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专题 > 安徽方言 >

从地方俗语看绩溪人的幽默

时间:2011-09-02 21:47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章基丰 点击:

到过绩溪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感觉:绩溪话听不懂。据专家考证,绩溪话属吴语系,与北方语言相去甚远,一般人确实很难听懂。不仅如此,绩溪人在长期的生活积累中,还形成了一些具有浓郁的地域特色和时代特征的乡谚、民谣,透过这些地方语言,可以看到绩溪人幽默、机智和乐观向上的精神风貌。

大凡国人,说到不可能发生或永远做不到的事情时,总是说“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但绩溪人却不这样说。记得小时候,我要是犯了事或者不好好念书,家里的大人往往会恨恨地说:“你这孩子,将来要是有出息,除非石柱开花,马头出角,太子老爷出胡须!”这一连串的责骂,都句句关联着绩溪特有的人和事。绩溪盛产花岗石,旧时的祠堂和庙宇,往往都用花岗石做石柱,不仅美观,而且不怕雨淋虫蛀,但要它开花,确实是做不到的事情。太子老爷据说是越国公汪华的公子,一直受到绩溪人的崇拜。每到安苗节或其他庆典活动,都要将太子老爷请出来,游行、祭拜。因为是太子,自然永远是一副年轻英俊的相貌,不可能象他乃父一样长出胡子来。

绩溪的俗语大多从生产或生活的实践中产生、传承和发展。“高斫难为柴,低斫难为刀”,绩溪人用这样的一句话来形容一个人陷入左右为难,不好抉择的的境地。“难为”是绩溪的方言,意为损耗、磨损。砍柴时,砍高了,柴就不多;砍低了,弄不好会砍着石头,损坏了柴刀。这样的比喻,真是既明确又生动。“绸不搭布,穷不搭富”,则是旧社会穷人们对世态炎凉的内心感叹。有一句俗语叫做“痴绵羊,不识虎”,意思是因自身经验不足,认识不到事情的严重性,以致造成不好的后果。看似和成语“初生牛犊不怕虎”差不多,但表达的意思却不相同,倒是接近于“嘴上无毛,做事不牢”。有俗话说“丈母看女婿,越看越有趣”。新过门的女婿是丈母娘的最爱,自然格外亲热,但是如此一来,未免就冷淡了旧亲戚,于是有谚云“胀煞新女婿,饿煞老姑夫”。合作化时期,特别是三年困难时,少数基层干部养尊处优,多吃多占,造成干群关系紧张,农民于是发出了愤懑之声:“牛耕田,马吃谷,农民种田,干部享福。”

绩溪俗语不仅透着浓浓的乡土气息,其修辞方式也是多种多样。有用比兴的。如“败竹园出伞柄,败村乡出光棍”、“爬树不爬杪,欺大不欺小”、“火到猪头烂,钱到公事办”等。“买只鸭,变只鹅;讨个新妇(绩溪人对儿媳的称呼)变个婆”,是农村的老太对儿媳的怨恨之词,至于谁是谁非,外人就一时分辩不清了。

有用对仗的。如“上台一炉火,下台一炉灰”,嘲讽的是那些得势时气焰熏天,失意时垂头丧气的小人。“千日黄茅柴,一餐腊八粥”,意喻的是“长期的积累,经不起一次折腾”。不仅形象生动,而且堪称绝对。现如今,又有一句类似的新谚语产生:“救护车一响,一窝猪白养”,深刻地反映了看病贵的社会问题,耐人寻味。还有“儿子放纸鸢,老子挑灰料”,谴责的是那些不知体谅老人艰辛的年轻人,后来,有人又将此谚语作了延伸:“儿子大前门(名牌香烟),老子旱烟筒;儿子吃苹果,老子喝乐果(农药)。”

还有类似歌谣式的。古时的绩溪人这样说:““天下三样低:剃头、剔脚(指澡堂里的修脚师傅)、钓水鸡(绩溪人称青蛙为水鸡)”,是人们对某些职业的卑视和嘲笑,现今已不可取。“天下三样空:偷情、看戏、放扬灯”,则是人们对世情的领悟。扬灯即孔明灯,早时,绩溪人每到下雪天(下雪时放扬灯不会引起火灾),好事的人就会凑在一起糊扬灯。有的扬灯糊得很大,大灯带着一连串小灯,再挂上鞭炮,在半空中燃放。起初大家兴高采烈,但眼看扬灯渐去渐远,直至消失,又不免有一种失落感。有一首民谣,嘲笑的是做鞋马虎的妇人:“初一初二刷笋壳(旧时做鞋要用毛竹笋壳衬底),初三初四穿上脚,初五初六紧乖乖(绩溪方言,紧密、合脚的意思),初七初八掉后展(‘后展’指鞋后跟),初九初十拾拾一甩。”听来让人忍俊不禁。

在旧社会,妇女的地位比男人低下,对妇女在道德规范、仪容修饰方面有更加严格的要求,因而也就产生了许多嘲讽、警戒妇女的民间乡谚。“头鸡窝,脚梗罩,三餐吃得饱,通村都游到”,是对那些仪容不修,整天无所事事,到处游荡的女人的嘲笑。“天晴三日没鞋,落雨三日没柴”,则是讽喻没有算计,又不勤俭的女人。按照古训,女人天雨时要在家做鞋,供天晴时穿着;天晴时要上山打柴,供落雨时做饭。如果算计不到,就会出现“天晴三日没鞋,落雨三日没柴”的尴尬局面。“看着人家颠就颠,看着人家狂就狂,看着人家生儿就上床”,则把一个毫无主见,盲目跟风的妇人描述得淋漓尽致。绩溪田少人多,自古以来,外出经商者占十之七、八,留守在家的妇人,平日过的是清贫寡欲的生活,只盼着每年或每隔几年与男人相会一次。男人回家之日,就是商人妇的笑脸绽放之时,于是有谚曰:“老倌(绩溪方言,指丈夫)出门,赤脚咚咚;老倌来家,搽粉戴花。”

绩溪的地方俗语有的来源于历史上的传说。“十家供一鞑,八月中秋一夜杀”,说的是元朝时蒙古族统治中原,据说每十户汉人必须供养一个蒙古士兵。至元朝后期,各地纷纷造反,时近中秋,绩溪县城的起事者把“十家供一鞑,八月中秋一夜杀”的口号写在月饼的衬纸上,传遍四面八方。中秋之夜,各地行动起来,杀死蒙古士兵,推翻了元朝统治。自此以后,绩溪人做月饼,每个都要衬上一张豆腐干大的衬纸。“赤骨肉(绩溪方言,打赤膊之意)偷咸鱼”,则是对那些纵子为恶,终成大错的父母的警戒之语。传说古时有一男孩,偷了一条咸鱼,回家途中碰上行人,男孩上下赤膊,无处藏掖,就把咸鱼用后背贴在墙上,待行人走过,方才溜回家。其母不仅不教育,反而称赞儿子聪明能干。后来,儿子越偷胆子越大,终成江洋大盗,被官府捕捉砍头。临刑前,儿子推说要与母亲说句悄悄话,等母亲将耳朵凑到儿子嘴边,儿子猛然一口咬下母亲的耳朵,以此责怪母亲从小没有把他教育好。

时代在进步,语言也在发展。在年轻一代的绩溪人中,已经很难听到原汁原味的绩溪俗语了,只有走到农村去,跟那些老太娘、老太爷聊上半天话,许多风趣的、富含哲理的、让人警省的乡谚和民谣才会在不经意中流淌出来,那时,你定会觉得不虚此行。



顶一下
(12)
85.7%
踩一下
(2)
14.3%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