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专栏 > 滁州 >

“大泽”在何处 定远古阴陵

时间:2012-08-27 08:21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陈厚章 点击:
2005.11冯其庸在少十步考察

2005.11冯其庸在少十步考察
 

司马迁《史记•项羽本纪》载:“项王至阴陵,迷失道,问一田父。田父绐曰:“左”。左,乃陷大泽中。”文后注释为:1、阴陵:秦所置县,故治在今安徽省定远县西北;2、田父:耕田的人;3、左:向左行走;4、陷大泽:骑士误入低洼之地。

文中的“阴陵”即现在的定远县靠山古城村,文中的“田父”,查阴陵《陈氏宗谱》可确定是阴陵陈姓始祖陈铎。以上二点是毫无疑义的。本文只想就文中“大泽”一事阐述自己的看法,以澄清历来的众说纷云。以便让感兴趣的同仁实地考查,消除误解,统一认识。

一、“大泽”的确切含义

1、查《古汉语常用字字典》“泽”的注释为:聚水的洼地。

2、查《史记选》王伯祥选注:“大泽”,低洼之地。

由以上二注释,可知“大泽”应为大面积的低洼之地。

二、历来有关“大泽”的解释

1、《史记选》王伯祥选注(人民文学出版社一九八六年北京),第六十二页,第576条注:今安徽省全椒县东南三十里有地名迷沟(去阴陵五里)相传就是项王陷入的大泽。

2、《定远春秋》第五辑《定远古寺庙巡礼(二)》第三页,第五页:大泽:今定远年家岗窖河一带。

3、《皖东历史》第183页:大泽:今炉桥一带。

综上所述,对“大泽”的解释,目前已知有三种说法,即:1、迷沟说;2、窖河说;3、炉桥说。

我认为,以上对“大泽”的三种说法,都不确切。原因是缺少实地考查所至,下面不防对上述三处进行逐一分析。

1、迷沟说:按王伯祥的注释为:在全椒东南三十里。查《定远县志》第一章建置区划,第二节境域区划,清康熙五年测得:定城东至滁州一六十里,东南至全椒一百八十里。清时所侧的距离与现在实测的距离相差无几。迷沟在全椒东南三十里,阴陵在定城西北七十多华里。自阴陵到定城为七十多华里,定城到全椒为一百八十里,全椒到迷沟三十里,合计为二百八十里,这么远的路程,骑马跑至少也得大半天多的时间。这就与《史记》所说:“左,乃陷大泽”显然不符。

查《古汉语常用字字典》和《现代汉语词典》对“乃”的解释为:副词,1、只、仅仅;2、是就;3、于是,句中“乃陷大泽”的“乃”与下句“乃复引兵而东的”“乃”为同一意思,即:于是。表示在较短时间内完成的行为动作,才能使用副词“乃”来修饰,否则就词不达意。上面句中“乃”意思相同,都是用来修饰短时间内完成的行为动作。骑马从定远县阴陵跑到全椒的迷沟,这么远的路程不是在较短时间内完成的,因此,用“乃”修饰是不妥的。

其次:王伯祥注释:“有地名迷沟,相传就是项王陷入的大泽”。这里的“沟”,更不能等同“大泽”、“沟”和“大泽”不是一个概念,因此,“迷沟说”不能让人口服信服。

2、炉桥说。炉桥距今已有一千八百多年历史,古代叫“冶溪”。此小溪在今炉桥的西边,当年曹操在河畔建炉冶炼铸造兵器的地方,尔后才称“炉桥”或“北炉桥”。在古代,只是一条小溪,从残存的“桥上桥”也可以得到印证。此溪来水源头为定远县西乡,炉桥区沿山一带,“溪”泛指小河沟,与“大泽”也不是一个概念。

3、窖河说。窖河古代称“冶水”“洛涧”现代又称洛河。因河东边有上窖河镇,故当地人又称窖河,因河西边有洛河镇,故又称“洛河”。“窖河”、“洛河”同指一条河。“涧”义为夹在两山间的水沟,现在山里人们仍称山里的小河沟为“山涧沟”。

窖河水源来自严涧河、青洛河和沛河,然后向北入淮河。查《辞海》《东晋淝水之战》条目,即谢安,谢玄迎战符坚的战役,其战场“洛涧”,即洛河,在今安徽淮南东。它上游一直伸到现在的青洛乡。过去,当地人们都称青洛为“青洛涧”,“洛涧”在古代也不是“大泽”,与“大泽”不关联。


顶一下
(6)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