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徽派文化 > 安徽文化 >

“神笔小良”和他的“葫芦王国”

时间:2015-03-20 11:01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王晓峰 点击:

安徽民间工艺美术师郑小良用烙笔在葫芦上“画”出大千世界

一根细黑的铁棒,几根缠绕的电线,如果有人说要用它们来画画,您肯定惊讶,而郑小良就是用手中的烙笔在葫芦上画出了大千世界。

裕丰花市有个“葫芦王国”

一走进郑小良在裕丰花市的工作室,如同走进了一个“葫芦王国”,一只只大小各异的葫芦上,烙绘着《水浒108将》、《八仙过海》、《五百罗汉》……一个个鲜活人物在葫芦上拥有了生命力,让人爱不释手。

郑小良说,找到满意的葫芦,经过刮皮、去水、晾晒、抛光等流程,变身为滑溜光洁的“纸张”,接下来,根据每个葫芦的形状、大小,决定绘制的主题和图案。经过烙画,一个个活灵活现的人物便被附着在了葫芦之上。

郑小良的工作桌上摆满了各种形状的烙画工具——特制的烙笔,最细的笔头如针头一般。“有一些铁笔是我自制的,电热丝缠绕在铁钉上,接上变压器控制温度,用了很多年已经十分顺手了。”郑小良说,因为葫芦是曲面的,跟宣纸不同,在葫芦上烙画,所有线条都要由直变曲,难度要大很多。在创作前构思要成熟,先勾勒出画像的大致轮廓,再从细处着手描绘,烙时还要又准又稳,力求眼心手配合默契,一气呵成,稍有不慎就可能功亏一篑。“一个笔画的偏差就有可能要全部作废,所以葫芦烙画,讲究的不仅是绘画功底,最重要的是耐心。”

为了突出颜色的深浅变化,下笔要轻重有别,颜色深的地方铁笔要用高温,颜色浅的地方铁笔要用低温,时间还要掌握得恰到好处,这样,不用颜料即可呈现出画的深浅层次,韵味意境。

一个葫芦烙下近五百人物

“葫芦自古以来是民间祈求福禄的吉祥物,现在越来越多人开始种植葫芦了。”郑小良向记者展示了各种造型奇特的葫芦,扁的、圆的、长条形的都有,还有两个葫芦缠绕在一起的,都是天然形成的,令人大开眼界。

郑小良创作葫芦烙画时,常常都是“相其质制之”,他拿起一件作品介绍说:“这个葫芦形状比较怪异,下面有八个凸起处,如南瓜一般,我就保持了它的原型,在这八个凸起处绘制了八仙,形成了一副吉祥如意的作品。”郑小良的葫芦烙画取材广泛,构思精巧,内容多以中国传统故事为题材,除了各色人物外,红楼梦、水浒传等古典名著也都在他的烙笔下一一复活。

烙制一个葫芦要多长时间呢?郑小良说,根据葫芦大小、主题内容,雕刻一个葫芦的时间是不等的,快则五六分钟,慢则一年半载。“越小的葫芦,烙画起来越费劲,当然题材越大,难度也越高。”他最满意,也是最用心的一幅作品《五百罗汉》,便耗时近一年时间。一个葫芦上烙下近五百个人物,而且形象生动、栩栩如生,不仅展现了他扎实的绘画功底,也体现出烙画艺术以火为墨的韵味。

如今,他的葫芦烙画深受人们的喜爱,多次受到国内艺术界前辈的肯定,还曾经应邀前往俄罗斯、中国澳门等地展出表演。日前,他还特地制作了美丽合肥的烙画,被作为城市纪念品赠与外宾。

希望烙画手艺能传承下去

“创作葫芦烙画,给我带来了无尽的乐趣和精神享受,也让我很有成就感。”看着自己创作的一件件作品,郑小良十分欣慰。

自从2004年来到裕丰花市后,郑小良便与爱人一同,共同经营着这间工作室。郑小良的爱人也擅长烙画艺术,有了妻子的支持,郑小良坚持着自己的理想,在艺术追求上继续前行。

事实上,郑小良像许多民间艺术家一样,也是半路出家。1982年,在合肥工艺美术厂担任设计师的郑小良,对烙画车间情有独钟,看到工人师傅巧手烙画,十分感兴趣。本身就有绘画功底的他,很快便学会了烙画技术。三十年光阴如箭,郑小良已成为安徽工艺美术师,而他对于葫芦烙画的热爱,依然执着。

“我希望更多的人喜欢这门艺术,把这门手艺传承下去。”郑小良说,“要学习葫芦烙画,不仅要有一定的绘画、书法基础,最重要的是要有耐心,每天上千次地重复最基本的烙画动作,这个过程是极其枯燥乏味的,这是一门易学但却难精的民间技艺。”如今,郑小良在合肥市文化馆的协助下,已经开了多期非遗培训班,很多年轻人和孩子对这门艺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相信葫芦烙画一定能传承下去。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