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专题 > 安徽方言 >

方言的印记

时间:2012-04-08 18:20来源:安庆晚报 作者:周天楚 点击:

在最近的现代汉语课上,我时常感到紧张和窘迫,究其原因,是老师让同学们在课堂上用自己家乡的方言读出课本上的字句。每当听见同学们熟练地用家乡的方言大声朗读时,坐在下面的我只能默默地祈祷老师不要点我的名字。因为我不知晓家乡的方言。

我生长在一个长江北岸的小城。从我记事起,经常在街头巷尾听家乡人操着方言,毫无顾忌地谈论家长里短和各种小道消息。对幼年的我来说,这样一种与学校中教授的完全不同的语言很能激发我的兴趣,在我的耳中听到的乡音似乎是由人们唱出来的,因为它那么富于节奏和韵律。我在这样的氛围中熏陶久了,能听懂大人们的言谈,讲出这种家乡的方言,似乎是顺理成章的。

但事实并非如此。家里的长辈好像不愿意让我学方言。我从未听过父母在家用方言交谈,甚至连在乡下的爷爷奶奶都尝试着用普通话跟我交流,尽管在我看来他们说得很费力,像是一种折磨。有时连我也不自觉地冒出一两句方言,这时爸爸就会引导我马上改正并且尽量注意以后说普通话。我不能理解父母为什么如此?爸爸解释说,这样做可以让我的普通话更加标准。在他的逻辑里,方言学习似乎显得可有可无。就这样高中毕业了,我还不太会说家乡话,更不会唱家乡民谣,似乎成了这座生我的城市的陌生人。

其实,以前的我并未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因为大家都会迁就我,乡下甚至会把说普通话作为有文化的象征。在那段时间中,我也一度认为方言粗俗浅薄、下里巴人。只是这一切在我来到大学后全都改变了。当来自全国各地的同学们很感兴趣地学习别人的方言时,我感到焦虑和不安,说自己的家乡话对于我仿佛是像说一门外语那样吃力。可我又不愿承认自己说不好家乡方言,因为每当我推说自己说不好时,我就能从别人的眼神中看出一种不可思议的神情:“天那!你居然连家乡的方言都不会?!”对此,我只能笑笑,不置可否。

我终于在离开故土后发现了方言对于一个在外地漂泊的人的价值。每个人生来就带有故乡赋予的独特印记,就如一门已经为家乡人沿用了上千年的语言,一个在外人看来难以理解的习俗,也包括那种内敛在每个人血液中的共同性格和生活态度。当我看家乡的同学纷纷在网上追溯家乡历史、展示今天城市风景时,我能感到一种在家乡不曾有过的归属感。贺知章曾说:“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也许时间能改变很多东西,但童年生活的记忆和熟悉的方言是不会磨灭的。

如今,我拿起手机,用记忆中的方言和父母通话时,他们先是一愣,尔后也用家乡话和我聊起来,没有谁再去责怪我。这样看来,我并非不会说家乡的方言,只不过它一直沉睡在自己的记忆深处,等待我努力将它唤醒。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