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风徽俗 >

庐州民谣——郎那么去,姐那么来

时间:2011-05-13 22:24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王贤友 点击:

真正的文化来自民间,真正的艺术也来自民间。

在合肥民间广为流传的各种民谣,某种程度上,反映了一种社会情绪,代表了一定时代的民间声音。民谣不仅仅是文学,在很大程度上,更应该说是一种社会舆论,一种民间的意识形态,一种政治的表征。在口头文学总体趋于没落的时代,民谣以其短小精悍、易于记诵传扬、针砭时弊毫不留情、高超的讽刺艺术等特点,在民间不胫而走。以口头传承为媒介的民间文艺的发达,代表着前现代时期的文化状态,封闭落后、自给自足、淳朴自然,充满牧歌情调。

感谢这些民谣,感谢这些民谣里的女性。对于生活,她们也许有过绝望,有过心伤,艰辛与汗水其实真的不是生活的全部。

我们再来读一读这样的句子吧:

一块小田四方方,

四个大姐来栽秧。

个个心灵手儿巧,

栽了一行又一行。

早上黄水泛白浪,

晚上换了绿衣裳。

朴素的文字,直白的话语,将乡村的生活还原在纸上。黄水、白浪,劳动者辛勤的汗水终于化为晚风的轻轻摇曳的绿色衣裳,这是劳动所带来的快乐,是被“诗化”了的关于女性的田园之歌。而这样的句子又何尝不让你为之叫好:

来到桑园人站定,

墙高人矮怎采桑?

伸手抓起墙头草,

跃起身来墙上跳……

头上青丝翻毛鸡,

身上黄泥铜钱厚。

路又远来桑又稀,

妹子采到日歪西。

女性的粗朴率真毕现于字里行间,让我们感知生活的那份沉静与美好。

在广袤的庐州农村大地,无数敢爱敢恨的女子,在民谣里得到最真实的呈现。对于爱情,她们有过憧憬,有过渴望,她们有心底最真切的声音,民谣就是以最热烈而直白的言词将这些女性心灵的呼声释放出来,它们不必像正统的文人笔下的诗行那样故作典丽,哀婉忧伤。这样的句子何曾是文人笔下所能见到:

姐儿今年十八九,

手搭门框路上瞅,

不怕人家笑话我,

瞅哥瞅得眼儿瘦,

怎不接我过中秋。

这样的用语,堪称直白无晦,彻底而坚定地表达了年轻女性对爱情的渴望。另外一首:

郎那么去,

姐那么来,

田埂路窄让不开,

心想与郎说句话,

假码弯腰拔绣鞋。

拔绣鞋,

轻轻叫郎晚上来。

——也正是如此,将少女的心事刻画得惟妙惟肖。虽然语言浅切却意味深长。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