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专题 > 安徽方言 >

庐州方言:“才子”输在酒上

时间:2012-02-26 10:12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王光汉 点击:

他喝酒跟人家还有个不阳(4):哈也不能管,哈也不敢管。哈管他,他就叫人滚过去。要是家班平辈或东道主叫他不喝,他就说人家拾虚捣鬼(5),自己根本就没醉。每次酒喝到最后,肯定是一个酒桌上的人都不是,就他一个人是;天下人都不中,就他一个人是最过劲(6)了。常常是喝着喝着就和人闹了起来。脾气坏还死硬。较上了劲,就是十条大牯牛也拦不住他。

“才子”早年毕业于合肥化工学校,但酸(土话:喜欢)文科,看了不少书,念书时有时一晚就写十几张纸的“诗”。论才学,在我们北岗头不讲算大拇(音:么)爪,也算得上是二拇爪(1),所以就得了“才子”这个雅号。

们家人讲话,本来都标得拐讧弯子,但还晓得在不该讲、不能讲的地方打住坝。可才子只要几杯到肚,话就多起来,而且还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专拣人不酸听的讲。就连同生客划拳,也“赖皮精(2)”啊、“人品癞(3)”啊的说人家。

他喝酒跟人家还有个不阳(4):哈也不能管,哈也不敢管。哈管他,他就叫人滚过去。要是家班平辈或东道主叫他不喝,他就说人家拾虚捣鬼(5),自己根本就没醉。每次酒喝到最后,肯定是一个酒桌上的人都不是,就他一个人是;天下人都不中,就他一个人是最过劲(6)了。常常是喝着喝着就和人闹了起来。脾气坏还死硬。较上了劲,就是十条大牯牛也拦不住他。

们家门口过去有个王亚樵,这(音:类)人大名鼎鼎,我们小(7)都听讲过。他一个秀才,竟搞起斧头党,杀富济贫,最后跟老蒋都干了起来。才子特别欣赏他。对弱(音:热)者,他都可怜。北王郢共有三个同年相仿(音pǎnɡ)的小七子(8),就北头小七子季维盛在家当泥腿子。才子拿第一个月工资专门找了他,一顿把三十几块钱的工资全飵(音cuo)(9)得了。单位一个人给厂里开除了没饭喫,他一直养活那人一两年。可对有毫烧包(10)的、跩架子(11)的,他就扭(音:肘)上了,专跟人家斗。他登过(12)的单位领导都说他头上生有“反骨”,因为他总好找他们茬子(13)。

毕竟他是才子,有毫才,初到一个单位,领导大都还很器重他,可时间一长,特别是一次酒一喝,他就要走下坡路了:当官的听好话听惯了,没有一个经得住他那样死臭(14)的。只说“弱智才能当官”倒也还罢了,关键是他动不动不是揭人老底(音:紫)子,就是说人家屁股长尾巴会摇,专门呵上司大蛋(15),说人家拣到上司摔来的两块骨头,尾巴就摇到天上去了等等。

酒桌上的马屁精(16)看领导给他腌臜(17)得不能混,拖他下桌他也不下,不是跟人打,就是手拉着桌子,有时把一桌酒菜都拉到了则。满桌子他都臭,而且好像再臭他都没臭煞馋(18),没完没了。

他早先在合肥东门一个厂,领导拿他没法,遇上省化工厅要人,就把他放了去。后到淮南一个集体企业,也是领导拿他没法,把他放到区里。起先还好,喝酒注意了毫,领导把一些文件都拿来叫他起草。可没多久他老毛病又犯了,在酒桌上又腌臜起领导来,正好原先的厂破产,就把他搞了回去,一个月给460元钱作为破产的民办企业员工退休。

而今,他七十多回到了老家。到老来,才总结讲自己这辈子坏事就坏在这酒上,喝酒再搞都不愿多喝一口了。门口人讲:王二麻子种牛痘,亏喫光了才总结,才子当的是个大事后诸葛!

注释:(1)大拇爪:拇指,谓第一。二拇爪:食指,谓排老二。(2)赖皮精:以抵赖不认账而出名的人。(3)癞:差,低劣。(4)阳:“一样”的合音。(5)拾虚捣鬼:将不实的东西有意夸大以使人感到问题严重。(6)过劲:能力大、体力强、素质高。(7)小:指小时候。(8)小七子:排行老七。(9)飵:吃;在一起大吃。(10)烧包:凭借某种资本自以为了不得。(11)跩架子:以有钱有势而摆架子。(12)登过:呆过;在过。(13)茬子:问题,错误。(14)臭:带有糟蹋性的挖苦指责。(15)呵上司大蛋:拍领导马屁。(16)马屁精:专门拍马的人。(17)腌臜:与“臭”同义。(18)煞馋:过瘾。本指吃饭菜吃不过瘾。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