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徽派文化 >

荒草丛生的卞律和尚墓

时间:2015-08-28 10:53来源:亳州晚报 作者:雅不知 点击:

将来总会有人问我的女儿,你是哪儿人呢?世界那么大,哪儿都可以是家,但只有一个地方是老家。老家,当爱它时,会有一种力量——即使身在天涯。

小燕子,东南飞。和很多孩子一样,女儿去合肥读了初中。初中、高中、大学……在可以预见的将来,她将越飞越远,越飞越高……而我,只有在心里默默嘉许着她的未来,却大可不必巴望她能飞回来。

小时懵懂,她会慢慢地淡忘了这个生长她的城市吗?我不想,因此,我要写点东西送给她——有关于亳州这座老城。我的老城,也该是她的小城,我要把这座小城送给她。

也许多年以后回头再看,我和她共有的东西,大半就是这座亦新亦旧,让人爱恨交织的小城了。

荒草丛生的卞律和尚墓

在城西关老宅,我从小住在那儿,你从六岁到十岁也住在那儿。爸爸住时,住在东院,东院临着那条南北沟,开后门就是沟,沟沿是两棵樗树,有一根韧性十足枝条抵在二楼的窗子上。

夏天,我得使劲才能推开窗子,从窗子探出手去,就能捋这棵树的果实——不知学名叫什么,当地的名字叫“樗不揪”,“樗不揪”长到细细长长圆滚滚墨绿色时为最好,洗净和面做蒸菜,淋上麻油蒜泥,吃起来极为美味。

推开后门沿沟沿走,不到五十米,隔一两户人家的光景,便是一个大土丘。土丘靠沟沿一方,有块八二年县政府立的水泥牌子,上书“卞律和尚墓”。原来,这是个大坟头,还是一处文物古迹。这个大坟,高约一丈,圆圆的三丈宽,顶上有柏树。

大坟前后都是荒地,不植五谷,丛生着各种杂草。有星星草,据说可以占卜第二天的阴晴;马泡分香臭,臭的踩烂,香的大的,摘了在手里反复抟软,清香扑鼻而来;猫眼儿草贴在地上,好看,惹人去摘,却是有毒的;又常把狗尾巴草插在后领,仿佛京剧里吕布、周瑜潇洒的锦鸡翎……

爸爸小时候常在这儿玩耍,后来,就听你爷爷讲了卞律和尚的故事。

卞律和尚凭一枝杏花,救了满城人

卞律和尚是唐末本地人,行游天下时曾经救过一个身患重病的落第秀才,这个秀才就是黄巢。旧时候称黄巢为大反贼,新中国成立之后,称之为义军领袖。黄巢颇有文才,落第后,曾作菊花诗传世。“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陈透长安,黄城尽带黄金甲。”因得意这诗,黄巢后来便自称为冲天大将军,常领十万、几十万大军在中原、江南之地呼啸来去,毁州焚县,无不残破,但所经过,就如同过蝗虫一般,青青不存。据民间传说,黄巢杀人八百万,大军日食三千死尸。这个人,是很残忍的。

在唐代,亳州是天下十大望州之一,物阜民丰。黄巢大军自西来,远远望去,亳州城如同野狗眼里的一块肥肉。扎营在西郊,早磨刀已毕了;大军眼中,满城的性命财货都是囊中之物了。卞律和尚刚好云游天下回到家乡,不忍百姓惶恐,于是以故友身份求见黄巢,并非挟恩投靠,而是试图劝说黄巢少造杀孽。

黄巢见了老友很欢喜,礼敬他,却不听他的言辞。说,我杀人,是秉天意而行,所杀者皆为应劫之人,怎能因你的几句话而改变呢。黄巢反而劝卞律和尚还俗,随其左右,共享无边富贵。

卞律和尚不愿与其合流,又惧黄巢发怒,便托言说尚有事务料理,还得回村一次。黄巢说,人各有志,我也不勉强。你若有意,明日在村中等我可也。只是我这大军一动,雷霆之下皆不免为齑粉,老兄你的所在正当兵锋,刀枪无眼,若有损伤,岂不坏了你我情谊。也罢,如今三月阳春,杏花正艳,你回去时将杏花折上一枝挂于门前,我即传令下去,遇着杏花者不入,保你平安便是了。只是不可告于他人。

卞律和尚回村,慌忙把杏花之事遍告村民,又骑着毛驴连夜驰告了周围的几个村子。天色将亮时才赶回村口。卞律和尚勒驴立在村口,踌躇良久,难以进村。心想,我这一夜光顾着救人,不想已违背了冲天大将军的意思,只怕难以相见了。扭头一看,村口有一株千年老槐,老槐中段有一树洞,和尚于是匿身于树洞之中。

天破晓,兵气凌霄,大将军一喝万应,地动山摇。黑压压的大军推进,也有章法,是骑兵先行,步兵殿后,中军拥大将军驻马,驻马的村子正是卞律和尚所在的村子。中军帐里,黄巢不断听得各部回报,心想卞律怎么还不来见我呢?各部回报皆说,大军所过,家家户户的门前都挂着杏枝。军令难违,一刀未开。黄巢心下明白了,忽然哈哈地笑了起来。

黄巢策马而行,出了村口,遥望亳州坚城,心里想着今天的事儿。卞律老友,你是出家之人,有慈悲之念理所应当,因着你的面子,我放过这几村性命又有何不可,只是有两件事不妥,一日之内,大军刀不启封,绝无是理;二者,你我知交多年,你不该躲着我啊!

黄巢一声长叹,掉转马头,眼见夕阳西下,一株老槐立在村口,苍枝虬干,甚为繁茂,心中一动,树生千年必有灵,一灵抵万命,也罢,就拿你这棵老树来祭我的宝刀吧。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