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专栏 > 滁州 >

《琅琊山志》旧志序录

时间:2010-12-09 21:34来源:琅琊山志 作者:秩名 点击:

民国十七年章心培、达修、赞泉编纂的《琅琊山志》,共有八篇序言。这些序,叙述了琅琊山的开发沿革和琅琊寺、醉翁亭、丰乐亭的兴废变迁,记载了六十年前琅琊山各名胜古迹的情况,阐述了当时编纂《琅琊山志》的宗旨、意义和经过,是研究考证琅琊山历史的参考资料。现选录六篇序言刊登,对“序”中的个别不实记载,编者作了注释。

章心培序

(章心培,生于清同治四年(1865年),卒于民国三十一年(1942年)。字仲如,滁州人,贡生,曾任清河县知县,著有《知事诗集》。除主修《琅琊山志》外,还为琅琊寺了几十首楹联、诗词。)

吾滁之有琅琊山,以东晋琅琊王得名,其地即欧阳文忠公所谓“西南诸峰,林壑尤美”者也。刘唐湾《琅琊溪记》云:晋元帝居琅琊邸,其为镇东也,尝游息是山,厥迹犹存。崔祐甫“宝应寺碑”亦云:东晋元帝初为琅琊王嗣,以逃难浮江回翔于此。王禹偁留题琅琊诗注云:元帝为琅琊王渡江尝住于此,其确证也。唐大历中,李幼卿为刺史,始与僧法琛同建开化禅院(唐代叫宝应寺。)于山之最深处,是为建刹之始。宋濂谓:其路若穷,又复轩豁,峰回路转,九锁而至开化禅院。萧崇业谓:梵宇崇严,如玉娥靓妆,桧柏竞势,直上如悍卒车旗。与夫,飞鹜落霞,出渺入忽,又如接安期羡门,逍遥于物外,可想见其地之深邃矣。宋熙宁初,僧崇定获佛舍利六百,垒石为四十九塔于道隅。惠觉方丈、张方平复写二生经于此,而灵异于以大著。由是而苦行头陀,为点缀袈裟之地;雅人深致,结流连裙屐之场。于是精舍梵宫,风台月榭,衡宇相望,而不可以偻指数。

惜千百年来,兴废者屡。周显德中废,王著重建。宋乾德二年,郡守胡琉令僧德嵩重建。太平兴国三年,赐今额,藏累朝御书。元末兵燹,莽为丘墟。明洪武六年,僧绍宁与无为禅师拓其故址,十六年设僧正司。清道光间(应为嘉庆年间,道光年间皓清已去世。),僧皓清托钵走浙、粤,募巨金重修,而规模遂益形宏丽。迨遭洪杨之乱,而摧残亦益甚,全寺仅存无梁殿三楹。洎同治光绪间,住僧诛茅为屋,仅足以蔽风雨。比达修来主是院,始则辟草莱,谋树艺,山深菁密,林木蔚为天观。继则属余司笔札,以书匄当路,经营十余年,奔走数千里,乃醵金万余,先后共建明月观、大雄宝殿、藏经楼、念佛楼、清风亭、屋宇数十楹。虽古制未能尽复,亦颇足以供游人之眺览矣。夫达修一缁流,其卓锡于此,仅十数年耳,乃能苦心孤诣,为庙貌谋更新。其他如樊山寺、关山殿为其所兼住者,亦均能起废辑敝,诚足以愧当世之有破坏而无建设者矣。

余于三年前即诏之曰:轮奂之美,仅足壮一时之观瞻,若将全山名迹,囊括毛举,编为山志,斯不朽之事业也。上人其有意乎?并示以焦山宝华诸志曰:此范本也,曷仿为之。达修虽心以为然,而若有未遑也。逾年丹徒叶荭渔先生,以文学家来宰吾滁,亦以是为勖,并撮举其纲要,指示其途径,达修遂于鸠工庇材之暇,扪碑剔藓,搜罗胜迹,复遍查《五灯会元》、《高僧传》等书,凡累朝释子之有踪迹于琅琊者,靡不掇舍采集,积久成帙,属余为之编定。余思《琅琊山志》仅志一山一寺之沿革兴废耳。而既名曰志,则有关掌故近于史矣,以余谫陋,曷克任此。唯此事发起于余,又念达修以一方外,乃能谋建筑,任搜求,而滁人独不能诠次成书,亦殊觉愧汗矣。因摭拾其原本,厘定其体例,复考证其谬误,增益其漏略,编为山志八卷,乞荭渔先生斧而削之。俾免贻讥于大雅,则幸甚矣。是为序。滁州中如章心培谨撰

达修序

(达修的简介,请见第四章(宗教章)第三节(名僧)。)

琅琊山为东晋元帝驻跸之所,六朝以来淮东胜境于此称最。唐大历中,刺史李幼卿与僧法琛开山凿石,始建开化禅寺(唐代叫宝应寺。),第年湮代远,苍狗白云,荒废殆尽。至清道光时(应为嘉庆年间。),住僧皓清从事兴筑,云集僧众,开坛传戒,规复旧观。迨咸同间,惨遭兵燹,以致灿烂庄严之梵宇重复化为丘墟,所存者仅一无梁空殿。沧桑变幻,其可慨为何如也。

达修于逊清光绪三十年主席是山,触景伤怀,匪言可喻。于是跋涉关山,奔走万里,托钵呼号,决图恢复。幸蒙前各当道及诸大善士,慨解仁囊,共襄盛举,故大雄宝殿、藏经楼、明月观、地藏殿、僧寮客舍等,均得次第落成。此虽山寺兴废有数,要皆我佛呵护之灵也。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