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风徽俗 >

美不胜收的榆村“龙”

时间:2011-11-12 12:37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胡守志 点击:

中国远古时代对“龙”极为尊崇,这种“龙神”观念经过历史的积淀,逐渐成为炎黄子孙共同的意识:龙,中华民族的象征。?

舞龙,作为一种原始人崇拜图腾的巫术礼仪遗痕演化而来的民间游艺,休宁县榆村地区颇为流行,自古至今,久盛不衰。?

逢年过节,榆村人总是以舞龙相庆。“龙”有板龙、布龙和草龙之分,虽然形式不同,舞法有别,却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彩灯相随,锣鼓助威,场面宏大,气氛热烈,人、龙融为一体,天、地共舞同乐……?

榆村村的板龙在整个徽州都有名.板龙由一板板龙灯所组成。龙板长六尺、宽八寸,上面按着一段马鞍型的绘着云纹鳞甲的龙身,内点三支红烛;每块龙板的两端各有一个圆孔,用撑扛的上端把前后龙板衔接,连成一条波浪形的巨龙。龙头高约八尺,以青篾制扎、彩绘装饰而成:双角高耸,巨耳忽内,触须飘拂,火眼圆睁,血口大张,傲然地盘伏在四人抬的特制龙板上,神气逼人,极其威武。板龙旧时以程氏宗族为单位,龙的长短以族中男性多少而定,俗约“一丁一板”,接板成龙;尤身越长,象征着家族人丁兴旺;平时龙头龙尾由族祠保管,龙身则散存于众家,这种“聚时成龙,散之为板”的特征为外地所罕见。?国庆七周年庆典时,榆村的板龙大出风头,198板500多米长的巨龙威风凛凛地舞到屯溪街头,那个“火树银花不夜天”的场面,永远是屯溪人心中一道亮丽的风景:前有火把、开锣清道,后有仗鼓、乐队压阵,再加数不清的花灯相随,浩浩荡荡的队伍一拉二里多长;沿途鞭炮齐鸣,烟花竞放;观众如潮,万人空巷。舞板龙又叫“游烛”,由于龙身庞大,行动缓慢,在新安江沿岸游动时,远处观赏最为出彩:夜幕中的板龙,通体透明,流光溢彩;各式花灯,闪闪烁烁,争辉斗艳;如同流动着珠光宝气的金绶带,犹如安徒生笔下的童话世界;此情此景,倒映在梦幻般的江水之中,宛如蛟龙戏水,魅力无穷……

与榆村庞大的板龙相比,富溪村的布龙则显得更加灵巧多变、挥洒自如。?当地人把布龙叫作滚龙或软龙。旧时舞龙多由汪氏宗祠组织,一般都在夜间举行,带有浓厚的娱神色彩,以祈风调雨顺,禳解灾厄;滚龙有黄、青、白、赤、黑之五色,代表着金、木、水、火、土之五行,遇旱灾舞水(白)龙,遇水灾舞火(赤)龙;到了现代,已完全成为一种自娱自乐的民间游艺了。富溪的滚龙以篾作骨,外蒙白布彩绘,轻巧华丽;龙头篾扎纸糊,威风八面:龙翼高翘,流苏飞舞;双目圆睁,灼灼生光;血盆大口,能喷烟火.滚龙舞动时变化无穷,?时而左盘右旋,时而上下翻滚,时而腾空飞跃,时而倒地穿插;一会儿“翻江倒海”,一会儿“驾雾腾云”,一会儿“昂首争珠”,一会儿“翩翩戏水”;在令人眼花缭乱的舞技中,“滚背”、“插花”、“喷火”、“叠罗汉”等绝活表现得炉火纯青;当滚龙来到街头广场,便开始“打团”,但见龙身绕着龙首盘拢,越盘越紧;忽地一声令下,龙头一抖,风驰电掣般地全身甩开;龙身未曾伸直,龙首又迂回快速盘旋,似洪水倾泻,似火山迸发,其势不可阻挡;舞龙的力士犹如神助,他们打着“噢嗬”,踩着鼓点,迎着鞭炮,尽情地奔跑,那火爆的场面,,让人感受到了“潜龙在渊,一飞冲天”的豪气。

假如说板龙以古雅取胜、滚龙以华丽见长,那么,土得掉渣的草龙则以“土味”吊人胃口。?草龙用稻草裹成,外用粗草绳一圈圈缠实扎紧;每隔八尺竖一撑扛,便于舞者把玩;龙头龙尾也是纸扎彩绘,所不同的是龙须也是用草绳编的,足有三尺长;龙额正中贴有斗大的“王”字,龙颈披红挂彩的,倒也十分威风。草龙一般都有二三十丈长,舞动时上面插满点燃的棒香,所以又名“香龙”。?“八月中秋舞香龙”是榆村乡农村的传统习俗。是夜,喝过团圆酒的农民便敲起欢快的锣鼓,舞动着香龙庆贺丰收。当舞至各家各户时,龙头总是对着大门左摇右晃;于是,男主人就以鞭炮相迎,女主人便将点燃着的棒香恭恭敬敬地插在龙脊上,并以红烛供奉龙头;鞭炮越响,舞者越狂;香火越旺,观者越欢;龙行之处,鼓乐喧天,香气弥漫,烟雾缠绕,其氛围带有七分火爆三分神秘……当香龙游到社坛广场,舞者更是如虎添翼,他们纵横腾跃,不断变化出“望月”、“献月”、“盘月”“追月”等造型,把一条原本简陋的草龙摆弄得灵气横溢、出神入化。?

舞香龙也明显带有事神的性质,故有一些禁忌规约,如:香龙不许舞出村界,所到之处不得阻挡、冲撞;龙头不许女人触摸;龙珠不可落地;龙身不得跨越;龙灯不能吹灭……对舞龙者也有特殊要求:舞龙头者必须是父母健在、儿女双全的有德之人;持龙珠者必须是品行端庄的“童男子”;其余舞者也不得有劣迹。更有意思的是,舞至夜阑尽兴后,必须把香龙送到水口外,并抛入溪河之中,使之回归大海,以佑来年五谷丰登。

(文章来源于休宁县榆村乡政府网站)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