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专栏 > 池州 >

杜牧与黄公酒的故事

时间:2012-11-17 22:00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收集整理 点击:

晚唐某年夏天,江南一带遭遇几十年少有的大旱,池塘干竭,水沟见底,山上草木一片枯黄,长在地里的庄稼被骄阳烤晒得焦糊焦糊的,划一根火柴就能燃起一场大火。平日里那些叽叽喳喳的鸟雀们,为了躲过眼前的这场浩劫,纷纷投奔他乡,寻找新的栖息地。遇上这样凶煞的年景,上至知府,下至乡绅,往往会举行一次次的祭天祈雨仪式。然而,天道从来高难问,任你献牲焚香,任你三叩九拜,苍天就是不理不睬。无奈之下,当地许多人家已早早做好了外出谋生的准备。

池州城西有个古老的村落叫杏花村,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这里的人家都喜欢种植杏树,一代接着一代种下来,偌大个村庄被杏林包围起来,每至春风送暖,这里便呈现“十里烟村一色红”的美景,宛若人间仙境。

可是这一年,由于久旱无雨,杏花村里的杏树只稀稀落落开了一些小花,成片成片的杏林依然光秃秃的。到了夏天,村里连人和牲畜的饮水都成了问题。虽然这个村有七八口水井,但眼下能够出水的只剩下一两口了,不仅水量少,而且浑浊不堪。

这天,家住村东的黄广润一大早就去井中汲水,可是等到日上三竿,还没有轮到他,只好担着空桶往回走。这时他突然想起多年前的一幕:那天,一位骑着毛驴的风水先生路过杏花村,到黄广润家找水喝,喝罢,那人手搭凉棚看了看周围的地形,然后指着黄家院子里的一块地说:“此处有醴泉也。”当时黄广润听了此话,觉得是一句信口开河的戏言,也就没有往心里去。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位风水先生说过的话,也就渐渐淡忘了。可如今,旱魔肆虐,如虎逞威,水已关系到人畜安危,黄广润自然就想起了那位神秘的风水先生。

担着空桶回到家中,一个强烈的想法从黄广润的脑子里冒出来:在自家院中掘一口井。他反复回忆那位风水先生的相貌特征,越想越觉得那可不是一个凡人,仅凭他那流星般的眼神和飘然长须,就隐隐透出几分仙风道骨来。这一想,黄广润便信心大增,他说干就干,三伏天里,骄阳似火,只见他赤膊上阵,挥镐掘土,他要在自家院中掘一口井,让全村人都能喝上好水。

一连掘了三天,从地下翻出来的土还是干爽的。黄广润心里开始犯起了嘀咕,莫不是那位风水先生说了假话?他一边掘着土,一边胡思乱想,突然镐头“当”地一声脆响,显然是触到了坚硬的石头。黄广润暗想,这下子全完了。

也许是天助,也许是碰巧,镐头触到的硬东西原来是一块青石板,撬起来一看,上面隐隐约约刻着“香泉”二字,也不知是哪朝哪代的人所为。见此情景,黄广润一颗激动的心差点儿就要蹦出来了。他小心翼翼地掀开青石板,但见下面是一口清幽的古井,那泉水清澈得像面一尘不染的明镜,能够照见人影儿。黄广润由于大喜过望,感觉眼前发生的一切好像是神话传说,于是,他伸出战抖的双手掬起一捧泉水,饮下后感觉不仅清冽甘甜,还有淡淡的酒香。难怪那位风水先生说““此处有醴泉也。”真是仙言不虚啊!

掘井掘出香泉来,黄广润惊喜不已,他急忙喊来家人,叫他们尝尝香泉水的味道。黄家老幼闻得此言,起初将信将疑,可是当他们喝下香喷喷的泉水后,一个个疑虑顿消,兴奋不已。尤其是黄广润的女儿杏花,一口气喝下满满一水瓢,边喝边说:“这香泉水,皇娘娘也喝不上的。”

消息像一阵风,很快传遍了整个杏花村,人们纷纷来到黄广润家想探个究竟,当他们你一瓢、我一碗地喝下香泉后,无不交口称赞。从此,“香泉”的名字不胫而走。

数月后,一位远方的朋友前来拜访,黄广润打酒宰鸡设家宴款待。席间,主客二人推杯换盏一番畅饮,正喝到兴头上,黄广润发现坛中酒已空,去城里打酒吧,路途较远,向邻居家借酒,又忌讳失面子。正左右为难时,他的女儿杏花急中生智,抱起空酒坛去院中装回半坛香泉来。黄广润问女儿哪里来的酒,杏花笑而不答。二人遂误将泉水当酒,喝的不亦快哉。

送走了远方的客人,杏花才把以香泉充酒的实情告诉了父亲黄广润,黄光润听后,突然灵机一动:如此香泉,何不用来酿酒?这样,一来可以自饮,二来可以招待客人,还可以上市卖钱,解决一家人的衣食之忧。于是,没过多久,杏花村里便出现了第一个酿酒作坊:黄公酒垆。从此,人们改称黄广润叫黄公。

经过一番张罗,黄公酒垆终于酿出了第一坛酒,好酒的主人率先品尝,感觉酒味浓香馥郁,绵甜爽口,回味悠长,连喝三大碗也不上头。黄公大喜,把杏花村会喝酒的人统统邀请到家中,来一番痛饮。众乡亲喝了黄公酒,异口同声称赞:好酒!好酒!

从此,黄公酒美名远扬,十里八乡有的骑着马,有的牵着驴,有的挑着担,前来沽酒的人络绎不绝,黄公酒垆一时热闹非凡,生意十分火红。

时值寒食节那天,杏花雨纷纷扬扬下个不停,此时一位身着官服的中年人携一美妇来到黄公酒垆。这天,黄公的女儿杏花一人在家,因寒食这天不能动烟火,杏花就给两位客人弄了几个家冷菜,又斟了一碗酒,便站在一旁侍候。

那官人端起酒碗,少许抿了一口,啧啧嘴,觉得味道不咋样,就问道:“有没有好酒呀?”

杏花女是一个活泼、机灵又有些淘气的小姑娘,她见客人懂酒,就说:“黄公酒一不醉无情之客,二不敬不邀之人,恕小女子无礼,请问客官尊姓大名?”

官人放下酒碗,心想,这个可爱的小姑娘真是大胆,于是就想出了两句诗来考考她:“半亩山林半亩地,一曲牛歌一卷文。”谁知聪明的杏花姑娘一听就明白,连忙道歉:“客官原来就是杜刺史大人,请恕罪。”

杜牧见杏花姑娘聪明伶俐,就将随身携带的一块佩玉赏给了她,并笑着说:“该给好酒喝了吧?”谁知杏花姑娘却说:“好酒是有,但我要出一个上联,刺史大人若能对得上来,就给你喝。”

杏花指着桌上的那只酒壶,不紧不慢地说:“刺史大人您听清楚,‘白锡壶腰中出嘴’”。说罢,笑眯眯地看着杜牧,等待下联。杜牧沉思片刻,竟然没有对上来。这时杏花有意识地拿起一把锁准备锁门,杜牧见此情景灵光一闪,脱口而出:“黄铜锁腹中生须”。杏花一听喜出望外,立马给杜牧奉上黄公酒。

杜牧接过酒,一股少有的醇香沁人心脾,未饮已先有几分醉意,于是竟然忘了自家身份,端起满满一碗酒一饮而尽,接着又叫了一碗。这时,一旁陪伴的美妇人担心官人喝高了,就附耳小声递过话去,谁知杜牧爽朗大笑,说:“天下美酒,我喝过不少,唯此酒妙不可言!”

杏花姑娘听得此言,喜不自禁,立马趋前毕恭毕敬地说:讨刺史大人好口彩,本垆所酿,一赖纯粮,二赖香泉,三赖秘技。此时,已酒至微醺的杜牧一边听,一边不住地点头。

乍暖还寒的清明时节,三碗黄公酒下肚,杜牧神情为之一振,诗兴突然袭上心头。杏花早就听说杜牧久负诗名,于是就见机行事,急忙捧出文房四宝置于桌上,彬彬有礼地说:“刺史大人光临寒垆,好酒必有好诗。在下小女子恭请您为酒垆题诗留念,还请大人不要推辞哦。”

杜牧调侃道:“真是人小鬼大。”官妓程氏猜到杜牧又要作诗,立即铺开宣纸,然后抱着双臂站立一旁,等待着诗人挥毫泼墨。

此时只见杜牧拈笔在手,眺望着门外的纷纷细雨,他稍作沉思,运腕挥笔,一首流传千古的《清明》诗顷刻而就:“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连杜牧自己也没有想到,他即兴创作的这首诗,很快流传开来,许多文人墨客寻踪来到杏花村,登楼把酒,吟诗作对。从此,杏花村与黄公酒誉满天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