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茶文化 >

关于安徽绿茶六安瓜片的两个传说

时间:2008-05-25 09:21来源:网络收集 作者:佚名 点击:

传说一

驰名中外的安徽绿茶——六安瓜片,又名齐山云雾,产在六安的齐头山蝙蝠洞一带。为啥光在蝙蝠洞一带有呢?这里有个故事。

早先年,齐头山是个富饶的地方,青的山,绿的水,庄稼齐整,人丁兴旺,美中不足的就是缺少鲜花。正在人们议论给齐山种一些花草的时候,来了一个身穿灰黑色衣衫的艳治女人,阻止人们栽种花草,说:“花多妖艳,于人畜庄稼不利。”

村民老实,想想过去这里花少,人畜安全,五谷丰收,便信以为真,停下栽花之举。黑衣女郎得寸进尺的说:

“齐头山父老,这里是个好地方,我就在此落脚吧!”

村民最明理,天地乃天下人的天地,有何不可呢?就给她搭了一间木板房,砌灶安锅,诸事甭她烦神。这女人怪咧,虽然长得面如满月,眼若流星,一见到花,就面目狰狞,眼若铜铃,把花掐光。有时女小囡穿件花衣裳,她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把它撕掉。渐渐的齐头山连花影儿也见不到,更怪的是,自她来后,齐头山的那个洞里,每天五更便冒出一股浓浓的黑气,漫过村庄,漫过田野,漫过岭坡,树竹越长越小,庄家年年减产,热人们面黄肌瘦。人们人们发现白天她在木屋里住,夜晚,木屋里点着灯,但她却悄悄地飞到齐头山的山洞里。人们大惊,这是妖怪嘛!有人悄悄地请法师、道士来想要捉怪。法师、道士还未进村,就跌的鼻青脸肿,请法师的人则被一阵大风吹得无影无踪。一次如此,两次如此,三次没人敢去请法师了。就是有人敢去,法师、道士也不敢来。

没有鲜花,没有色彩,这种日子怎么过呢?人们只得纷纷携儿带女去逃荒。还未到山坳口一个黑大汉拿着大棍,横挡住去路,喉道:“还想逃吗?”一棍扫下来前面的几户人家的锅碗瓢盆已打得纷纷碎,碰着头的开了瓢,碰着手,挂了彩。一次如此,两次如此,只要一到山坳口,那个大汉便横在面前。人们只好忍受着。

中年人形容枯槁,小姑娘也没有血色,十股人死的死,失的失,只剩下两三股人了,村子里鸡不鸣,狗不叫,就像一口大棺材似的;没有歌声,只有哭声;没有鲜花,只有妖雾。人们日子过不下去了。就在这个时候,来了一位银发如雪,神扛扛的老太婆。她手挎一只篮子,篮子上盖了一块布。对村民说:“乡亲们,我要在这里住下。”

众人一听,惊楞的瞪圆眼睛,心里疑惑不解,我们这里人都跑不彻,她还光葫芦头往刺里钻。村民都是善良的,说:“老人家不是我们不做善事,只是这地方,十年前来了妖怪,把我们作践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我们都快填妖精肚子了,何必来垫我们的棺材底呢?你快走吧!”

那老太婆笑笑说:“谢谢好心的乡亲们,只是我一把老骨头硬的很,妖精不怕卡死,就来吞吧!”

众人一听这口气,知道老太婆有些来头,就说:“老人家,那好,求你发发慈悲吧,不过你赤手空拳,如何制服妖精呢?”

老太婆把篮子摆到众人面前说,“全靠它!”掀掉盖布,众人一看,全是花种子。

众人一思谋,这妖精是怕花仙。于是,便有老太太安排,大人、小孩一起动手,把附近的一个高岭坡全种上花。种到洞口,花籽儿没有了老太婆从口袋里掏出一把茶籽,和年轻人把它种上。

春天来了,两场春风一吹,三场春雨一下。岭坡上,山洞边的花籽儿、茶籽儿都破土而出,一个劲往上窜,一天一个样。黑衣女人看到洞旁的茶苗,顿觉诧异,便把村民叫来问道:这是啥玩意?


顶一下
(4)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