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专题 > 安徽方言 >

乡音萦绕

时间:2015-02-10 08:37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郜磊 点击:

籍贯濉溪,履历表上这样填,在喝酒的场合却不敢承认,传说“濉溪的麻雀能喝四两”,我不如麻雀。

真正的出生地是合肥,生长于斯半个多世纪,各方面都习惯,就是方言还不大习惯。有个北方的朋友评价,合肥话称呼古怪,父亲叫“伯伯”,母亲叫“妈姨”,岂不乱套了?又说合肥话齿音重,“机”和“兹”分不清,“刺”和“器”分不清。机器,念“兹刺”。他笑言,若说“小李弟弟妹妹去洗机器”这句简单的话,用合肥话说须咬紧门牙说xiaolididimimiquxizici,嘴巴都张不开,听起来不像话,像是“吱吱叫”。有个合肥朋友,烟瘾大,说话爱带口头禅,经常一开口就是:“我×你妈,搞根纸烟抽。”他是个本分人,而且上了大学,还改不了这口头禅,可见合肥话像烟瘾一样熏陶人。

长久生活在这方水土,浸淫日久。我在有的场合说话,录音放出来一听,口音之重吓自己一跳,像一个尽量撇腔普通话而又难以摆脱乡音的农村教师。自己嘴巴说出来的,只好认了。

好在合肥话虽土,也并非一无是处,有其生动之处。

记得我童年时住的大院里有个公共厕所,粪便被郊区公社包揽,派来了几个“看粪的”汉子,一个赤膊的小刘,一个头上长疤瘌的小李,都说地道方言。他们称呼人不像单位里叫“同志”,而是喊“伙计哎——”,并且把后两个字连起来说成“伙界——”听起来很新鲜亲切。他们把做饭叫做“烧锅”,架个土灶,烟熏火燎地煮饭、烧水、炒菜,岂不都是在“烧锅”?吃饭不叫吃,叫“扫”,看他们端着海碗风卷残云般吃饭的气势,可不就是在用筷子“扫荡”。有谁家吃不掉的肥肉给他们,他们也不推辞,统统“扫”掉,快活地连声感叹“杀馋”、“杀馋”。他们把自行车叫“脚踏车”,似乎也更准确些,脚不踏自行车如何能自行?他们结伴到人家造访,或者上街,不叫玩耍,不叫旅游,一律叫“闹闹”,那种热闹劲头,也正合适用一个“闹”来表达。回想起来,其土话活色生香,很“得味”。

上小学时,同学分为两种,一种是合肥土著,一种是外来“移民”,前者以说合肥话为主,后者以说普通话为主,语言体系不同。几个女同学是干部、教师子女,说普通话,学霸,且能歌善舞,红宝书上的“毛主席语录”包括扉页上的“再版前言”,她们都能朗诵,能唱出来,舞起来。一些合肥男同学袖着手议论她们。看她们草绿色的仿制军服穿得整洁漂亮,他们评价“格式”;看她们表演,他们羡慕又嫉妒地撅嘴,吐出一个字“韶”!她们遵照老师指示管理男同学,督促收作业,男同学拖延,问:“今天没写好,明天再交可照?”女同学说:“不行,今天就要交,老师说的。”男同学就会抱怨,“不照啊,你们光听先生的,不听我们的,怎搞这样精味?”这种普通话和合肥话的交流,直令人觉得普通话阳春白雪美好动听和方言下里巴人卑琐难懂。

高中毕业后,作为知青下放在合肥郊县,有了点生活和文化底子,对一些土话比较容易接受和欣赏了。比如乡亲不叫我们知青,而叫学生。新来学生干活生猛,他们称赞一个字“烈”。有的女知青身体不佳,比较弱,还是一个字“瓤”,很形象。老油条的学生干活偷懒,他们贬斥起来仍是一个字“奸”,简明生动有力。对于把麦苗看成韭菜,锄草锄掉庄稼的笨拙,他们讥笑“现世”。对于说空话,说假话,他们斥为“屁磨”,屁是臭气,还要磨碎了,可见对假大空的痛恨和不屑。他们口中没有游泳这个词,夏天割麦,热得一身臭汗,跳下水塘游泳,老乡就说:“学生下塘洗澡了!”明明穿了游泳裤头。有个王老头,干活好把式,说话常来点小幽默。对于该干活的时辰睡觉,他讽刺说是“挺尸”。对于不干活而四处游荡,他有个专门的说法——“游西湖”,把游玩和旅游胜地西湖联系在一起,不乏地理常识。王老头养一头种猪,搞点小外快。因为他是个老鳏夫,队干部也就默许了,没有割他“资本主义尾巴。他手里有点小钱,有妇女与他交往”。得了便宜还卖乖说:“人行房要花钱,猪行房还挣钱。”他居然能驾驭文言词来调侃,让我不敢小看。

上大学之后,对照文言,我有时回想合肥方言,会有新的领悟和发现,过去弄不懂的地方豁然开朗。比如,小学男同学抱怨女同学小气、严格、苛刻,说的可能不是“精味”,而是“泾渭”,引申了泾渭分明的古意。而用“格式”称赞标致、整洁,用“韶”表现“臭美”,接近书面语的本意。还有他们说“可照”“照不照”的照,竟然是古代宫廷的常用公务词汇。另外,老师叫“先生”,课间上厕所说“解手”,也很文明含蓄。说人回家了,说“杠家”了,我不知“杠”到底该用哪个字,怀疑是英语“goon”的变音,也未可知。

合肥话并不一味“土”,细品起来反而很有些“文言”之处,其文化深度超出我辈想象。为何会如此?猜想可能和近现代史有关,因为清代淮军中出了许多“国之栋梁”,且多涉足洋务,难免在合肥方言土语中留下痕迹。传说小刀戏庐剧曾被作为大清“国歌”,多半是笑谈,但也不能说纯属无稽之谈。也许看粪的赤膊小刘就是台湾刘巡抚的后人,疤瘌小李就是李中堂大人后代,谁知道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