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风徽俗 >

欢声引动喜酒杯

时间:2011-05-13 22:26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凌泽泉 点击:

岁月总有多情时。每到腊月、正月,合肥地区田野里的庄稼已收,忙碌惯了的各式农具也被束之高阁。趁农事清闲,趁日子静好,闲下来的乡人便拥有了打理儿婚女嫁的心情与时间。这段美妙漫漶的岁月,属于乡村,属于乡亲。村子里的喜事儿更像是点燃的鞭炮,一串串、一声声清脆地嘹亮在村庄的上空。

筹办喜事的人家,人人脸上都掩不住笑意、藏不住喜悦,今儿个搬回一台大彩电,明儿个搬回一台大冰箱,后天儿没准又骑回一辆新摩托。至于鞋里账面的事儿,则由做父母的暗地操办了。从热热闹闹置办家什的举动来看,这户人家离大喜的日子为期不远了。

乡里乡亲正盘算着去打听个确切的佳期,一张大红烫金的请柬,连同一份幸福,一齐飞至手中。急急地展开帖子,打眼看到那几行醒目的大字,谁个心里不泛起迫切的向往?想象盛宴中新人的亮相,想象高朋满座时的热闹,似乎从大红的请柬里已经嗅到喜酒的芬芳。

时光飞逝,大喜之日说到就到。赴宴的男人刮尽下巴上乱蓬蓬的胡茬,换上确崭新的西服,心情仿佛在打上领带的一刹那不小心染上斑驳的彩色;女人呢,蹬上那双擦得锃亮的高跟皮鞋,顺便还要在头上盘起一个高高的髻,来自内心的兴奋,伴随着轻盈的步履,在难抑的激动中粉墨登场。

门前空旷的场地上,早已用硕大的彩色雨披撑起了一座宽大的宴席厅。场地的下沿,临时垒起的土灶里柴火正旺。灶台一侧的凉床上,那些洗尽切好的鸡呀鱼呀肉呀,以及葱蒜辣椒们,正热热闹闹地簇拥在一起,似乎要把人们的欢笑收揽入怀。

穿着白大褂戴着高帽的厨师们,勤奋地将油锅炸得嗞嗞响,铁锅铲更是将活鲜鲜的菜们强有力地征服。

前来喝喜酒的宾客,被安排在一字儿摆开的方形大桌前落座。一些性急者,早已禁不住喷香味儿的诱惑,急急地赶到厨师那儿,催促抓紧上菜。一瓶瓶白酒被请到桌面上,一只只高脚杯转瞬间盛得又满又溢。顿时,醇香弥漫开来,甚至要飘到好几里之外。

酒过三巡,连平时不大言语的“闷葫芦”男人此刻也话儿成串……谈论着一年的收成,聊着一年中的大小事。眼见得人家大男已婚、大女也嫁了,还没有找着对象的男孩的父母,免不了陪乡邻们多喝上几盅,拜托在座的心里多留个意;没找着婆家的女孩的父母,嘴里虽说女儿还小,心里却也巴望着有人能留心介绍个合适的小伙儿。宴席上,心里的话让酒来说,满腔的感激以酒来谢。怀揣事儿的家长们,以一杯杯陪酒的举动,来诠释内心的一份诚意。觥筹交错中,一桌一桌的宾客脸上都沾上了红红的喜意。

更有一帮年轻人,平素谁也不服谁的酒量,今个儿正好比试比试。有硬拼的,连端数杯面不改色;也有玩技艺的,猜拳划令声此起彼伏;更有图省事的,索性翻起扑克牌,然后对号喝酒。一时间,场地上掀起一浪高过一浪的喧嚣。忙累了农活的庄稼人,趁喝喜酒的当儿,把一颗疲惫了的心放下,然后在推杯换盏中尽享人生的乐趣。

是啊,一年四季,在诸多农事的变更中,劳累的农人们巴不得多寻几个这样的机会,去喝一摊喜酒——婴儿满月要喝喜酒,小孩抓周要喝喜酒,孩子升学要喝喜酒,孩儿当兵要喝喜酒,盖屋上梁要喝喜酒,老人做寿要喝喜酒……这酒儿,总有得要喝的理由。乡里乡亲的,抬头不见低头见,有喜事不来捧个场,那可是最没面子的事。平素筋骨劳累,这来得正是时候的喜酒,不正可以放松一下疲惫的身躯吗?况且逢上喜事,以酒助兴,也能添一份豪情。

在合肥乡下,喝喜酒的人们,是不大在意酒的价位的,就是从代销店里打来的散装酒,也一样能喝出个精彩来。是啊,只要有一壶热酒,有几道下酒的菜就足够了,场上的气氛和进肚里的酒一样热烈。此时,女人们大多不管自己的男人如何贪杯,吃饱喝足的她们早已放下碗筷,聚在一起说着东家长西家短。男人们可不愿辜负大好的时光,直喝得脸红过脖子,这才散席。此刻冬阳正暖,庄前小路上,几位赴宴而归者,一路踉踉跄跄,腾云驾雾,想必今夜一定能做一束如稻穗般沉甸甸的乡梦了。

在乡下,喝喜酒是生活的一个加油站,有了一杯沁人心脾的喜酒的滋润,人生之旅就不会有趟不过的河、爬不过的坎。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