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专题 > 安徽方言 >

趣谈五河话“吃”

时间:2013-12-07 13:15来源:作者博客 作者:五河 点击:

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童年时期,家住五河农村。那时邻里之间串门是常有的事,不像城市邻里之间有讲究,在农村串门非常不讲究,家与家紧挨着,随便串。串门时若遇到正在吃饭的家庭,主人会问:“用过饭了?”邻居回答:“碗,早撂下了!”这一问一答,说的都是“吃”的客套话,却没讲一个“吃”字,而以“用”和“撂碗”来替代“吃”。

昔日小伙伴们在一起,常把“吃”称为“尅”(kéi)。如,尅了一瓶啤酒,尅了一盘龙虾,尅醉了(喝醉了)。谁买了一支冰糖葫芦,让别人咬了一口,这个小伙伴就大喊大叫,“糖葫芦被谁尅了一口,好吃鬼”。类似的把“吃一餐”称为“尅一顿”,回家吃饭,说成回家“尅饭”;把大吃大喝谓之“尅得五饱六足,两头冒,胀坏了胃”。

近年来,“尅”字在五河方言中经过不断延伸,又衍生出“尅架”(打架了);“尅得鼻青脸肿的”(打得鼻青脸肿);“尅棋、尅牌、尅麻将”(今天下午在棋牌室尅麻将,输得一塌糊涂)等词,在五河地区已经成为社会交往的流行语。

五河话说“吃”,还有许多形象的说法。如“捣肚子”、“胀饭了”、“这点饭不够塞牙缝的(不够吃的)”、“开伙了”以及“修五脏庙”等表示“吃”的。近年来,人们对“吃”一词又有新的创造,到餐馆酒店吃饭、会餐称做“撮一顿”,不请自来的叫“蹭饭”,这算以“撮”代“吃”的一种新潮。

旧时,父母心思不顺,常常会拿孩子出气,这时小孩子遭遇打骂,就谓之“吃”了父母拳脚,打官司叫吃官司。足见五河“吃”文化内涵丰富多彩,让后人称赞和推崇。

(本文转自作者博客,点击查看原文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