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风徽俗 >

源里过小年

时间:2011-08-28 23:10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收集整理 点击:

源里,一个古朴而小巧的村落,新安江源头的万山丛中,巍峨耸峙的六股尖是它宽大的怀抱。

去年偶然间交一源里朋友,得知那里有一座汪姓古祠堂,且保存较为完好,因为一直对汪姓文化,对古祠堂有些兴趣,所以想去看看。这不刚放寒假两天,我就忙里偷闲,钻进山中去。

抵达时已是下午,从流汪公路左转,便是通往源里的路,总感觉气氛有些异样,空气飘荡着几许硝烟味,零落的鞭炮声不时响起,农家雪白的豆腐摆在门口沥水。一查手机,是腊月二十四了,农历小年。这让我想起了鲁迅先生的一句话:旧历的年底毕竟最像年底,村镇上不必说,就是天空中也显出将到新年的气象来。

沿着蜿蜒的水泥路前行,伴着溪边铮铮的流水,心清气爽。一路上不时有摩托车进出,捎带着各种年货。还有提着大包小包,脸上写满微笑的人,有小伙子姑娘,也有当家的壮汉农妇,长年奔波在外,思念揉成了长长的线,他们打工回来了,俗话说:长工短工,二十四下工。他们幼稚的孩子已经张望许久,他们佝偻的父母已经泪眼浑浊。

一年中乡村沉寂太久,现在就要过年了,是该欢乐欢乐了。

年是什么呢?年不仅是物质盛筵的享用,它更是亲情友情的粲然绽放,是民俗风情的精彩演绎。

小径回环,三里来许,便抵达了源里。村庄位于圆形山坳中,竹海环抱,临水而居,粉墙黛瓦,错落有致,小溪穿村而过,弯成一个S型,村庄就是一个天然八卦图,而这八卦的圆心便是祠堂,名曰“世德堂”。看来这祠堂的位置是有风水讲究的,毕竟风水是中国古典建筑的灵魂,皇宫如此,乡村也是这般。

突兀眼前的“世德堂”坐东朝西,约三百余平方,祠堂的那边传来了阵阵笑语,原来那百余平方的小广场上,站着许多村民,说笑的,指点的,还有忙碌着的,我赶忙挤进去凑凑热闹。一看是一些村民在给祠堂梳妆打扮,有黄发,有垂髫,在掸灰尘、挂灯笼,贴古楹联,这不由让我有些兴奋。因为这样的场景,现在除了一些旅游点外,已经很少见了。

祠堂通面为三开间,上面镌有花纹,中间是“八仙过海”的场景。大门两侧的一副对联是:开国家声远,回川世泽长。红底黄字,耀眼醒目,此联显示了该村汪姓的渊源。这里应是汪氏开国公汪铁佛的后裔,汪铁佛是唐初六州总管,地位仅次于越国公汪华。

踱入祠堂内部,一看风格便可知是清代中期的。中间有一个天井,采光通风,天井两侧的月梁有两对“孔雀开屏”,正中的冬瓜梁则是“鲤鱼跳龙门”,栩栩如生,颇见几份工夫。这样的雕刻在徽州曾经是寻常风景,并不罕见。

“世德堂”三字悬在大厅正中,下方是一副对子:“礼义廉耻,孝悌忠信”。两侧巨拄上的楹联为:“派自鲁公两手传文左水右羊锦世泽,封鹰唐失六洲保障保圭石玉振家业”。下方柱子的楹联是:“姓自唐以昌六洲保障五鼎荣封百代簪缨承开国,基至明而起九曲荣回三枝秀发干秋礼乐衍回源”。读着这些对联,通过边上村人汪裕良等人断断续续的叙说,我大致理出了源里的繁衍脉络。源里古名叫回川、回源、回溪。源自44世开国公一脉,始居婺源风亭,后迁至休宁旌城,衍分十三族,落迁鹏鹄源(今坑口),明时派分三门,一门在此生息繁衍。这些楹联是一些老人从族谱上记下的。可惜的是该村的族谱已在在文革期间毁失殆尽,更加详细的情形难以考证了。而那斑驳的木板壁上,依稀可见“抗战必胜”“建国必强”字样,据老人介绍,这是当年红军在此活动时留下的印迹,祠堂是红色岁月的见证。

这里打动我的并不是祠堂的本身,这座祠堂论其规模,论其精美,在号称“文物之海”的古徽州并不出类拔萃。我感到倍觉温馨的是,这里的民俗依然较为完整地上演着。这里每年从小年直至至正月十八的挂祖容、悬灯笼、贴对联、燃篝火的古俗,除了文革期间外一直沿袭着。过年时节,总有一批民俗的守望者自发起来,筹资布置,开展活动。祠堂现在仍是村民活动议事的中心,一天到晚人流不绝,婚丧喜庆常在此举办,中秋时节在此舞稻草龙,它是一幅流动的徽州民俗画卷。祠堂是徽州文化的载体,民俗是它的内核,载体与内核的完美结合,才是它永恒的生命。

源里人深深地懂得这点,他们精心地维护着这座祠堂,早年祠堂三毁三建,近三十年来又翻修过三次,广场的墙壁上勒石刻碑记有2003年村民捐款修祠的记载,边上还有一块醒目的《文物保护公约》碑。我还听说了汪裕良一家三代带头修祠的故事。我心中涌起的是一种莫名的敬意。可以说,现在徽州的祠堂除了几个热点的旅游区外,在一些偏远山乡,平时看到更多的是破败、冷清,荒凉,沉寂,文物在少数人的眼中只是金钱,提起保护总是没钱,殊不知再好的祠堂,没有人的参与,它永远没有生机。于是人们感慨徽州成了文字徽州、图片徽州,它失去赖以生存的土壤,文物变成了摆设。而源里村之可贵它的文脉没有断,它的生态保护空间没有毁,文化深深根植于他们内心的骨髓中。所以世德堂是一座活动的舞台,今天在村民的巧手打扮下,她显得特别的俊俏,好似梅开二度。他们并不满足,还在筹划大规模的修缮,因为有些梁柱部分腐烂,可因为村子太小,缺乏资金,现在无法动手,心中颇有几分无奈。

薄暮时分,鞭炮声愈来密集了,人们开始祭灶、祭祖,摆上碗碟,作揖磕头,烧纸钱,悠悠纸灰漫天飘舞,寄托了人们对先人的一份追念,袅袅的饭菜香味飘扬在村庄中。而世德堂内大红灯笼高高挂,将祠堂映照地神秘而美丽,泛着红色的光晕,村民在此间穿梭,小孩子门则是在追逐嬉闹,闪现着幸福的笑靥。让人梦回百年,仿佛走进了历史的风尘。这是一幅多么美丽的场景,这是一道渐行渐远的风景。

投宿在友人家,围炉而坐,话些家常,品尝香茗,友人的妻子说,这些日子需做豆腐,裹粽子,做米馃等,一日不得闲。友人还向我相约,大年三十的夜晚来看篝火晚会,我神往着,可注定是不能能来了。热烘烘的厢房内,我们的脸涨红了,热血有些沸腾,蓦然间有了“脚踏一炉火,手捧苞芦馃”的飘飘欲仙感。

源里过小年,回味无穷。(文章来源:故园徽州论坛)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