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风徽俗 >

郎溪民俗的形成及其特点

时间:2011-07-31 19:22来源:收集整理 作者:苏子农 点击:

郎溪县地处皖东南,近邻江苏、浙江。面积1104平方公里,人口三十三万。虽属小县,但民俗文化却是一篇大文章,实属全省罕见。

清咸丰年间,郎溪有人口十万余,后由于清廷和太平军在江南历时六年之久的拉锯战争,生灵涂炭。到同治时因杀戮、瘟疫,已是十室九空,只剩土著五千余人。朝廷无奈之际,便大举移民。先后有河南光山、罗山,湖北黄州、随州、沔阳,湖南部分县州和本省安庆、巢湖等地移民客居郎溪。另有一批退役的湘军兵士和浙南、苏北等精明之人,看到江南大批山、水、田、林、房成了无主之处,也纷至沓来。他们插草为界,圈地生息。郎溪有谚语:“湖北人占田(包括湘兵),河南人占山,安庆人占滩”。是说这些移民根据自己的生活、生产和思维习俗,选择地理环境比较相通、熟悉的地方居住下来。后来,徽州的生意人也到了郎溪,并有了“无徽不成镇”的说法。

民俗因民而兴,亦随民而修。就这样,各地的移民在日后漫长的生产、生活中,顽强地把自己的风俗习惯表现出来,同时又不断地同其他移民和土著人的习俗相交融、相渗透,在潜移默化过程中形成了纷繁多彩的郎溪民间风俗文化。

所谓“民俗”,就是一种创造于民间,又在民间中代代相习、传承的思维方式、行为习惯和各种生活事象。也有人说:“上之所化为风,下之所化为俗”(《汉书》);“肇始之教谓之风,习而行之为俗”(《乐论》)。可见在古人眼中,民俗指的就是民间的自我教化,是一种“人相习、代相传“的东西。

纵观郎溪民俗,有五个显著的特点。

一是地域性。俗云:“出门三五里,一地一乡风”、“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郎溪亦然。

以郎川河为界,南北两乡的民俗有很大的差异。可以说,南乡风俗的主调是河南一带的吴越文化,还有荆楚文化和徽文化相融其中。

如婚丧喜庆活动:南乡讲究热闹、排场;而北乡更多的是礼仪、规矩。婚嫁中的哭嫁,南乡比较简单,有些只是象征性的;而北乡则有大量的“哭嫁歌”,如“哭爹娘”、“哭歌嫂”、“骂媒人”等,情真意切,色彩浓郁。再如丧事习俗中:南乡人在封棺前要将亡人口中的“含口钱”拽出来,以防亡人带走家中的财运;而北乡人则要让亡人衔着“含口钱”随棺材入葬,意在怕亡人转世时变成哑巴。

在民间艺术上:渔鼓“道情”只在飞鲤、毕桥出现;而“打蛮船”却在南丰、涛城流行;“人灯”则活跃在幸福、飞鲤一带;旱船多在南乡,定埠一带基本看不到旱船。送春则以北乡为盛。还有山歌:北乡山歌故事性很强,有的长达上千句,已形成传统段子的有《风筝记》、《养媳妇》等;而南乡是放牛娃子喜闹逗趣的一种形式而已。

饮食民俗也有明显的地域性。南乡三月三的“巴魂粑粑”用的是“齐头蒿子”,包咸菜馅;而北乡用的则是“白毛头蒿子”,包红糖、芝麻馅。前者的特色是“香”,后者的特色是“粘”。旧时过年有“看菜”的习俗,除鱼之外,北乡的看菜是“子孙汤”(鸡蛋汤),南乡的看菜是鸭肫、鸡肫。在茶馆、澡堂里,提篮小卖的除麻花、瓜子、桂花糖外,南乡多有绿豆粑粑,北乡是米饭饼、芽蚕豆。而城关的大街小巷,都是徽州风味的小吃“拓餜”。再如南乡的“闷酱”、“腌青豆”、“楂辣椒”,北乡的“素鸡”、“压羊片”、“猪头膏”,都是郎溪的名牌食品,但口味迥异,各有特色。烹饪方法上,南乡以煎、炒、烹为主;北乡以蒸、炖、熘为主,地域性十分明显。

二是多样性。马克思主义的一个基本观点是:劳动创造了人类、创造了历史。劳动者在创造社会、历史、文化的同时,也创造了丰富多采的民间习俗。民俗也从来都是一种时空文化的连续体,它所包含的面极其丰富的。郎溪由于移民的原因,出现土著较少,而客民较杂、较多的现象,这一现象也使郎溪的民俗被孕育的千姿百态。

春节是中国民间传统节日中最重要的一个节日,有着悠久的历史与丰富的内涵,凝结着中国人的伦理情感、生命意识、审美趣味和宗教情结。过年仪式不仅隆重,习俗也多种多样。以时间讲,大多团年饭在三十晚上,但也有在早上和中午的,还有的在半夜(黄州人);也还有腊月二十八过年和腊月二十九过年的。从祭祀供奉方面看:有的满桌子盛席,也有三荤三素的,三荤三素中也有三个碗、六个碗的;有磕头祷告平安的,也有背祖宗五代过年的。“一夜连双岁,五更分二年”,传统的时间意识和风俗,把春节装扮得既丰富,又多采起来。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