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专题 > 安徽方言 >

也说“伢子”和“霞们”

时间:2013-12-05 15:51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白丁 点击:

合肥称孩子为“伢”或“伢子”,称孩子们为“伢们”。媒体载有某先生之文说此称是源于合肥百姓对东汉合肥侯坚雅的思念;合肥也把孩子称为“霞”或“霞子”,称孩子们为“霞们”,媒体载有某先生在大讲堂上对此称洋洋洒洒的论说。笔者以为,作为“一家之言”,有这些研讨合肥话的文章是好事,但真假还是要分的。

笔者没有唐代颜师古那样的学问,不敢著《匡谬正俗》,于此也只想作“一家之言”,说说自己的浅见。

先说“伢”。应该说某先生之文还是很下了一番功夫的。文章说到的合肥侯坚雅等均实有其人,说巢湖出金也有史籍可征,但作者毕竟是想把它作为故事编写出来,使之不乏趣味,难免会有不少想象。

说“伢”的地方很多,说都是合肥移民带去的没有证据。魏巍《东方》第一部第七章:“嫂子,你给伢送回去吧!”《太平天国歌谣》:“九岁伢子哈哈笑,拖住太平军不让走。”湖南等很多地方说“伢子”,跟合肥不一样的是“伢”的声母是鼻浊音,保留的是宋代以前“疑”母字如“吾”、“牙”的古音。毛泽东小名叫“石三伢子”,那“伢”的读法就跟合肥不一样。

而且把孩子叫做“伢”,先秦就有,只不过没有写作“伢”。《管子·海王》:“吾子食盐二升少半。”尹知章注:“吾子谓小男小女也。”俞越《诸子平议·管子六》:“‘吾’当读为‘牙’……‘牙’、‘吾’古同声。”这样例子后代也有。宋代孙光宪《北梦琐言》卷一:“太尉李德裕,幼神俊……武相元衡召之,谓曰:‘吾子在家,所嗜何书?’意欲探其志也。”汉代王充《论衡·自纪》把“伢”写作“雅”:“以圣典而示小雅,以雅言而说丘野。”刘盼遂集解:“小雅之‘雅’,古只作‘牙’,小儿之称也。”

古人写了别字叫通假。“吾”、“雅”实际都是“牙”的别字。“牙”的本义是牙齿,因为牙的长出是幼时事,所以引申指幼小。《后汉书·崔骃传》:“甘罗童牙而报赵。”李贤注:“童牙,谓幼小也。”宋代孟元老《东京梦华录·育子》:“浴儿毕,落胎发,遍谢坐客,抱牙儿入他人房,谓之移窠。”今人亦有用“牙”字的。张天翼《谭九先生的工作》:“王老师,我们细毛牙子在你们学堂里还听话不?”

“伢”是新造字,不见于以往任何字典,张天翼用“牙”用的正是“伢”的古字。由于这个古字后来专指牙齿,于是产生了很多后起字如“芽”等。并衍生出指代孩子的“”。《集韵·麻韵》:“,吴人谓赤子曰孲”。“孲”,音yāyá,合肥今天亦这样称小孩子。《正字通·牙部》:“,俗字。吴人谓赤子曰,今欲呼厮童通曰,亦作牙。”明代张岱《陶庵梦忆·西湖香市》:“以至经典木鱼,儿嬉具之类,无不集。”今人新造“伢”,大约因“”字太僻,用者或有所未知。

合肥说“伢大老小”,所表示的意思是老老小小。如:“屋子里伢大老小一大堆都挤满了。”“他伢大老小一大家人,不挣钱怎养活啊。”

合肥也把伢子说为“小伢子”,把“伢们”说为“小伢们”。“小伢”一说快,合成为一个音节,就变成了“霞”,于是又有“霞子”、“霞们”的叫法。“霞”,也有人写作“侠”,因只是记音,自不存在哪个对哪个错的问题。所以大讲堂关于“霞”、“侠”由来及写法的有关论说似乎更是需要匡正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0)
10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