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专栏 > 滁州 >

抗战时期日寇侵凌天长铜城的罪行

时间:2011-11-16 11:33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齐天 点击:

编者按:68年前,中华大地遍燃战火,日寇铁蹄肆意蹂躏;68年的祭日,我们再次沉默一分钟,并以此专栏来纪念我地在抗日战争中遭遇的灾难。谨以祭奠那些在战争中逝去的无辜生灵,唤起每一位炎黄子孙的忧患意识和自强精神,再用一种负责的态度建设祖国的未来! 

抗战初期,天长县城沦陷,国民党天长县政府迁至铜城。红军劫难,瞬息临头。铜城及其附近乡镇的广大人民,为求自保,踊跃献粮输物,捐款出力,支持天长县政权,维持地方治安,统筹抗日大业。许多热血青年,更是挺身而出,参加抗日后备队,同仇敌忾,誓保家园。1940年春,新四军东进抗日,在津浦路东,高宝湖西一宁广阔的江淮大地上建立了淮南抗日民主根据地,领导广大人民,积极进行抗日。当时将铜城改镇为市,使铜城成为整个淮南抗日根据地的工商贸易枢纽和县市一级的政治文化中心。对此,日寇对铜城视为眼中钉,千万百计的进行破坏,如派遣汉奸、敌探,潜来搅乱治安,实行物资禁运,严格经济封锁,企图使我根据地人民窒息而亡,疯狂扫荡和轰炸,肆意杀我同胞,毁我家园,等等。观其罪行,罄竹难书,今日回首,犹觉阵痛。值兹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之际,仅将当年日寇侵凌铜城的几个主要方面,略陈梗概,以晓今人,冀能毋忘旧难,居安思危,发奋图强,同心建国,以求永绝史患。 

一、狂轰滥炸。 

第一次,1939年8月28日农历7月14日上午11时许,日机三架,由正南方高空飞临铜城上空,突兀一声巨响,如天崩地裂,振耳欲聋,人们莫知所措。瞬息之间,硝烟弥漫,日光为之遮蔽,日寇在我铜城已犯下了滔天罪行。经查点,投弹十四枚,其中硫磺弹两枚,弹坑深丈余,坑口直径十余米。炸死二十多人,至今众人皆知者,西河边查榴先(号震兴)一门老少七人死于非命,其中有我的外婆乔氏、舅妈秦氏、表妹查灿莲、有原天长中学校长查灿云的父亲查必福、姐姐查灿?、有现铜城小学校长查灿贵的大母(亦姨妈)汪氏、还有原天长中学教师汪榆的姐姐汪秀等均被当场炸死。山海镇邮政代办所职员人称张先生的外籍人一家四口皆罹难,状极惨烈,铜西体育场北边六、七十岁的杨奶奶被炸死,余如永安街(今建设街东段)的陶大先生在屋外墙根解手,家住魁星塘北的挑水夫冯二在姚家码头挑水,西街外(今建设街西段)粮商朱劲夫家十二、三岁的二姑娘上街打酱油,均遭炸弹飞片切中要害而亡,还有些上街购物的死亡乡民姓名已失记忆。重伤致残,轻伤遭劫者亦有二十多人。炸毁连同硫磺弹起火焚烧的房舍共二百余间,五十余家庐舍为墟,被毁家具难以计数,尤以西巷口(今建设街东段)街前街后最为惨重。 

此次轰炸,古迹普济桥桥面上炸断了两根长条石,桥头石栏上的石狮子炸坏了两个,桥下停船炸坏了两只。 

第二次,1941年6月22日农历5月28日下午1时许,日机五架,由南偏东飞抵铜城,甫临上空,即行盘旋轰炸,并伴以机枪扫射,空袭近半小时,连续投弹不下百枚,使铜城居民身家性命的损失,较之第一次轰炸更为惨重。共死去五十多人,伤者更众。当天系逢集,外地和农村赶市者就死去三十多人。市中心山海镇尸横遍地,血肉模糊,凄楚呻吟,气息奄奄,其情其景,令人目不忍睹,耳不忍闻。炸后,东街后财神庙停尸三十余具,供人认领。第二次轰炸,铜城镇上人在新四军指导下,因有了躲避经验,死伤甚少,死伤者大多为赶集的外地人和农村人。此次被毁房屋亦三百余间。 

二、疯狂扫荡。 

第一次,1940年8月农历7月,天长日寇增兵,准备对我抗日根据地进行大规模扫荡。铜城民众,积极响应政府号召,全面实行空室清野,借以困死日寇。 

9月9日农历8月初8日晨,日寇蜂涌出城,因天铜公路被彻底破坏,桥梁全部拆除,遂改道西向石梁,折向张公铺,绕经大通,沿涧北大道奔袭铜城。午后三时许,进达镇西三里桥,搭浮桥过河,奔向铜城。过桥时开枪将从西十里庙韩庄抓来为其背被包拿东西的夏侯炀老人(聋子)打死。 

进入铜城后,见到的是一座空镇,既无人供其役使,又没法搞吃喝。懊恼之余,对民家未及搬走和埋葳的重头物件,任意践踏,甚至将便溺解在锅灶内,米缸里,以泄兽忿。日寇奔走一天,倍感困乏,入暮后,草草就地而卧,尚未合眼,想不到由天长县县长陈舜仪率领的一支游击大队,从李家楼(今安乐镇)流动到铜城近郊,开枪射击,一片喊杀声不绝于耳。日寇于惊恐中爬起,荷枪实弹,登上土圩城,机枪、步枪、迫击炮,像潮水般戽了出去。稍一停顿,射击声、喊杀声又起,如是往复不断,搅得日寇彻底不得安宁。第二天一早,日寇垂头丧气,北去奔袭黎城(今江苏金湖县县城)。 

9月12日农历8月11日上午,日寇由黎城折回铜城。入暮,陈县长的游击战士又复前来搅扰,日寇遑遑不安,忿懑之余,当晚纵火焚烧了铜城最大的寺庙群都天庙,东、西狱庙和观音庵,铜城最大的一座佛教艺术宝库飞鸾楼同时化为灰烬,一株三人合抱不拢的千年古银杏亦被烧焦。13日晨,日寇更兽性大发,四处喷洒汽油,纵火焚烧。殿宇轩敞、环境清幽的古庙二帝宫(关公和岳飞庙)全部被焚毁,北起山海镇,南达普济桥,一条二百多米长的主街道,六、七十户人家,二百多间房舍,全部化为灰烬。火起后日寇离去,仍不敢直返天长(恐遭我新四军主力伏击),改循西南小道,经便益集,蔡家河缩回天长老巢。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