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徽派文化 > 安徽文化 >

黄山非遗传承人:一家三代与墨结缘

时间:2015-08-25 16:29来源:市场星报 作者:陈明 点击:

日前,市场星报、安徽财经网记者来到歙县项德胜家的制墨厂,刚进入厂区,阵阵墨香就扑鼻而来。这是一个传奇家庭,一家三代都和墨结缘,父亲是胡开文墨厂老职工,项德胜16岁就入厂当学徒,他不仅传承了父亲技艺,还开辟了现代仿古墨、工艺墨的艺术天地。受项德胜影响,其子项颂也是子承父业,现已是市级最年轻的非遗传承人之一。

 

项德胜和他的作品
项德胜和他的作品

入厂当学徒,每天抡大锤

今年52岁的项德胜,名气很大,他不仅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联合授予“民间工艺美术家”称号,还是安徽省工艺美术大师、安徽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谈起与徽墨结缘,还得从他父亲项观树说起。

上世纪40年代,项观树到胡开文墨厂里当学徒,开始学习制墨,并在出师后留厂工作,直至1979年退休。当时16岁的项德胜顶职,到徽墨厂报到上班。

老项说:“那个时候有一份工作多难啊!所以我小小年纪就能进厂,很开心,没想过以后的生活,更没想到会和徽墨打一辈子交道。”

虽然父亲的老本行就是制墨,但是项德胜却只在儿时看过父亲在车间忙碌,里面的门道他懵懵懂懂。

一开始他被分到锤墨车间,锤墨是制墨中最基础,也是最没有技术含量的一道工序。父亲把他委托给老同事汪德基练基本功,在汪老的严格要求之下,项德胜每天抡着七、八斤重的锤子对着墨饼敲来砸去,手都起泡了,第二天就开始红肿,连东西都抓不起来,十个手指缝里都沾满了黑墨屑。

“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忙完再怎么打肥皂,手都是黑的!”刚学了一个多月,项德胜就已经受不了锤墨的枯燥和单调,在父亲的鼓励下,他又咬牙继续坚持,并有了换工种的信念,想到制墨车间学徒。

偷师学艺,被厂长当“天才”

可制墨车间的老师傅性格古怪,不愿收徒,不肯向他人传授看家本领。项德胜没辙,只好采取“迂回战术”。他每天天不亮就到厂里锤墨,到中午就已经忙好了当天的本职任务,剩下的时间就到制墨车间转悠,跟同事聊天,看他们做活,把一点一滴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回去再依葫芦画瓢。 一天,制墨的一位年轻同事送给了项德胜一副开路刀,他自己又打了几把刀。

因为有扎实的美术基础,又一心想进制墨车间,项德胜没事就琢磨如何雕墨,没过多久,他就设计出了一款“金鸡独立”。

一天,厂里的出纳,也是项观树的老熟人,无意中在项德胜的宿舍里发现了他的这些宝贝。出纳大喜,拿起他做的一锭墨,拉着项德胜找到厂领导。“这样的天才,居然还在锤墨,简直是岂有此理!”厂长当场拍板,把项德胜调到制墨车间:“小项这样的人才,十个都不算多!”

自学成才,成制墨高手

项德胜调入墨模车间的事情轰动全厂,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岗位,居然被他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伙子得到了。而那位老师傅对此不为所动,仍不愿收项德胜为徒。

进入墨模车间后,项德胜凭着良好的美术基础,对墨模制作进行创新。而在老师傅眼里,项德胜设计的这些新品种属于另类,在评级别时,经常被打成“二级”或“三级”。

对此,年轻气盛的项德胜虽然有想法,但并没有失去冷静,而是把老师傅的“刁难”化为前进动力。他认为,从另一个侧面说明自己的技术确有欠缺,否则不会被看出来瑕疵。唯有精雕细琢,勤学苦练,精进技艺,才能让别人无可挑剔。

于是,项德胜每天第一个来到厂里,最后一个回去。业余时间不看电影、不逛街,一心一意钻研墨模,达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他还虚心和同事们展开业务讨论,常常把自己的作品拿出来请大家提意见。制作过程中,他会尝试按照同事们的意见雕墨,遇到问题再去请教。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