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专题 > 安徽方言 >

庐州方言:我家的那帮侄儿们

时间:2012-02-26 10:26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王光汉 点击:

家斌原先在合钢烧锅炉,十八岁曩,合钢锅炉爆炸,当班的都给炸死了,就他算命大,虽没给炸死,可肝给炸成了一团烂泥,医生把他碎烂的肝用纱布包起来,后来还总算长好了。像他这样,按说根本不能喝酒,可北岗头的酒风在那,他走哪能忍住唻?

在我侄儿中,家琪、家斌、家权、家法、家枝、家宏、家德等,都是斤把酒量的人。就是不来客,他们一个人在家也要搞半斤以上。几个人凑到一起,七八个老几(1)没十几斤打不住(2)。

家琪已是快七十的人,血糖高,医生叫他不要喝,我也常劝他。他讲:“酒香嘛,逮到就控制不住,少了不过瘾!”一顿还要搞半斤。

家斌原先在合钢烧锅炉,十八岁曩,合钢锅炉爆炸,当班的都给炸死了,就他算命大,虽没给炸死,可肝给炸成了一团烂泥,医生把他碎烂的肝用纱布包起来,后来还总算长好了。像他这样,按说根本不能喝酒,可北岗头的酒风在那,他走哪能忍住唻?酒量还一天比一天大。后来气管炎搞得他没法,一喝就喘不过气,这才不喝了。可上几个礼拜我回家,看他家码了几大箱××大曲,一问才晓得他又在喝了。他讲,反正都六十朝上的人了,成天气喘难过得很,干脆喝,喘死得就算了!好好(3),没想到喝多毫子,反倒不喘了。他就仗着这“经验”,一天最少都要搞一瓶,说他一不喝还反倒气喘。

家宏年轻时得过肝炎。

我给类两个侄儿都讲过不能喝酒,可两个都没听。家宏今年也是带孙子的人了,身体好得很。要是从西医角度讲,这两个侄儿那不都是奇哉怪也的人了吗?

家法喝多了酒好睡。一次我回家,看侄儿媳妇在屋山头(4)喋聒(音“扎刮”)(5)他,他捧着个头,眯缝着眼,看着侄儿媳妇只是笑。一问才晓得(“得”音“邓”),原来侄儿媳妇烧饭,看家没盐,叫他去买,他路上被人拉去喝酒,把买盐的事搞忘得了。喝好回家,就往房里一钻,侄儿媳妇听到扯呼(6)声,才晓得他没买盐就回来了。正好又要下雨,场上还晒有稻子,侄儿媳妇也顾不得那一肚子气,死拖硬拽叫他快起来收场,等她把盐买回来,看场上没人,稻子给雨淋了,东找西找,才找到他又歪(7)在这屋山头了(音liāo)(8)打呼(9)!

家枝、家德喝酒都出过一点小事,跌断锁骨的,脸给跌破相、被钢筋扎伤的、被电线杆撞破了头还叽叽咕咕要找电线杆算账的……好歹都没有出过什么大纰漏。

几个侄儿中,最值得一讲的是家权。这家权懒得屁眼都拖蛆(10),成天笑嘻嘻的,东游西逛,天大的事他都不当一回事。小时学了点木匠活,我老早没家具,搞了点破木料叫他来给打个五斗橱。这东西三天给你锤一榔头,两天来给你楔两根钉子,搞两家伙,跟我讲:“老爷哎,等叶再搞,真累人唻!”或者说:“老爷哎,你别(音摆)急,我都热得一头汗了,歇歇啊!”一个五斗橱,农农戗(11)的,打了一两个月,酒倒喝了好几十瓶。算算账,比我去买个还要多花好多钱。我骂他:“甚娘(12),你不要一天到晚跟你老爷失格累累(13)的!”再讲,他都是笑。叫你拿他没法。

那年我在南园分了套房子。春节时,他和其他几个侄儿一来是给我拜年,二来也是想来看看我的新房子。因为房子是新装修的,老婶是上海人,一看丈夫家几个都泥(音“迷”)弄搭糟(14)就进了屋,马上就挂起了相.吓得有两个侄儿不怕马上就要回去。家权偷偷摆手,叫那两个侄儿不要走。我把他们迎进屋坐倒,老婆只好去忙饭菜。

花生米炒好刚端上,家权就打开他们带来的酒,给他几个弟(音“字”)兄倒上。有个侄儿叨花生米没叨住,掉到责(地上),家权看她老婶正好从厨房端菜出来,怕给看到,于是一脚(音“绝”)就把责那个花生米(字为“足”字旁右边加“柴”字)(音chǎi)(15)着。她老婶本准备弯腰来拈,家权脚一旋,花生米叶就磨成了粉末。你看把他老婶气的吧!回厨房一边炒菜,一边咕咕哝哝在那骂。几个侄儿全都站起来要走,家权叫大家坐下,悄悄对我们笑着讲:“别睬她,别睬她,我们还是喝我们的吧。”侄儿看我对家权笑,才惶惶不安地坐了下来。

有年春节我回老家,听家权老婆哭着讲,家权有好几天都不见了,说家权春节一点事不做,自己忙不过来就骂,可能是骂得太狠太难听,说家权怕是寻了短见了。门口人开始不信,可家权从来大门不出、二门不进(16),几天不见,几个纵伙(17)也由不急到急了起来。于是搞来渔网,连着几天到大渠去打捞。家权老婆跟在后头捶胸顿足,哭得鼻子眼睛都看不清了。

搞了十多天,家权忽然悠达悠达出现在家门口,说是去淮南七爷家过到现在!还对他老婆讲:“我不走,要在家听你絮絮叨叨,叫我耳道根不清净啊?”搞得他家纵伙和老婆都觉得哭也不是,笑也不是。

后来淮南七爷回来,听说还有这一出,骂家权说:“你跑到我那儿怎么也不跟家讲一声,搞得你一家老小、兄弟姐妹一个春节都不安!你倒好,天天喝得晕三倒四快和唻!”家权还嘴笑得像荷花一样回道:“我又没叫他们去捞我咯,你咋就怪我唻?”

注释:

(1)老几:相当于把人称作家伙,含有亲昵或不尊重的色彩。(2)打不住:结束不了,管不了用。(3)好好:也说为“呵呵”,表示出现意外的语气。(4)屋山头:山墙边。(5)喋聒:指责埋怨。(6)扯呼:打呼噜。(7)歪:躺。(8)了(音liāo):这儿。为“这儿”的合音加变音。“这”音“类”,“儿”音áo。(9)打呼:打呼噜。(10)屁眼拖蛆:形容懒到了极点。(11)农农戗:谓极不结实,只可将就使用。(12)甚娘:长辈斥责小辈常用的骂语。(13)失格累累:说话做事不符合小辈的规矩,跟长辈调皮。(14)泥(音“迷”)弄搭糟:身上到处是烂泥和脏物的样子。(15)(音chǎi):踩。(16)大门不出、二门不进:谓成天不离家。(17)纵伙:弟兄辈的。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