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风徽俗 >

割不断我的恩和爱——合肥民谣里的女性形象

时间:2011-05-13 22:15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王贤友 点击:

在我国历史上,任何一个社会里的文学作品,都离不开男女情爱这一永恒的话题。爱情几乎是所有文学作品中的不变的主题。中国的文学作品里一直不乏女性对爱情的渴望与抗争。千古而下,中国女性对自由和爱情的追求,虽备遭压抑,但每每表现得却更为热烈、执着。

男尊女卑的封建传统礼教,使中国女性对爱情的期待是近乎无望的。她们没有自由选择的权利,没有爱情的自由,甚至没有自己的声音。爱而不能自主,造成无数女性的人生悲剧。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女人没有爱情的选择权。从一而终是女子的贞德,她们即使是嫁错了人,也没有离婚和再嫁的可能;即便她的男人吃喝嫖赌,恶劣不堪,也只有男人休女人,而绝没有女人休男人的份。女性的这种不幸,在民间的歌谣中往往能得到最充分的体现。一首民谣就曾这样唱道:

十八大姐靠门旁,

左思右想无主张。

相遇才郎许多个,

选择哪个才相当?

女性炽热的情感、大胆的表白和选择的无奈,都在一首民谣中得到呈现。

不仅如此,民谣还有这样的一个功能,能够真正地表达中国女性的心底呼声。在中国几千年的古代文学史中,没有哪一种“正统”的文学体裁能为女性发出自由的呼声,即使是《红楼梦》这样一部巨著,也未能够将女性当作真正的主角来抒写。甚至在现当代文学作品中,也少有这一方面的描述。在旧中国,无论城镇还是乡村,都可见到贞节牌坊。翻开历代官修正史与地方志,在“烈女传”的栏下,记载着大批烈女节妇的姓氏、籍贯和守节殉夫的情节。备受欺辱压迫的妇女,唯独在贞操节烈问题上,受到封建统治阶级的格外恩遇和褒奖。

对此,《史记》中有这样一段记载,燕国的军队攻入了齐国,曾以高官厚禄劝降齐官员王蠋。王蠋拒绝。燕军就威胁他说:如不肯投降,就要血洗王的家乡。王蠋回道:“忠臣不事二君,贞女不更二夫……与其违背礼仪的活着,还不如死去。”随即在树上吊死。从这段记载中,可知这时“贞女不更二夫”已被看做和“忠臣不事二君”具有同等的伦理价值。

后来,秦始皇统一了七国。他巡视各地的时候,几次刻石都提出女子要守贞节的要求。如:有子而嫁,背弃死去的丈夫,是不贞。要防止男女之间的来往……

把贞节观念发展到惨无人道的地步,是在宋理学昌盛之后。程颐认为:男人要了失节的女人,就等于自己失节。因而当有人问他寡妇穷得活不下去,是否可以再嫁的时候。他回答:“然饿死事极小,失节事极大。”寡妇再嫁成为一种奇耻大辱,备受世人唾骂。社会上甚至流传一些迷信和邪说,最普遍的说法是,寡妇再嫁后,将来到了阴间,两个男人会拿来锯子把她分割成两半!

与其相对应,民间出现了望门寡一类的怪现象。如男子不幸在婚前去世,其未婚妻也要终身不再嫁。再进一步,就是要女子以身殉未婚的、不认识的所谓丈夫,这样做就为了得到一块“贞节可风”或“彤史流芳”的匾额,这也是全家族的荣耀。相反,如果出现寡妇与人私通的事情,则被视为有辱门楣,族长有权在祠堂召集全族,当众宣布将这个女子处死。

但在合肥民谣里,却有另类……

《门前一棵槐》——

姐家门前一棵槐,

手扒槐树望郎来。

娘问女儿望什么?

我望槐花几时开。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