们的视线。

是金子总会闪光,专家的权威认定,拨开云雾,重见天日。对松萝故乡来说,这喜显然是从天而降,是百年松萝对家乡的最好回报。人们感慨:此物世间何处寻,谁堪伯仲?

作为松萝故里的人,我们便萌生了去松萝山寻根之愿,几位同仁一碰头,便一拍即合。

“寒食花开千树雪”之日,我们一行数人,忙里偷闲,提篮春光,沐浴惠风去看松萝。

车从万安出发,沿着潺潺的松萝河绕行,适逢沿线正在修路,车子虽有些颠簸,可那两侧田野和山坡上,密密稠稠、高低错落的油菜花,在阳光下怒放,如浪如涛,可谓黄了村庄,黄了天地。颇有“花不醉人人自醉”之感。

约摸行了十五里路光景,便到了松萝山脚下的福寺村。这是一个宁静而美丽的村落,佳木翠竹,小桥流水,黛瓦粉墙,栉比而立。村口一座茶厂模样的白墙上:“松萝茶香飘四海”的广告语,让人仿佛闻到了松萝茶香。而“松萝茶研究协会”的牌子彰显出松萝人的不断创新意识。

随后我们在村长汪平当的带领下,向山上进发。山路逶迤,景致更幽,溪涧飞银泻玉,叮咚作鸣,银白色的九里香一串串、一丛丛,长得繁茂泼辣,低调而朴实,紫色、红色的黄山杜鹃正张开热情的笑脸,一株株、一簇簇,色彩斑斓,紫藤花憋着劲,含苞吐蕾,蒲公英在风中摇曳,蜂飞蝶舞,小鸟啁啾,引得我们同行的一位女士喜不自禁,一路采花,感叹松萝的秀色可餐。

终于松萝山站在了我们眼前,远眺这座881.8米的山峰,山势起伏,主峰突兀,植被丰茂,松杉叠翠。应当说,在钟灵毓秀的徽州万山中,它算不上雄伟、算不上奇特,清秀、朴实、评分倒是它的本色。可平凡是常常孕育伟大的。

峰回路转,上去的路是愈发陡峭,我们已汗水涔涔,可面对松萝山的诱惑,我们咬咬牙,这山便渐渐落在我们的脚下了。

在半山腰处,有一大片茂密的茅草丛,村长告诉我们这里曾经是一个庙庵,叫“让福寺”,有三百多个平方,唐代的时候就有了,后来毁了又建,建了又毁,几经劫难,明清鼎盛时僧人一度达五十余人,最后的庙庵,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时被毁了。我们在草丛中寻觅,想寻找一点松萝往事,这里残砖断瓦依然随处可见,那庙基的巨石依然清晰可辩,我们还发现了一片残缺的磨盘,一个破损的石臼,这些都是历史的符号,是一段历史的见证。茅草丛中还有一个池塘,呈半月形,它的功用显然是为确保寺庙的生活及消防用水。

站在这片废墟前,村长跟我们讲了一个神奇的故事。据说明太祖时,这寺院前露天空地置有两个大水缸,收集天水,时间久了,色如翡翠,一日来了一个古董商,他看中了两只大缸,愿出白银数百两购买,说三日后来取,商人离开后,僧人视缸如宝,当日即将缸中绿水倒尽,洗刷干净。三日后,商人如约而至,见状大惊失色,顿脚叹道:缸中积水乃仙水,今日倒掉,要缸何用?言罢,飘然而去。没曾想,在那块绿水倒下之地,来年长出了一片青青的茶苗,所生的茶叶奇香无比,制成的茶叶条索紧结,色翠有光,且能治疗痢疾等症,一时善男信女们视若神茶,前来烧香拜佛,使松萝山香火旺盛持久。

“让福寺”遗址之上,是一大片葱翠的茶园,层层叠叠,漫无边际,生机盎然,大家不禁喜形于色,大呼小叫。此时,已是茶芽吐绿,芽叶肥壮,茶香氤氲,一些茶农正在巧手翻飞,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是阿,松萝茶点燃他们心中的明灯,对美好生活憧憬。其间茶丛闪出一位年仅六岁的小女孩,她也专注地采茶,一脸稚气,活泼可爱,惹得好“色”之友赚足镜头。,

一方土养一方茶。这里的茶叶为何与众不同呢?这跟气候、土质有很大关系。环顾四周,我们发现这里群山环绕,茶园坡地呈太师椅状,这样的地形白天阳光充足,早晚则云雾缭绕,易于涵养水分,能形成独特的小气候。我们还发现脚下的土有些异样,同行的一位茶叶专家点破迷津道,这里的土是乌沙土,腐殖质丰富,活性酸度大,同时沙中含有小石片,透气性好。

在一棵冠盖如云的古松树底下,一位茶农热情地拨开泥土给我们看古茶树,但见根部粗壮,根须蔓生,茶丛依然老当益壮。村长说,安徽农业大学的一位茶叶专家曾来此考证,此茶树的年龄已有三百多年,是可谓“茶神”。我们又在四周查找,陆续发现了数株古茶树,我们惊讶不已。或许“哥德堡”号上的绿茶就源自这些茶树吧。

听说那茅草丛躺着一块古碑,我们激情陡然高涨。我们冒着齐腰深的茅草穿行,任茅草与我们亲吻,任荆棘与我们嬉戏,“众里寻他千百度”,终于发现了那块古碑。巨碑横卧在山地中,呈长方形,长约两米多,宽约一米,足有千余斤。可惜中间字迹已经漫漶,只有四周的长寿纹清晰如初。村长说,这块碑老人们都见过其文字,叙述的是松萝山盛况,至今仍留有资料。后来曾经放在生产队养猪场的猪圈里。我们围着古碑比划着、猜测着,议论着,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时间已是午后,我们有些饥肠辘辘,松萝山上还有“云老洞”、“天灵门”、“禅室”等遗址,我们只得挥手作别,留作下次寻幽。

在村长家,村长泡了杯松萝给我们品尝,初觉苦涩,但回味甘醇,茶香袅袅,我们始信“松萝香气盖龙井”之说,果然名不虚传。

昨天的文化,今天的经济。“哥德堡”号沉船上的松萝茶,是老祖宗赐给我们休宁乃至徽州的又一块金字招牌,是历史赏赐给我们的一次机遇。如何重振徽茶雄风,再现昔日辉煌,是摆在我们建设者面前的一项重大课题,重要使命。

松萝茶香传千古,松萝茶业有后人。专事生产“松萝茶”的黄山市松萝茶有限公司开发的系列名优茶,已远销海内外市场,去年产值达1.5亿元。该公司已跻身全省农业产业化的龙头企业行业。然而,这与松萝的盛名相比还远远不够。

欣闻县里要举行“哥德堡号”松萝茶回娘家活动,并有重要举措。我们有理由相信:松萝茶“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松萝山色好,香茗流百世,春光寻根行,陶然心自怡。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