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专题 > 安徽方言 >

庐州方言:八爷发了猪头疯

时间:2012-02-26 10:25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王光汉 点击:

这八爷好像发了猪头疯(8),一把封住吕排长领子,死死拖,说要到司令部去评理。军代表一听说司令部,叶瓤(9)得了,说:“我认错,我认错了嘛!”可八爷还是拖,拖到茅司(10)门口时,军代表说要撒尿,八爷这才松毫手,但还是跟了进去,在小便池边竟和吕排长推搡起来,叶把吕排长推倒在小便池里。

人说“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这话正应在八爷身上。

八爷1968年分配到淮南广播站,那阵是军代表当家,广播站由一个姓吕的排长分管。正好上面要各单位下放人去搞“路线教育”,吕排长酸喝酒。单位几个邪僻(音:屁)魍魉(1)的人怕下放,三天两头请他喝,他便把这(音zhèi)班东西当宝贝;而把不大lǖ(字为目字旁,右边加个“内”字)(2)他的正道人一个个下放,连单位唯一的一个播音员也不放过。逼得本是编辑、记者的八爷,竟要用一口“老母(音:莫)鸡(音如zī)”腔去向全淮南人播音。

八爷读书曩受的都是正面教育,一腔热血,一身正气。看单位被吕排长仗狗屄倒灶(3)乱搞,把好好一个单位搞得雾气狼烟(4),窝了一肚子的火,多次直言告诫吕排长,叫他多为单位着想,少跟那些马屁精瞎混。

吕排长表面也满口应承,可是招不住(5)那些不三不四人的拉和劝。早上才讲,中晌,八爷就又碰见他和那些人在一起喝。八爷心想,我好心你竟把它当成驴肝肺(6),一气,进屋不怕就要夺吕排长酒盅子。马屁精们一下围了过来,说:“哎呀,你也来搞一盅吧!”吕排长不好意思地用四川话说:“啥子事嘛?就这,就这一次!”接着,一个马屁精一边叫“赏光”,一边便端起酒盅往八爷嘴里灌,吕排长从下乘势一搊,八爷一下就把那一盅酒给搞了进去。

八爷被搞得眼直翻,叫道:“我要吐,要吐掉这脏酒!”接着就用手向嘴里抠,在酒桌前“哇”了起来。吕排长赶忙打了个毛巾把子(7)给八爷,桨晓得这八爷一点不领情,随手就把毛巾把子砸了回去,正好砸到吕排长眼窝里。吕排长把眼直眨巴,一边抹脸上的水,一边委屈地说:“啥子事嘛?啥子事嘛?”

这八爷好像发了猪头疯(8),一把封住吕排长领子,死死拖,说要到司令部去评理。军代表一听说司令部,叶瓤(9)得了,说:“我认错,我认错了嘛!”可八爷还是拖,拖到茅司(10)门口时,军代表说要撒尿,八爷这才松毫手,但还是跟了进去,在小便池边竟和吕排长推搡起来,叶把吕排长推倒在小便池里。吕排长穿着军大衣,正好卡在池子里,爬也爬不起来,一个劲叫“大刘”、“大张”——那几个跟他喝酒的,还qin(字为口字旁,右边加个繁体“声”字)(音:亲)嘶八叫(11):“打人了,打人了!”酒直往头上蹿的八爷,一毫不瓤劲(12)讲:“打就打,讲我打就能不上司令部了啊?”

司令部离广播站不远,负责人是张季伦师长。八爷叫吕排长先跟张师长讲,哪知这排长一见首长腿就筛糠(13),一毫都讲不出个道道(14)。

半个月后,吕排长说是复员,才回广播站来搬行李。八爷听说,心叶软(音:忍)了:单位下放的,不少人听说军代表给赶跑了,回来买了炮仗(15)要放。八爷硬(音:任)打岔不给搞,说人家本来还可以转业,现在回家当农民,于心不忍,说放就是在自己心上捅刀子。还眼泪汪汪帮吕排长收拾,买票一直送到水家湖才下车。

在车上,吕排长看八爷只顾自责,好像复员都是他害的。心那样真,也搞得眼泪鼻涕一大把。死死搦(音:落)(16)着八爷的手讲:“怪我,怪我啊,我要早听你话就好了。”

注释:(1)邪僻(音“屁”)魍魉:不务正业,胡来黑搞,品行不端。(2)lǖ:理睬。(3)狗屄倒灶:胡搞乱来,乌七八糟。(4)雾气狼烟:比喻浑浊不堪的样子。(5)招不住:招架不住。(6)好心当成驴肝肺:把好心当成恶意,(7)毛巾把子:搓洗好后再拧干的毛巾。(8)猪头疯:失去理智,像发了疯病。(9)瓤:软。(10)茅司:厕所。(11)嘶八叫:十分厉害地叫喊。(12)不瓤劲:不退让。(13)筛糠:形容打颤发抖的样子。(14)道道:名堂,所以然。(15)炮仗:炮竹。(16)搦:紧紧握住。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