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徽派文化 > 安徽文化 >

梦回东周·走近战国楚故都——寿春行游(3)

时间:2015-08-12 11:22来源:皖西民俗网 作者:秩名 点击:

寿县东城门外——淝水之战古战场

公元383年8月,前秦苻坚亲率步兵60万、骑兵27万、羽林郎(禁卫军)3万,共90万大军从长安南下;同时,苻坚又命梓潼太守裴元略率水师7万从巴蜀顺流东下,向建康进军。近百万行军队伍“前后千里,旗鼓相望;东西万里,水陆齐进。”苻坚骄狂地宣称:“以吾之众旅,投鞭于江,足断其流。”这就是著名典故“投鞭断流”的来历。

面对前秦的强大攻势,东晋内部矛盾暂时缓和,一致对敌。宰相谢安沉着指挥,令谢石、谢玄等率8万北府兵开赴淮水一线抗击。

11月,谢玄遣部将刘牢之率精兵5000夜渡洛涧(今安徽洛河),大破秦军前哨5万人,斩梁成等秦将10名,歼敌1.5万。晋以劣势兵力首战告捷,士气大振,于是水陆兼程,直逼淝水东岸。

苻坚站在寿阳(东晋时寿县称“寿阳”)城楼上,一眼望去,只见对岸晋军布阵整齐,将士精锐。连八公山上的草木,他也感到类似人形,误认为是晋兵,颇为惊慌,对苻融说:“此亦劲敌,何谓弱也?”这就是著名的典故“草木皆兵”的来历。

谢玄针对秦军上下离心、各族士兵厌战的情况,及苻坚恃众轻敌又急于决战的心理,遣使要求秦军略向后撤,以便晋军渡河决战。秦军诸将都表示反对,但苻坚认为可以将计就计,让军队稍向后退,半渡击之,就可以取得胜利,于是就答应了谢玄的要求,指挥秦军后撤。但秦兵士气低落,结果一后撤就失去控制,阵势大乱。谢玄率领8千多骑兵,趁势抢渡淝水,向秦军猛攻。晋降将朱序则在秦军阵后大叫:“秦兵败矣!秦兵败矣!”秦兵信以为真,于是转身竞相奔逃。苻坚之弟、秦前锋部队主将苻融眼见大势不妙,急忙骑马前去阻止,以图稳住阵脚,不料战马被乱兵冲倒,被晋军追兵杀死。失去主将的秦兵越发混乱,彻底崩溃。前锋的溃败,引起后续部队的惊恐,也随之溃逃,形成连锁反应,结果全军溃逃,向北败退。秦军溃兵沿途不敢停留,听到风声鹤唳,都以为是晋军追来(这就是著名典故“风声鹤唳”的来历)。晋军乘胜追击,一直到达寿阳附近的青冈。秦兵人马相踏而死的,“蔽野塞川”,十失六七,苻坚本人也中箭负伤,90多万大军被歼、逃散70多万,逃回至洛阳时仅剩10余万。

寿县古城基坚墙固,气势雄伟,迄今保存完好。今城墙为南宋宁宗十二年(1206年)建康都统许俊重筑,墙砖面亦常见“建康许都统造”字样。城之平面略呈方形,城墙周长7141米,高8.3米,底宽18-22米,顶宽4-10米,墙体以土夯筑,外侧贴砖,外壁下部有2米高条石砌基,通体向内欹斜,层层收分。

城外东南为濠,宽约60米,北环淝水,西接寿西湖,外壁墙脚筑有宽约8米的护城石堤。城有四门,东为宾阳,南曰通淝,西称定湖,北名靖淮。四门皆有护门瓮城,其中西门的外门朝北,北门的外门朝西,东门内外两门平行错置,具有军事防御和防汛抗洪双重功能。

与城墙有密切关联的“舐犊情深”、“刘仁赡死节守城”、“当面锣对面鼓”、“门里人”、“人心不足蛇吞象”等美好传说,伴随各城流传至今。1958年,寿县人民政府公布其为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现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资料:电视连续剧《我的兄弟叫顺溜》在寿县拍摄外景(转贴)

最近,电视连续剧《我的兄弟叫顺溜》掀起了一股收视狂潮,一举成为继《亮剑》后又一个收视高峰。由于剧中男一号顺溜所在的部队被称为“江淮军分区”,所以我省观众纷纷产生疑问,“这戏与咱安徽有渊源吗?”

答案是肯定的!这部片中“淮阴城”的外景地就在我省的寿县。记者近日前往寿县,听寿县人侃一侃《我的兄弟叫顺溜》拍摄的幕后故事。

揭秘——寿县变成“淮阴城”

鬼子老巢在淮阴城,刘强救陈大雷打的是淮阴城,55师受降进的是淮阴城,“吴大疤瘌”去的最多的地方还是淮阴!

看过该剧的观众都知道,除了新四军总部所在地,剧中出现最多的场景就数淮阴县城了。淮阴城成了贯穿全剧始终的主线。那么该剧中淮阴城的拍摄真是在江苏淮阴完成的吗?

寿县宣传部副部长邵军介绍,由于江苏淮安市淮阴区如今并没有剧中需要的古城墙,所以剧组在选景时一直很犯难。他们走遍了江苏、浙江,发现真正符合拍摄需要的地方寥寥无几。

正在剧组为外景地选择彷徨时,副导演冷铁兵的建议让大家眼前一亮,“我们去安徽寿县看看!”2008年11月,在对寿县古城进行简短考察后,剧组决策成员立即拍板,“就在这里拍了!”

在寿县城北的宾阳门前,有一块上世纪90年代初立起的石碑。因为剧组拍摄的镜头中包含了日军卡车进城的戏,所以立在北门口的石碑必须拆除。此事引起了该县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拆还是不拆,我们说了不算!”为了切实保护好这座国宝级古城,寿县有关部门征询了文物专家的建议,在不破坏古城门的情况下移除了石碑,完成了剧组的要求。

为了把寿县变成淮阴,剧组导演找来一块大小刚好能盖住寿县古城城头匾额的纸板。在东城楼管理处工作的盛绍平老人自告奋勇,在纸板上工整地写下了淮阴二字。

值得一提的是,老人的书法水平得到了导演的认可,观众们如今在屏幕上见到的一系列标语,都是盛绍平的“大作”。

花絮——群众演员“都很赞”

由于在寿县拍摄的镜头多是军队进出的大场面,所以这次拍摄动用了大量群众演员。群众演员的选拔要求十分严格,扮演成年男子要求35岁以上,最好是短发;成年女子要求20岁以上,不能染头发;小孩七岁以上,必须剪“剧组的发型”。

有被“特殊造型”吓走的。负责组织群众演员的该县庐剧团团长薛忠萍女士有个上大学的儿子,为了在剧中客串个小角色,已经上大四的儿子求妈妈为他“走走后门”。最终剧组被薛女士的儿子热情打动,通知他第二天下午来剧组试戏。谁知刚一进门,剧组的化妆师就要为他剃一个锅盖头,这着实把注重外形的男孩子吓得不轻,匆匆地“逃离”了剧组。

剧中的那些大兵,都是由武警淮南支队的战士扮演的。他们很辛苦,常常是演完鬼子演国军,昨天还是新四军,今天又成了“吴大疤瘌”的人。寿县人扮演的临时演员中,有不足七岁的儿童,也有年过古稀的老人,他们虽然没有专业的演技,但敬业精神丝毫不差!

12月的寿县寒风凛冽,剧组为了拍摄鬼子站岗的夜戏,时间常常延续到凌晨两三点。虽然剧组为大家准备了棉大衣,但低至零下的气温还是让人发抖。可为了拍好戏,再冷也没人离开。

看完《顺溜》的观众一定记得这个镜头,第24集中一个耄耋老者在城门外看告示,主人公顺溜还让他念告示给自己听。许多观众对这一段戏中老人的口音产生了疑问,江苏人说话怎么有安徽味?不错,扮演这位老伯的正是咱寿县人汪常富!在剧中,汪老的戏并不长,但是台词特别多。为了熟悉导演交给的台词,年过七旬的汪老常常拿着剧本背到深夜,这才有了后来老人一口气读完告示的好戏!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