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风徽俗 >

徽州过年:徽州人家 一品滋味

时间:2011-08-30 10:50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陈仲平 点击:

绩溪在2007年被入选中国历史文化名城。城区保存下来的古巷,一条“中正街”,一条“西关古里”,似乎能够承载这个光荣的称谓。西关古里位于西山城区。我们将去这里一户人家,和这户人家一起共享大年初四的年饭。

绩溪西山是幼时读书的地方,和朦胧的大年30夜晚一样,西山虽然令人牵挂和回味,但是在寻常的日子里,西山是挂在墙壁上的陈旧年画,只有在特定情境下才会蓦然想起。

这次来西山朋友家里过年,是一个曾经无数次的梦想,和好友在一起,在一个徽州雅人的大宅院内,感受祖上的荣光和晚辈对传统的崇敬。西山朋友名章澄宇,在一次偶然机会缘识。因老友相聚,古巷流连的黄昏时分,驻杖无时夜敲门,欣逢了这位纯正快乐,崇尚传统的年轻人。又在一个寒冷的冬夜,将其床上唤起,沏茶夜谈,钩起无尽辛酸,一轮冷月远远的斜挂在他家院落高墙上,但尽管院内充满怀旧,而院外已经几乎看不见“西关古里”的祖辈痕迹了。远去的祖上,还记得曾经的繁华小巷吗?他的辛酸里是文化古城的保护呼吁是否有人回应和回应以后的政府作为。我的辛酸则是只能响应,而引领我的友人来此捧场,根本完全无法去做他英雄史诗般的英雄梦想。

主人在菜市场一端巷口等候我们,小雨依旧绵延,我们踏着湿漉漉的水泥砖走入小巷,梦想何时会出现青石板的古老地面;我们在孤零零挣扎在巷口的“西关古里”门廊前驻足,想象当年徽商锦衣归来的悲喜场面。但是眼前凌乱的电线和造型无序的建筑,令人只能长长失落,也许承认历史的最好办法就是书本的记载,而残留的建筑,只能说明精神追求在生存面前的无奈。

到达澄宇家大宅院门口,鞭炮声起,欢迎我们一行来自北京和德国的11位嘉宾。鞭炮声停止,踏着徽州人称作金银满地的吉祥地走进大院,经过大院,迈进宽敞的厅堂。厅堂内张灯结彩,显然是为了欢度春节特别做了布置。两侧墙壁各悬挂字画,其中一幅是胡适之先生书写的条屏。厅堂正中是中堂巨幅国画,国画两侧悬挂着联幅,表达着主人的情趣和操守。厅堂正中圆桌上摆满了过年的糕点和凉菜。桔子寓意吉祥如意,苹果寓意平平安安,酥糖、云糕、都反映着春节的期盼:顺顺利利,步步高升。

最引人注意的是桌子旁边摆放的大铁锅,里面是今天中午要开宝的大餐,民国时,著名学者、绩溪人胡适就是以此美味招待当时名流的,胡适称之为“绩溪一品锅”。今天展现在眼前的一品锅,让章澄宇的的岳母花了2天的时间,据说共计5层,是最正宗的绩溪一品锅,打开铁锅盖,浓香扑鼻,馋涎欲滴。主人摆上一品锅,拿出自己家里酿制的土酒,当纯正的酒香和菜香以及欢快的声音汇合在一起,新年过节的滋味便涌上心头。

一品锅要一层一层的划开吃下去,越吃越香浓可口,土鸡吃完接下吃五花肉,因为长时间的炖煨,五花肉已经没有脂肪,轻轻地夹起,从正中间一口咬下,三道流油吱溜滑去;两道沿嘴角挂下,一道沿食管入肚,无限慷慨,百种回味,此时更兼一口烧酒咽下,便觉豪情满怀,飘飘欲仙了。我们吃的很斯文,我觉得此时该是过年划圈的时候,但是知音此时难觅,急煞人也。

雨淅淅沥沥开始渐大,想等雨停,于是在年饭后坐在中堂里看天井一块的天空和院落外的天空一起飘雨,听主人热情地敬烟和对祖上以及传统徽州掌故的绍介;主人家的亲戚则不时望着2米身高的贝勒爷窃窃私语,偶尔掩身发出会心的笑声。我想旧时人家的过年也应该这样十几号人马的喧哗热闹吧?只是今天还是静了一点,怕大伙不习惯这里的油腻,拿出储存八年的祁门红茶,为大家“压油”。菜油酒辣茶俨,人欢雨顺天明。趁天大亮,做一次徽州人在光明时分赶路,今天的年饭就这样渐渐离去。酒香依旧,而五花肉的油今天还畏惧吗?君记否?徽州人家,一品滋味。(引自章澄富有博客)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