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风徽俗 >

休宁榆村腊月风情

时间:2011-11-12 12:34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胡守志 点击:

在我国古代,“腊”是一种祭祀的名称,夏朝称“清祭”,殷商称“嘉平”,周朝称“腊祭”;秦始皇统一中国后制定了新历法,将处于冬末春初新旧交替之际的十二月称为“腊月”,并把举行“腊祭”的那一天称为“腊日”;至南北朝时,腊日被固定在每年的腊月初八,这就是传统的腊八节。

休宁榆村人过腊八节旧时有两大盛事:一是隆重举行“祭祖先,敬百神”仪式,以祈福寿,避难迎祥;二是黄坑古寺要举办盛大庙会,诵经演法过“佛成道节”,因为佛祖释迦牟尼就是在十二月初八修成正果的。时至今日,人们仍然重视腊八节,只是淡化了祭祀和宗教色彩,而吃腊八粥、打埃尘等传统习俗依旧盛行。受旅外徽商的影响,榆村的腊八粥风味独特。大户人家以优质糯米为主料,掺入红枣、桂圆、莲子、核桃、栗子、杏仁、花生、红豆、白果等辅料;人们从初七的晚上开始备料,忙到半夜下锅,大火煮开后用微火慢慢炖到天亮,才算把一锅香喷喷、甜饴饴、鲜美无比的腊八粥熬好。也有的农家以糯米、干羊角、干白菜、干南瓜、红豆、红薯、芋头、腌猪板油混合煮成咸味粥的。吃腊八粥前,先要舀几碗祭祖敬神,尔后装在食盒中馈赠亲友,最后是合家大小一起品尝;家中养有猫儿狗儿的,也要喂上几小瓢;俗信吃了腊八粥可以驱邪气、保平安,若把粥施舍给穷人或乞丐,还是一件很积德的事呢。其实,腊八粥本是佛教的仪俗:传说释迦牟尼在得道之前曾因饥饿昏倒于途,幸有牧女相救,施以用杂饭、野果煮成的粥,才有后来的成佛之日;为此,佛教徒在腊八日仿效牧女熬粥以供佛祖,并广施于凡夫俗子,藉此纪念“佛成道节”。宋代开始,腊八粥已从佛门行事扩展到民间的一般俗行;至清代,平民百姓吃腊八粥已是蔚然成风。徽州人熬腊八粥要熬一大锅,也作兴送与亲友品尝;不过,送粥只局限于腊八日上午,但家中吃剩的粥如能吃上几天,却是“年年有余”的好兆头;更离奇的是,已出嫁的闺女不能吃娘家的腊八粥,否则娘门一年都不如意,故有俗谚云:“腊八不吃娘家米,吃了娘家米,一世还不起。”?打埃尘是腊八节的另一个重要内容,“家要发,腊八刷”,其意义无疑是“除旧迎新,祓除不祥”。榆村的旧式家庭平日很少彻底清理,尤其是农家,经常把一些家具、杂物,以及不常用的东西,随意堆叠,日积月累,杂乱无章,墙缝屋边布满蜘蛛网,角角落落成为蚊绳滋生地。于是,腊八便成为每年一次大扫除的好日子。家庭主妇通常是先把卧具、家具用布幔遮盖好,然后开始整理什物,能用的归归类,弃用的处理掉;接着用长竹竿绑扎着扫帚,通屋上下刷扫一遍,再将桌椅碗橱等家具擦拭干净,最后连地面都冲洗得清清爽爽;凌乱的家庭通过一天的打挨尘,往往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腊月二十四也是个重要日子,俗称过小年。“长工短工,二十四下工”,忙碌了一年的人们,到了这一日,大多都可以停止繁重的劳动了;旅外经商、异地打工者,也都放弃赚钱的机会,纷纷返乡准备过年。这种观念根深蒂固,延续至今日便产生了一个有十几亿人次大流动的“春运”。屯溪老街上的商家却不同,店员们于这天晚上吃过“小年酒”后,开始加班加点做生意,而且要一直忙到除夕深夜。当晚,民间还有一个极其神圣的仪式——送灶神。传说灶神是天庭长期派驻民间的“监察御史”,监视世人的言行举止,并定于每年的腊月二十四升天,向玉皇大帝汇报人间恶善;玉帝就是根据灶神的奏闻,安排各家来年的吉凶福祸。榆村人称灶神为“灶司老爷”,抱着“祭神如神在”的心理,家家户户的灶上都设置了神龛,每逢初一、十五,或过年过节,或有红白喜事,都要烧香供饭换净水。由于平日婆媳口角、夫妻隐私、说人短长,多发生在厨房,灶司老爷高高坐在神龛内洗耳恭听,往往一句不漏;等到人们发觉不知何时说漏了嘴,已是悔之晚矣,为了免受惩罚,只好用“糖衣炮弹”去堵灶司老爷的嘴。于是,在送灶时,不论家道贫富,一律焚烧纸扎的轿马送灶神升天,并把写有“上天奏善事,下地保平安”的红联贴于神龛两侧;而奉祀的供品也很丰盛,其中又甜又粘的“糖饼”是绝对不能少的,俗信灶神嗜好甜食,吃了糖饼甜了嘴,在玉帝面前就尽讲“甜蜜蜜”的好话,当然就不会无中生有、无事生非了;除夕之夜再用同样的办法把它从天庭接回家中,所不同的是改烧“轿马”为“柏枝”,谓之“百无禁忌”。人们害怕灶神上天打小报告的心理,还体现在一些忌讳方面,诸如:忌在灶上烹煮或烧烤“秽物“(狗肉、女裤、尿片等之类),忌在厨房骂人、吵嘴、打架,忌在灶上重放或磕碰锅碗盆筷,等等,总之,对“大权在握”的灶司老爷是小心翼翼,媚之余敬之,敬之余防之。其实,当人类摆脱茹毛饮血的野蛮时代后,灶就成为人类文明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它不仅使人们享受到精美可口的食品,同时又是聚合一个家庭乃至一个家庭的象征物;应该说,祭灶的初衷是出于古人对“火”的崇拜,属于一种残存的原始遗风;“媚灶”只是后人把灶演绎成神化、人格化的附属物而已。

过罢腊月二十四,就算是徐徐拉开了过大年的序幕。榆村的商业中心,,尤其是廊亭街上整日人头攒动,热闹非凡;商家门庭若市,买卖十分红火。人们都在忙着筹办年货:有贺岁的烟花爆竹,有礼神的香烛锡箔,有穿的成衣布料,有吃的鸡鸭鱼肉,有用的碗盘杯碟,有贴的春联年画……与城里人相比,榆村人所备的年货更为丰盛,而且大多是自产自食:家家要开栏杀年猪,少则一头,多则两三头,吃不完,腌起来,腊肉腊蹄(火腿)装满一王桶(大桶);村村干塘捉年鱼,草鱼鲤鱼花鲢鱼,装入篓中,养在溪里,随吃随提,条条活蹦乱跳;蒸上几斗糯米饭,酿成几坛甜米酒,杯杯醇又香,养人养精神;淘米裹角粽,猪肉粽、豆沙粽、灰汁粽、红豆粽、板栗粽,煮熟后挂满几竹竿;舂粉做年粿?,糯米粿?、籼米粿?、粳米粿?、乌麦粿?、芦稷粿?,蒸熟后浸入清水缸,可以陆续吃到来年二月二;推石磨,做豆腐,三板四板不嫌多,一板豆腐十六块,块块像砖头,加盐氽过再晒干,更是一道风味独特的下酒菜;此外,还要做脆生生的冻米糖、香喷喷的芝麻糖,炒了瓜子炒花生,蒸好肉包蒸腊肠,杀了肥鸭再杀鸡,挖罢冬笋摘香菇……总之,家家几乎把所有好吃的东西都备齐备足了,那种富庶的程度在外地人的眼中,简直可以用“奢侈”两个字来形容。其实,乡下人并不是都很殷实,他们所备的年货大多不是为了自己享受:一是送给城里的亲戚;二是正月里人来客往好招待,俗话说“三个指头遮面嘴”,再穷也不能穷年节。正是这种“以客为尊”的淳朴乡俗,酿就了腊月里浓郁的年味。?

榆村人旧时还有“打更巡夜”的风俗,从腊月初一起,至除夕夜止,每夜由两个更夫出巡,一人敲粗竹筒,一人打大铜锣,走村穿巷,敲打出“笃,笃笃笃,——哐!”的声音;有时还扯长着喉咙喊道:“腊月寒冬,火烛小心!防贼防盗,门户关紧!”这种打更巡夜的腊月风情,尤其令人难忘。

(文章来源于休宁县榆村乡政府网站)



顶一下
(2)
66.7%
踩一下
(1)
33.3%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