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专栏 > 池州 >

梅尧臣与梅公亭

时间:2011-08-05 12:52来源:东至县政府 作者:综合报道 点击:

据《至德县志》记载:梅尧臣北宋景佑元年至五年(1034-1038)任建德县令,居官清廉正直。去官后,人民缅怀他,把县城改称梅城,并于其官舍西偏,为梅公堂以祀之,后又在梅城后面的白象山半山坡上建起了一座陶公亭以慰其景仰之思,又得以登临之美。梅公亭始建于宋嘉定年间,元至正二年(1342)、明正德十五年(1520)、清康熙十年(1671)三次重建,民国七年(1918)县长王人鹏再次重修,并作文摹泐于亭基岩壁之上。亭、砖木结构,呈长方形,画栋雕梁,为楼阁式建筑,面筒形黑色陶瓦,四角飞翘,周植古松翠竹,景色宜人。“文革”时梅公亭被毁,今仅存遗址,现为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千百年来,人们五建五修梅公亭,缘由何在?县志中记载的元·吴师道所作的《梅公亭记》就作了很好的注释和说明。梅尧臣、字圣俞,宣城人,以恩荫曾任主簿、县令,召试,赐进士出身,累迁尚书都官员外郎,故有梅都官之称。梅尧臣任建德县令的五年间,为人诚厚,清高自持,颇能体察民间疾苦,所作《田家语》、《汝坟贫女》、《观博阳山火》、《陶者》诸诗百篇,言简意深地反映了民间疾苦,为后人所传颂。梅尧臣与欧阳修是诗友,他积极支持欧阳修的古文运动,他的诗作分为古淡与刻画两种,为当时人所推崇。欧阳修曾自以为诗不及尧臣。陆游在《梅圣俞别集序》中,曾举欧阳修文、蔡襄书、梅尧臣诗“三者鼎立,各自名家”。对于这样一位大文学家、大诗人、大名人,且在建德为官时又为民爱民,用诗歌这一形式表达民间百姓的怨愤,人民自然崇敬他、热爱他。?

翻开梅公所写的《东溪寺》、《观博阳山火》、《陶者》等诗篇,我们细细咀嚼、品味,就可以想象出梅公在建德为官期间,不仅跋涉了建德县的山山水水,经常深入乡间百姓家进行微服私访,与农人、与烧瓦匠、与贫妇亲切交谈,了解民间疾苦;还亲自赶赴山林大火现场,洪水泛滥的溪流进行实地察看;在森严肃穆的县衙大堂上,梅县令端坐在案桌后面,头顶“明镜高悬”的巨匾,手持惊堂木,秉公办理了一件又一件公案,为建德人民做了许多除恶扬善的好事。?

梅公在建德期间留下了许多诗作,建德的山水滋润了他的心田,给予他以灵感,反过来梅公又通过自己的诗,歌颂了建德的绿水青山,表达了建德百姓的民情怨愤,梅尧臣的诗,少含蓄、多直露,这里我们不妨抄录他一首《陶者》诗,与大家共赏。诗曰:?

陶尽门前土,屋上无片瓦。十指不沾泥,鳞鳞居大厦。?

诗人在这首诗中,用鲜明形象的语言,叙述人所共见的烧瓦人没有瓦房住,而不烧瓦的人却住着大瓦房的现实,概括了当时的贫富对立的社会现象,使人读后强烈地感到不平。由此我们可以想见:一位封建时代的士大夫,敢于这样一针见血地为人民申诉不平,怎么能不受到世世代代人民的崇敬和热爱呢?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