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风徽俗 >

庐州风俗——凤支龙脉可堪寻

时间:2011-07-04 08:45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郭道学 点击:

偷大碗,叫“偷寿”

生生死死是自然规律,作为万物之灵的人类也不例外。但人们善把死亡举行一整套的仪式。就肥西而言,有以下礼俗:

老了。花甲之年以上的人,死时称之“老了”;知天命之年左右的人,鼻子没有风时,称之“住寿”;不惑之年以下的人,英年早逝或夭折的童子,叫“死了”。我所要讲的丧礼举办,是知天命特别是耳顺以上直至耄耋之年的人……老人丧宴可白事当作红事办,丧宴用酒,称寿酒;70岁以上的老人丧宴,吊客会把吃席已用的大碗偷装起来,叫“偷寿”。回家给孩子用寿碗,可减疾消灾。

大凡人们在临终前,奄奄一息生命垂危情况下,家人预感到死亡的到来,即到庄外的稻草堆拔捆瓤草(合肥土话称稻草叫瓤草)放到堂屋,以堂屋坐落方向,男左女右撒个地铺,将病危者及其垫盖移到地铺,称之老单,且头朝上沿。亲人忍之不作恸哭,以免病危者难受速走。直至老者鼻孔住风断气了,亲人才放声撕心裂肺地痛哭。亡者倒置,头朝下脚对上,脸蒙上一张火纸,按其年龄数,用白线做一束环套箍并起双脚,叫“攀脚线”,整理好已穿的三腰五领老衣,戴上一顶传统的老人帽,头前安放一盏香油灯、一个烧纸钱的老钱钵子,烧纸祷告亡者领钱慢走,孝子贤孙按尊辈长幼亲疏不同披麻戴孝,且嫡子腰箍草绳。

办丧的头等大事

1949年前,那时家里“老人”,尚戴“鞋孝”。三代或四代以上人“老了”,贤媳淑女忙长(缝贴)鞋孝。亡者儿媳用白布把脚上穿的旧布鞋蒙上一层,针线缝牢,且鞋口不滚光圆,使其周边露出毛须布边。侄男女媳同样的鞋孝,只长鞋的大半截,而且是光口鞋。孙男女长小半截,重孙辈长鞋顶尖一块,且做上红球,或象征染一点红。到五七这天,戴鞋孝的每个人做双白鞋,叫“五七鞋”。再后来,除了孝子孝侄穿三年鞋孝,其他人就不用穿了。

进材。亡者尸体冷却后,就要进材。棺材是办丧的头等大事。若没有寿材,千方百计想办法,拆门弄四块木板来,都要钉口棺材。棺材根据亡者年龄的大小和职分的高低,分别用大板凳或小板凳,架在亡者的老单旁。揭开棺盖,打扫干净,将事先备好的筛过的适量细灰土及石灰粉弄到棺旁,棺底先撒铺较厚的一层细灰土,再蒙铺上一层石灰粉,石灰上面按亡者年龄,铺上数张火纸,最后盖上一层白布。

这事都由亡者断气后,导丧人领着披白代孝的孝子,求来左右邻人共八位,举重操持。接着就用破成两片的长篾片,分兜住亡者的上身肩部和臀部,握篾的、托头的、扶腿脚的——“一,二,三”,很利落地将亡者轻轻放进棺材里,托平、理顺,还要孝子把穿在身上的热内衣脱下来,塞贴于亡者旁,再把棺沿上的四棵“牌销”旁垫上火纸团,最后盖上棺盖。亲人停丧,揭下头上的孝白。

桐油石灰封严实

堂柩和掩殓。亡者长也,在家堂柩三天。早晨出材,当晚必须掩殓。事先备好桐油掺石灰粉和成硬泥状。亲人哀丧,鸣锣放炮,举重人揭开棺盖,孝子把亡者遗容清洗干净。用长纱绳作线,两头掐中棺材的大小横头的中点,再用线段系小钱物,垂吊着,对准亡者鼻尖,叫吊向,使其稳睡在棺的中心。此时,所有吊客包括家人,头顶孝白,排成长串,紧紧环绕灵柩流走一趟,与亡者见最后一面告别。仪毕,棺盖盖严,且将棺盖的一道接触隙缝用桐油石灰泥封得严严实实……

出材。得避开亡者家人,故又叫“偷柩”。视屋路深浅,有明出(天大亮)暗出(摸黑)。八位举重早已备好绳索撬棒,翌晨,准时赶到灵堂,把棺柩捆绑好、撬扎牢,闷声不吭,若有障碍和不妥之处,伸手捣他人一下,打个手势,然后互相瞅一眼,一旦抬起棺,就不再回头望。小心慢步,将棺抬移至按“山人”(土话:看风水的人)指示的方向,落放到事先安排好的两条板凳上。这时,举重们返回洗脸、喝茶、休息。孝子适时赶来,且拿来老钱钵烧纸,插幡(山人用纸剪的花束),静静的候棺守灵。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