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专题 > 安徽方言 >

方言奇葩——“答对子”

时间:2011-10-09 08:40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吴东光 点击:

“答对子”,是徽地山村对民谣之类的一种俗称,并非那文人雅士所作的联语。它包括一些乡间俚语、顺口溜、快板、歌谣等,往往是由本土山民在饭前茶余或劳作歇斗(午间休息)时即兴创作的。没有什么固定的模式,语句不分长短,形式活泼多样,大多以方言入韵,脱口即出,朗朗上口,悦耳易记,便于流传。就内容而言,不失诙谐幽默,调侃娱乐有之,表达民情民意有之,也不乏针砭时弊之作,可谓五花八门。有一半玩笑,一半真谛的意味。

这样的语言堪称是民间口头文艺的奇葩,当属方言之精粹。其中有受戏曲影响的成分,外加口头表达的不断锤炼,更多的是来自社会生活的感染。这需要创作者具备丰富的生活语言和较为灵敏的思维,口板(口才)呆滞的人是难以胜任的,靠闭门造车也很难奏效,大多是在生产劳动和群体生活中遇事有感而发,又一语中的。

由于本人对徽州方言比较感兴趣,在不断收集整理的过程中,发觉这些“土对子”,确实有它的精妙之处。特别是自远古流传下来的更有妙趣,往往都能准确地反应出旧时徽州的社会现状。如歙南曾流传着这样的“对语”:“三十岁不讨亲,走进房冷冰冰,木虱吃喜酒,咯蚤打跟头。”(意为孤寂懒散,邋遢,终日被虱子困扰)“年过三十无老婆,看见只水牛也白朵朵(音)”“街口到街源,只见青山不见田,麻袋当寒衣,辣椒当咸盐。”“脚踏烈炭火,手捧苞芦粿,除了皇帝就是我。”还有那描述徽州男人年少从商的“前世不修”的对句更是全徽州人都耳详能熟的。但随着社会的推进,不同的时代也都有类似的“佳构”产生。显然这些“佳构”并不具有广泛性,但都不同程度地反映了当时徽州山村的社会面貌及人们的精神状态。下面,本人仅从所辑录的源自上世纪60、70年代的一些别样的“对子”中摘取少许,以期各位同好者品评指教。

上世纪60、70年代,正是大集体最火红的年代,上级文件精神,政治思想教育及当地农事安排等都需要通过夜间社员大会来完成。那时山村不通电,都由汽油灯照明。会议往往都是队长唱独角戏。故有人暗中出语:

“汽油灯,汽油灯;有人点亮,有人撑。一人做戏到三更,隔日地头睡昏昏。”

正当全国掀起“农业学大寨”的热潮时,居于歙南深山小山村也不甘落后。“学大寨”自有积极的一面,但也有一定的盲目性。故有大胆包天的人,不冷不热地抛出了一句:

“学大寨,学大寨,学了一副破零碎(方言,农具总称)。”(暗指劳民伤财)。

到了70年代中后期,大集体也将到了尾声。发展集体经济有了苗头。生产队紧跟形势,成立了青年林业队,说是农林牧副渔全发展。所谓林业队,主要是建立苗圃,培养各种林木苗,为林业发展打基础。队员大都是未婚的青年男女,青春美好,所到之处定然有莺歌燕舞。舞后,桑苗培养起来了,蚕宝宝也开始养殖了。随之,各种传闻也不胫而走:

“林业队,林业队(音dai);吃了天天谈恋爱。嫁接桑苗搞不清,跑到花坞乱弹琴(喻男女亲昵之事)。”

这些都是群众无名氏所作,似乎都暗中带刺,有较强的针对性,但过于泄私愤之嫌。另外一些是“无伤大雅”的。

因“对子”上口易记,小孩也很喜欢。似乎在每一个山村都有一些 “答对子”高手。这样的人走到哪,便有孩子尾随其后,以求得“对子”。逢他们高兴,则有妙语连篇。若不高兴,则来一句:

“答对,答对,你家老子姆生了你这个臭宝贝,叫你上山去割草,你偏要下地弄土块(喻偷懒)。”

针对生活实际,有感而发的就包罗万象了。

言及山村生活状况的有:“生在此处有地苦,苦在大坞和小坞,斫柴进到大石塌(山名),不知那朝能到家。挑灰要到碰头石(山名。石,音xi),走到半路已无力(路远)。”

劝诫后人的有:“少年不努力,老来开荒地,再悔已是来不及,害得尔家祖宗空叹气。”

描述物质贫乏及家境困苦的有:“荷花灯(方言音为den),荷花灯,买包香烟两人分。尔(ng)一口,我(an)一口,为哩先后,老公老婆天天寻(qin)相争(zen)。”

揭示婚姻的似乎最多:“有钱人家选个标致姑,无钱人家讨个丑鬼女。到头来,不知哪个知(人)甘苦。”“管他有钱没钱,讨个老婆好过年。”“男想女隔层山,女想男隔层纱。”“男想女似捹纤,女想男似射箭。”

不满当时社会的有:“七运动,八运动,十只坛甏九只空。(缺粮)”

改革开放后,经济好转,便有:“新屋新灶下(厨房),的确良的确卡。”后来又出现:“阁上(楼上)阁下,电灯电话。”

诸如此类,无需一一例举。大凡能“创作”此类作品的似是民间艺人所为,他们大都不具什么文化,却能把一地方言发挥到极致。这也一种“天才”。虽则是“信口开河”,却能真切地表达出他们对生活对人生的感受。这与那些广为流传的民谣之类的相比,也就显得比较粗糙,观点也较为偏激。另外,其结构松散拖沓,内容粗俗,甚至有点晦涩,至多是顺口溜的雏形。但都因一时兴起,为满足口欲,或发泄发泄,借以打发寂寥的时光,这便也无法苛求的了。

以上所录,仅是上世纪那个特殊的年代的产物,虽不具有一定代表性,但也曾在小范围内流传过。类似的还有很多。据说,在那个非常时期,“答对子”颇为流行,产量较高。这或许有着历史等多方面的原因。兴许还值得研究一番。毕竟是处在文化底蕴深厚的徽州,在不同时期,人们通过这些“土对子”的口头创作却把地方文化的因子发挥到了尽致。这也说明了历史久远、地域影响等诸多因素已完全渗透到徽州山村的骨髓里去了。而从另一侧面来看,我们或多或少可感悟到这些山民的杂色人生。

这于当今网络流行的俏皮式语录相比,两者有着明显的差异。网络语录都是用普通话完成,有文化的睿智,而这些“土对子”则完全是方言的遗珍,有道地的民间底色。在方言日渐式微的今天及今后似乎已很难产出这般的“土货”了,所以,略作辑录,意想尽量把方言的徽味提取出来,以供存留,以便玩赏。只是苦于资料有限,又是初探,实不成文,还望各位高人赐教。(作者单位:歙县白杨小学)



顶一下
(1)
50%
踩一下
(1)
5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