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专题 > 安徽方言 >

合肥土话文章:搞出一毫味道来了

时间:2011-02-25 20:20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王光汉 点击:

天下没有哪样学问,无论是什东子,钻进去,都会感到里头天地大,哪怕是小得像“芥舟”那样,进了里头都会发现自己渺小。合肥话又何尝不是如此,它所需要的知识同样浩瀚无际

我是大合肥乡下人,从念书到工作,大多都在合肥在。门口有几个到外头混了几年的人,回家后讲话带毫外地音,门口人都謑聒(音“死刮”)(1)他们烧包(2),韶道(3),我亦好包弹(4)他们讲的话洋不洋广不广(5),叫人一听肉都振,起鸡皮疙瘩(6)。所以大学《现代汉语》考试曩(7)我甘愿得个大四分,搞死都不愿撇(8)普通话。

乡音未改,搞不出洋腔拐调,和泥腿子亲朋聒(9)起来有劲得味,可跟外地人交流就砸蛋(10)了。

上世纪80年代,我应上海大学之邀,搞了个词典学讲座。看下面两百多学生周吴郑王(11)坐在孬(12),眼盯着看我,我讲得周身都是劲。两个钟头下来,我还当学生反映肯定不错,屁急急(13)问他们有讧(14)感受?没想到一个说她只听懂一句,一个竟讲他一句也没听懂。

上世纪90年代初,参加一个国际性的辞书学术会议,大会安排我做学术报告,题目是《词义是自在的》。我大概才讲六七分钟,主持人就上来拉我下台,喊我“下课”,原因是翻译听不懂我的话,没法翻译,老外不知我在讲讧东(15)。

我连做梦都没想到过这捣他姐姐(16)合肥话还有量(17)难懂。虽然我晓得(音“邓”)合肥有些话要把它写出来不容易,可有毫这个志大才疏的我,总觉花费精力去研究它实在有毫不犯于着(18):不要说这研究走不出国门,就是想走出合肥都难。当时我在编《汉语大词典》,还想编个《典故大词典》,有些亲戚朋友经常问我一些合肥话的由来、写法等,我曩都只是把它当业余来搞着玩玩。

可搞着搞着,慢慢就搞出来一毫味道来了,这味道引诱着我,最终把我支上了搞合肥方言的路。

1998年,我在写了十多万字的稿子之后,找到合肥晚报,想刊发一点以征询乡人意见。我与报社的同志说,学问是不讲面子的,我希望能看到毫批评的文章。假如人家批评得有道理,我会专程去人家拜望,表示我的真心感谢。不意就这一次谈话,报社竟答应为我单辟了一个《乡音小考》专栏。

更让我想不到的是,专栏开辟后,我的国内外语言学界同仁、很多合肥及在合肥工作的同志对这个栏目给了极大的关注,说这个栏目得味(19)。有好几百人给我来信,其厚爱,其鼓励,让我惴惴难安。

1999年7月3日《合肥晚报》发表有轩嘉炳先生的《我爱看“乡音小考”》一文,文中说:读“乡音小考”,“使人懂得什么是‘举轻若重’,也加深了对‘只有小角色,没有小演员’这句话的理解。”还说:“作者一定是位饱学之士,一位严谨治学的人,不然,怎能把这些枯燥乏味的考证文章写得如此生动?”

这篇文章是人家剪下来,好多年后我到人家才看到的;要是当时能看到,我恐怕都不敢再在报纸上登我的东西了。就是那次看到,也把我吓(音“鹤”)得不轻。我有几斤几两,我知道。我哪饱哄(20)个学啊!不然,我咋起个“白丁”这名字呢?说明他们大多都还不大了解我。

王国维讲做学问有三重境界,我以为他只讲了两重。对合肥话,开头的“望尽天涯路”,那是我的无知;中间的“消得憔悴”和必然出现的“回头蓦见”,这应该是同一境界,对我而言,先有一毫逼上梁山成分,而后则有毫像“钓鱼”,时时都抱有希望,等待喫钩,感受那提不动的乐趣;最后那一重境界当是河伯看到大海。

天下没有哪样学问,无论是什东子(21),钻进去,都会感到里头天地大,哪怕是小得像“芥舟”那样,进了里头都会发现自己渺小。合肥话又何尝不是如此,它所需要的知识同样浩瀚无际,我越搞真的就越感到自己底气不足。

合肥话不大好搞。讲深的,譬如合肥话语音上的变异,远远超出王力先生所讲的“发音部位相同,发音方法不同”,以及古籍通假所讲的双声、叠韵、阴阳对转等范围,怎么分析这一现象,对古籍本字的考索有没有什么作用,这是我一直在考虑的。类如这样的问题还有很多很多,我此生定然无法穷尽。

讲浅一点的,也有好多难处。就拿今天所能看到的合肥话研究成果讲,在合肥话认定、搜寻、本字、解释等方面都有好多问题的存在,这也足可以看出我的感受是对的:难。

■《庐州方言考释》链接

过劲:①能力大;体力强;质量好。如:“这人可过劲啦,上下都有门路,事情交他办就放心吧!”“石磙他都搬得起来,你说他身体可过劲?”“这双鞋穿了十年还是这样,真过劲。”②也可表示“来劲”、“得劲”。如:“这西瓜又甜,水又多,吃起来真舒服,真过劲。”“咸鸭蒸干子,下酒过劲得很。”

逗猴:开玩笑,寻开心。如“你在这逗什么猴呀,把人喊来了,你却不到。”“别拿我逗猴,我干这个真干不好。”中国古来即有耍猴子的游戏,至少魏晋时即有。猴子受训后,可按人指挥,做出各种表演。“逗猴”实际即拿猴子逗乐,所以有开玩笑、寻开心的意思。



顶一下
(8)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