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风徽俗 >

乡村葬礼的主角

时间:2011-07-13 15:59来源:皖江论坛 作者:黄骏骑 点击:

尽管鲁迅先生说过“中国之根柢全在道教”,但我对有的道士画符驱邪的做派,实在不敢恭维。直到不久前到乡下参加几位老人的葬礼,与活跃在葬礼上的道士零距离接触,我的偏见才有所改变。

回想四十年前,家乡“老人”的风俗,完全是“新事新办”,按照伟人的指示:“村上的人死了,开个追悼会,用这样的办法寄托我们的哀思”,不找道士,也不烧纸,后辈臂戴黑纱,不披麻戴孝,只是请有文化的人写幅挽联贴在堂屋门柱上,亲友的祭奠也就是送个花圈,生产队长主持追悼会,念完几乎是千篇一律的悼词,家属答谢,就把灵柩抬上山浮厝起来,很是简单。有人家事后请道士偷偷摸摸地关几节灯,被发现了,作为“封建迷信的执行者”的道士少不了要进“学习班”,还得没收罗盘等法器,狠罚一笔款。

可现在不同了,祭祀送葬的方式变得越来越复杂,场面也越来越铺陈。家中老人故去,丧事总想办得体面风光些。即使经济条件不很宽裕,或平日里对老人并不怎么孝顺,道士都是必须要请的,猪羊上祭,做一场“游十殿”或“游五狱”的法事,葬礼前后少不了三四天。作为一种宗教信仰,这时的道士有了合法身份,有的持有“经营许可证”,上面赫然盖着“道教管理委员会”的印章,听说还根据修行程度、教理造诣评定职称呢!他们堂而皇之地走进丧家,接受孝子贤孙的跪拜大礼。

我熟悉的几位道士,多是家传。李五祥师傅祖孙三代以此为业。儿时就听说,他的父亲是当地有名气的“李道士”,如今他又把技艺传给了儿子,常常是父子俩同时登场。当然,这道袍也不是每个人都能穿的。一要身体好。你想,一场法事两天一夜不能合眼,还要精神抖擞地念、唱、做、打、写、画、吹、跑,年纪大或身板不结实的,怎能吃得消?二要记性好。歇后语说,道士念经———照本宣科。这就要有一定的文字功底和悟性,对经文烂熟于心,融会贯通。三要嗓子好。嗓子亮的,念起经来口齿清楚、声情并茂,自然有感染力。身材魁梧,方面大耳,“头顶三台,手捧玉印,背负魁罡,身披北斗”,站在方桌搭起的高台上,显得威严,先声夺人。

一般来说,东家与主事者协商确定好法事规模、入殓、成服、出殡等主要程序的时辰后,道士们就开始倒计时,进入工作状态了。接过事先拟好的家族祭悼名单,报上逝者的生辰八字,道士铺开黄纸,挥毫泼墨,一气呵成,写好祭文。那洒脱从容的举止,俨然一个书法家的风范,围观的人不由轻声发出赞叹。与荧屏上那些所谓法力无边神秘兮兮的“老道”相比,人们似乎对这些洋溢着艺人气息的民间道士更感兴趣。

布置法堂是道士做法事的前奏曲。堂上设祭桌,四周用白老布围着,灵柩前摆灵位和遗像,供鸡鱼肉三牲祭品,两边点燃白蜡烛一对,香炉内焚香,棺材四周点菜油“本命灯”。正梁上书“音容宛在”,两旁贴对联:“日落西山还见面,水流东海不回头”,“道德五千言救出沉沦苦海,经科三万卷点破生死关头”。三面墙上挂着十殿阎王像,有的画有亡灵过“奈何桥”、下油锅、割舌头、锯身子等血淋淋的图像,观之不寒而栗。道士还“恭敬于礼”,将每节经的名目,张贴在墙,类似课程表,以供监督。

每场法事,六名道士轮番上场,一人念经,其余的操锣鼓、帮腔。主祭道士神情凝重,与孝子并排肃立灵前,根据经文内容,有时执摇铃有节奏地摇着,有时操大钹或提小锣,有时持桃木剑,念念有词,时而高腔,时而流水,时而低诉。开腔自报家门:“臣系江西省广信府贵溪县福地龙虎仙山……”至于后来究竟念了些什么经文,旁人听得并不十分清楚。每节经念完,都有“叩首谢恩”的话语,鞭炮声中,手捧一尺三寸执杖的孝子,必须向灵柩伏地磕头。一尺三寸,指婴儿出世时的长度,暗喻父母含辛茹苦把子女从一尺三寸那么长养大成人。现在的葬礼上,扩音设备也派上用场,夜深人静,很远的地方都能听到道士念经的声音。休息时,扩音器里播出时髦的哀乐,鼓乐队奏着流行歌曲,现代文明与古老传统有机地融合在一起,不知是不是一种“接轨”?

念“十月怀胎”经,是葬礼的重头戏,是对身为母亲的女性最直接最真诚的赞美和追思。经文从一月怀胎开始,一直数到临盆分娩,历数每个月母亲因怀胎的生理反应而带来的痛苦的感受。经文通俗易懂,催人泪下,如念到六月:“六月怀胎三伏天,烧茶换水懒向前,堂上扫地难弯腰,行路犹如上高山。”听着道士如泣如诉的念诵,纵使你是铁石心肠,也能追溯出自己生命的由来,体会母亲生儿育女的苦辛,激发对母亲的热爱和怀念。“不看当初娘养我,但看今朝我养儿。”儿女们伏地聆听,念到动情处,想起母亲无怨无悔为自己所做的一切,想到平日对母亲未尽到孝心,怎不追悔莫及,失声恸哭!乡里乡邻亲朋好友里三层外三层地围着,也陪着掉眼泪,有的老奶奶还说起逝者的一些往事,唏嘘发出一番感慨。

对男性亡灵,道士会有选择地念些“二十四孝”等经文。“孟宗哭竹冬生笋,郭巨埋儿天赐金。董永卖身葬父亲,丁兰刻木事娘亲。”二十四孝,每一孝四句经文,一百多句。道士带领“治孝”的家人双手捧香,排成长队,缓缓围着灵柩,边走边念,将近一个多小时,其主题就是“父母一生为儿身,父母有恩报不尽”。当然,经文中也有追思逝者亡灵,洗刷在阳间的过错,劝慰世人多做善事,把生死看淡的内容:“阎王本是平等君,不要钱财只要人。若是金钱能买命,当今皇上万万春。”想想也是,每个人的一生到站了,就得下车,没有人特权,生生死死才是人间。

不知有什么讲究,出殡前逝者辞别香火台,道士都要翻开经书,一字不漏地念完。道士们说:“这就是一本正经。”

“头七送灵”送夫丁,经文是拜托、嘱咐夫丁好生押送盖有“灵宝大法师”大印的亡人的“金银财宝”到彼界。两名道士,一问一答,一唱一和,甚是风趣,逗人发笑,很有人情味。道士中,也不乏幽默搞笑者。一位少妇年纪轻轻的死了丈夫,葬礼上想着自己今后的生活,不由悲从中来,哭时带诉:“你走了,我靠哪一个?”夜深了,道士想占便宜,伴着锣鼓声,在经文中念道:“靠着我啊!”少妇听出经外之音,边哭边答:“靠不着啊!”道士念:“靠得着!”少妇想捉弄一番,悄悄从身边拿起一叠纸,放在道士脚边烧起来,道士没留意,道袍被烧着了。少妇连忙哭道:“靠(烤)着了啊!”道士吃了哑巴亏,有苦难言。打那以后,人们见了道士,就拿“靠着了”打趣。

说笑归说笑。我曾向道士们讨教做法事的意义。我说,这也是一种丧葬文化,老人辛苦了一辈子,而今两手空空地走了,儿孙为长辈花些钱,尽了孝心;经文规劝世人多做善事,孝顺父母,慎终追远,有教化作用。锣鼓喇叭一起响,热热闹闹三四天,老人走得不寂寞,也算是人生画上了圆满的句号。道士们也都觉得我说的在理,赞同我的一孔之见。



顶一下
(1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