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专题 > 安徽方言 >

以物作比 妙趣横生——徽语散谈

时间:2012-03-11 11:42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吴东光 点击:

徽州方言,作为我国四大方言之一,萌芽于中原古语,是在特定区域诸多因素中形成的。既保留了远古的语词和表达习惯,又杂糅着山越汇体,致使这方土语更为复杂,其语音更是离奇怪异的语音。经专家学者的探究论证,发现了其形成及构成体系的一些内部规律。这种“江淮官话”有着自身的语音体系,与以北京话为主的普通话发音相差甚远。具有语调生硬,语节明快和语词丰富的特点。由于历史、地理及文化等因素的作用,这一方言一直保留着大量的古汉语词汇,在不断发展的过程中,徽人又创造出此地独有的“形象语汇”。因此,有人专门就这些不同凡响的语汇进行了剖解,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徽语的最大特征便是直白性。

作为一个徽州后人,又一直生活在这一语音区内,对此深有感触。徽语的直白性体现在多方面。其中借助形象思维来直称某种事物最为常见。撇开远古不说,就目前还比较通行的一些语汇及其而表达方式而言,就不难发现一种有趣的现象,那就是徽州山民特别喜欢运用一种比况的修辞来表达他们对事物的理解。这一现象在口语中更为普遍。本人就此收集了一些语汇,现捡取一些稍加整理,草草成篇,权当佐证。

在日常交谈时,只要谈及人,人们往往喜欢以物作比。喻体又以动植物为多,也有以人的某些特征来特指的。

以动物作比,大多用来形容人的品行。如:他真是一只杀不死的老绵羊(意为,性子柔绵,办事迟缓。)。类似的有“老牛拖破车。”“老虎赶到屁股后还要看看是雌雄。”相反的会说:“急得像只猴子一样捞屁股。”“像只冇(读miu)头苍蝇一样乱耕(钻)。”“跑得比兔子还快。”说一个人很馋,会说“鸡颈伸哩鸭颈长。”言及男人多情会说“像只骚鸡公。”女人则是“叫花猫”“起花狗婆”(起花、叫花意为发情。)对一些不讲卫生的人,话语就有点过耳了。诸如“懒猫”“烂污猪”“生虱猪婆”等。其他的就五花八门了。没文化的称之为“瞎牛”“盲牛(鲁莽)”;不聪明的谓之“笨猪”“痴熊”“痴蚊(men)虫”“呆头鹅”;品行不端的贬斥为“臭狗”“狼心狗肺”“饿狼”“烂死蛇(耍无奈者)”;疯疯癫癫,嬉笑无常的被定为“猪痧”;不合群的便是“孤雁(ang)”;无能的为“可怜虫”;胆小的为“麻雀胆”;小气者为“老鼠相”;熬夜者为“夜猫子”等等,凡能言及到的似乎都有相应的动物可比,无需一一例举。

描述人的外像品貌或形态的,有以动物作比,也有以植物比较,还有以其他事物来转借指称的。如,说到人的身高,矮且胖的会用“矮冬瓜”“矮蔸(植物桩部)”来取代,瘦者,说成是“瘦猴”“瘦的像只火龙钳(gan)(螳螂)”“板壁”“贴壁蟢蟢(特指女性身材单薄,乳房瘦小。)“长脚鹭鸶”“一根藤”“笐竿一样长”。壮实者则曰“铁塔”“铁墩”。“绿豆眼”指代小眼睛,“白壳苗(嫩笋)喻小孩细嫩个,未经风雨。说人的皮肤黑,不会直说怎么黑,而以“黑牛”“黑鬼”“黑铁锅”来形容。

以人的某些特征来作比也不乏其例。在一个特定的范围内,曾有某人的某些特征特别显眼,久而久之,这特征便成了一个代名词,并以此来作比。如某甲脚大,有相类似的或名字接近的某乙某丙,便也以某甲之名指代:大脚xx。以此类推,便有长子xx,瘦子xx,痴xx,哑巴xx,大头xx,聋子xx,瞎丕(小毛小气之意)xx等。长此以往也就形成了一种通称的绰号。这便成了乡间取绰号的方法之一。

绰号大凡都俗到了极点,也基本能反映出某人的一些特性,但有的只是乱点鸳鸯谱地套用。如凡取名荷花的女人往往被唤作“荷花灯”,许是因旧时徽地有一种灯盏形似荷花的。叫芦花的,被人背地里取名为“芦花鸡(暗指会打扮的女人)”。男人的就更是离奇。唤作五畜之名的时有耳闻,阿猫阿狗也在其列,更难听的是把老鼠臭虫当街叫的。如xx老鼠,xx屁子等。至于“臭狗死猫”、“大牛大马”“痴熊笨猪”“痴鬼女婿”等综合性的称谓似乎也不足为奇。

以上比况句大都源自日常生活,可能因村落不同,又有所区别,一些比较共性的使用频率较高的大凡都成了固定用语广为运用。还有的来源于特定的社会生活环境。如徽商是徽地过去一段时间内的特殊产物,而一些半途而废辍业返乡者就被人讥之为“茴香豆腐干”。而一些好儒从仕又无良材者被讽为“塌皮秀才”。来自于传说的也有其例,如一些机智幽默尽出歪点子的人便被众人斥之为“烂肚宝”。还有方方面面的就不足以论。

仅此所举,或许已能说明问题。在徽语中,论及人就运用了这么多的比况修辞,其他事物更是俯拾即是。这些短语形式多样,内容丰富,也形象直观,可谓俗到极处尽为美。当然这可能只是一种语言现象,但通过现象看本质,我们就能感悟到徽语的新异多变性。而语言是文化的一种体现,这俗气的徽语自然构成了徽文化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虽然这十分土气的语句很难再现于文人雅士的笔端,却一直活跃在民间,为“下里巴”的山民的口头语言润色添香,横生出几分妙趣。

从语言本身分析,这语句也够特别的。这些比况语句大多不受形式的拘束,许多短语都省略了“像”“似的”“好似”之类的比况助动词。这似乎与古汉语的语法一脉相承,很具古意。一些短语仅仅三两字,却言不尽的内涵(这可从上面所举的例子看出)。显得简洁、活泼、生动,运用自如。也许最初的运用者还费了一番想象的真功夫,不断沿用后,便可随口而脱,虽有不甚贴切之处,但都能显示出几分真意。

就内容来说,可谓包罗万象的。假使以纯文化和现代文明的眼光来审视这些“不成体统”的“脱开秀”,也许有人会认为这些话语显得有点另类,也过于粗鄙,有失文雅。但这却是语言的原生态,饱含生活的原汁原味。这也最实在地反映了草根徽民那种与生俱来的幽默诙谐,豁达乐观的天性和与人为善和谐共处理念。这里的山民长远生活在这片古朴之地,也许是受了山地的影响,他们生性耿直,显得坦诚率真,为人处事也都直来直往,因此,说者尽管出口有“脏烂”,却无坏心,也无损人之意。听者心自知,不但不记恨,反而感到有几分亲切。如此地“口无遮拦”,彼此打趣诮驳(方言,取乐之意),无形中给原本枯寂艰难的生活带来了几许生气。

正因为如此,这些有其特定含义山地语言更能为大多数人所接受,以致不断流传,丰富着一地方言,使徽语更具有了地方色彩。越是地方的就越具有个性,越是个性的就越具活力。这也许是徽语能够千古流传又倍受关注的原因所在。透过这一文化现象,我们兴许还能挖掘出徽文化的更多的原生气息。(歙县白杨小学)



顶一下
(1)
50%
踩一下
(1)
5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