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风徽俗 >

关于徽州民谣的采集与整理

时间:2011-08-14 21:57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方静 点击:

徽州文化的原生态,包括以人为中心的自然、社会原生态两个层面,是一个立体的人文概念,其核心是“天人合一”或称为“和谐”。徽州文化的一个精典理念是“和”,包括人与自然的“和”,人与神的“和”,人与人的“和”。人与自然的“和”产生了“桃花源式”的“中国农耕社会的最高文明”。人与神的“和”产生了“与祖同乐”的各种徽州庙会现象。人与人的“和”产生了近乎完美的“宗族自治”的社会管理方式。徽州文化原生态中,任何一种人文现象都是“和”与“不和”社会的一个平衡调节器,一个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徽州民谣,正是宣泻那个时代生活情绪、描述那种现实状态、舒张那种社会压力的一个重要解阀器。

徽州民谣归属于徽州文学类,因独特人文环境孕育而成为个性鲜明的区域性民谣群。它的光彩夺目是与徽州文化的显学地位相称的。民谣,是民间歌谣的俗称。《诗.魏风.园有桃》载有:“我歌且谣”一句。《毛诗故训传》:“曲合曰歌,徒歌曰谣。”《韩诗章句》:“有章曲曰歌,无章曲曰谣。”《南齐书.五行志》:“歌谣,口事也。”据考,歌与谣是两个有联系而又独立的概念,谣是不用乐器伴奏的歌唱,即有点类似“清唱”,有时用说、吟、讲更准确些。如民间的顺口溜、打油诗、绕口令、游戏俚语、猜拳令、仪式套语、节庆赞语、小戏唱白等,但与零碎的俚语、俗语、谚语不同,民谣已是一种带有个体情感的创作。这些源于“生活”、来自底层、口传直唱于民间的大量村谣乡谣,最接近生活实态,是原汁原味的原生态文化。可以说,民谣是写在徽州人心中流传于民间的另类重要的“徽州文书”,一种十分宝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俗语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徽州本土,只能产生徽州本土民谣。在徽州这片千年故土上,每一寸土地和路道,每一片瓦砾,每一座桥梁,都积淀存储着大量的历史文化信息。徽州经过中原移民和徽人走商数百年的孕育,在中华文化体系中,已成为一个相对独立的文化单元(重要分支)。徽州古邑,是一个环境比较特殊的岩邑,山高路险,交通不很顺畅。根据自然地理特点和语言、生活环境的差异,素来“十里不同风,五里不同俗”。如绩溪这种特点更加突出,以徽岭为界,绩溪民谣大致分为岭北、岭南二个区域。岭南岭北的方言种类不一样,许多风俗习惯也不尽相同。一首题材完全相同的民谣会出现多个不同的版本。如《推车谣》岭南版是:“推车(cou)磨车(cou),磨到外婆家。外婆不在家,后门头打老鸦;打一只,烧烧吃;打一双,氽氽汤。氽给哪个吃?氽给我家宝宝吃。”而岭北版的是:“推车哥,磨车郎,打发哥哥上学堂。哥哥一对花包肚,弟弟一对花衣裳。花对花,柳对柳,干渍菜,下红酒。你一杯,我一口,还有一口,放到外婆家门背后。”《蜘蛛吊水》、《十指脶纹谣》、《给外甥女做媒》、《拍手谣》等也有南北版本。但随着徽州水陆交通的改善,人流物流信息流的加速,民谣流行区域的界限已逐渐模糊。

徽州民谣是徽州人民创作、吟诵、口传心记的民间口头艺术,反映了古徽州人劳动、生活、习俗、时政和思想感情,是博大精深的徽州文化宝库中独具特色的珍宝。它的产生和自身发展源远流长,一直沿着一条民间自生自灭的路线,平民性和自发性伴随着民谣的起伏兴衰,而平民性也决定着民谣因非文学主流而尚来不为“正统”所重视。这些长期散落民间、难登大雅之堂的草根瑰宝,完全通过老少口头代代相传,装进一部分人的记忆中(少见文字记载)。也正因为如此,才保持了一种文化形态上的原生态性。随着社会的发展,现代传播方式的改变,这种口传文化的生存正面临着巨大挑战:一是产生民谣的社会背景和文化心态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过去,徽州人聚族而居,交通不便,识字不多,书写不易等状况,使得民谣大量传播,成为反映心声,排遣内心,传达信息、凝固思想的一种方式,而随着时代的变迁,这些区域人文背景的传播基础正在逐渐弱化。二是口头传播这种传统方式面临着冲击。交流方式多样,信息传递快速,在现代传播媒介发达的今天,口传文化的生存空间受到了很大的挤压,民谣流传、衔接、再生面临着巨大的困难。三是抢救难度大。过去很少有人意识到民谣的文史价值,虽有零碎记录整理,但没有系统整理,系统研究,造成时间跨度大,情况不明,也有记忆失传等方面的原因。因此,系统抢救民谣工作迫在眉睫。它的收集与整理、研究,是一个相当艰难的过程。


顶一下
(3)
60%
踩一下
(2)
4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