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专栏 > 池州 >

一块古碑揭开名相张英池州情

时间:2012-10-13 10:37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程堂义 徐子健 点击:

近日,在池州府儒学广场工地出土了一块古碑。此碑为池州市目前发现的体量最大、保存较好的一块古碑,更重要的是,碑文系清朝康熙年间宰相、桐城人张英为重修池州府儒学而撰。作为一代名相,张英因何为一个地方重修一座府儒学而撰写碑文?这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呢?

传承千年文脉的府儒学

池州府儒学位于池州一座名叫仙台山的地方,建于唐代,初为夫子庙,是历代朝廷和百姓供奉祭祀孔子及其儒家学派贤哲的祠庙。历经千年沧桑和时代变迁的池州府儒学已然成为池州文脉渊源的代表和象征。不过,我们今天所见的池州府儒学是前两年重建而成的。

在重建后的池州府儒学内,我们看到了清朝康熙年间宰相、桐城人张英所撰写的那块碑。“据文物部门介绍,该碑是池州目前发现的体量最大、保存较好的一块古碑,具有较高的文物价值。”长期研究池州史志的池州职业技术学院副教授汪春才告诉我们,“在这篇详细介绍了康熙十七年(公元1678年),在时任池州知府喻成龙主持下,所属六县合修、重建府儒学盛况的碑文中,我们能看出系出自张英之手。”

在汪教授的指点下,我们果然依然可见碑文有“桐城张英”、“英曰:喻公知为政之要矣”等字样。

众所周知,官至一品大学士的张英系清名门望族,与其子张廷玉并称“父子宰相”,发生在他身上的“六尺巷礼让”佳话一直成为美谈。作为这样一位“大人物”,他因何会为一个小地方重修一个“学堂”而撰写碑文呢?

在汪春才看来,首先应该是因为池州府儒学的文脉影响。

池州府儒学原址在池州城东南的毓秀门,宋代以后各地将官办学校与文庙合建,此后,池州府儒学成为历代池州教育文化中心和礼制圣殿。北宋开宝初年,知州成昴移建于城西北。至和年间,知州吴仲复仍移建於东南。后历任知州陈桷、周应龙、叶凯、王伯大相继修之。元毁于兵。明洪武三年,知府孙炎重建。正统初,知府叶恩加修。成化初,知府李宏重造明伦堂、四斋、两庑、仪门、石柱、泮池桥。弘治末,知府陈良器、祁司员、何绍正相继修葺。嘉靖十年,制增启圣祠,并建敬一亭,贮《六箴碑》。

明代隆庆元年,池州知府尹士龙将仙台山上的景德寺与它的邻居太平禅寺一并拆去,改建为池州府儒学。从此儒教与仙台山结下了不解之缘。“池州府儒学所在的仙台山虽然很矮,但是他的名气却很大;虽然很小,但是他所负载的历史却很厚重。特别是山上的景德寺名僧辈出,文人常至。北宋景德二年宋真宗曾亲赐御匾。”汪春才说。

“除此之外,还有不少任池州知府都把重修府儒学作为很重要的一项工作,例如明万历中知府李思恭、天启中知府潘应龙、清顺治七年知府梁应元、康熙八年本学教授朱玉、十二年知府朴怀玉等皆修过;康熙十七年,知府喻成龙大修并筑宫墙;乾隆二十三年,知府宝宁重修大成殿、明伦堂、两庑,各祠、门、墙、坊、表一时改观;乾隆四十年,知府张士范倡修明伦堂、四斋,易泮宫前木坊为砖坊三座,又创立看司屋四间,筑宫墙……从这些官员的重视中,我们就能看出府儒学的影响,也就不难理解张英为何在知府喻成龙大修府儒学时为其撰写碑文了。”

正因为池州府儒学已经成为池州文脉渊源的象征。为了弘扬历史文化,前些年池州市启动了府儒学暨部分古城墙修缮复建工程,重点对遗存的明代泮池、清代大成门、大成井等进行修缮,同时按照清乾隆年间池州府儒学图和府学规制,对主体建筑群进行复建,并且在古城墙遗址处复建一段古城墙,建设遗址公园和公共绿化广场等。目前,大部分工程已完成并已对外开放。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