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派文化 > 徽风徽俗 >

那些远逝的年俗

时间:2011-12-09 22:33来源:黄山晨刊 作者:汪红兴 点击:

千百年,厚重典雅的溪口镇石田村,像一叶木筏漂泊在率水岸边。村中百姓在此繁衍生息,孕育了丰富而独特的年俗文化。

前不久的一天,屋外细雨霏霏,雪花飘舞,红梅吐蕾,暗香浮动,又是一年年关近了,在一座百年老宅内,我拜访了年逾九旬的汪受之老人,与他聊起了年俗的话题。

老人那饱经沧桑的脸绽开了笑意,心中荡漾起久违的温馨,他竟轻轻地哼起了一首童年的儿歌:十一贴榜,十二收瘟,十三十四锣鼓叮咚哐,十五元宵节,十六十七百肴席,十八下容日,十九二十走马日。

他说这些是石田村过年时独具特色的民俗活动,随着老人的娓娓叙说,他打开了尘封的记忆,向世人展示了一幅神奇而美丽的民俗画卷。

汪老清晰得记得:在他小的时候,每年的正月十一日这天,对岸芳山庙的庙祝会拿着许多黄色的纸符,长约七八寸,宽约三四寸,上有驱妖魔保平安的字句,即所谓的“榜”,然后挨家挨户贴在各家门口的墙上。第二天一大早,庙祝会背着一个铜菩萨,带领一个小和尚来各家收瘟神。各家早已候在门口,备好香炉、烛台、小蜡烛、香,同时还摆着一盘黄豆及一盘米。和尚来此时,点燃香烛,口中念念有词:“太子收瘟旧天界,一年四季保平安……”随后庙祝便拿走盘中的黄豆及米,揭去黄榜。随后鞭炮响起,回声荡漾在率水河的上空。

收完瘟神,送喜烛。正月十二日晚,村人将雷大元帅(唐朝将军雷万春)和程忠壮王(南北朝时的程灵洗)神像抬至祠堂,吹打弹奏乐曲,点燃大红喜烛,接受村人的祭拜。剩余的大红烛,后两天又敲锣打鼓地送往各大户人家,大多是孩子们送烛报喜,说些添丁发财的吉祥话,那些富户少不了要发红包,汪老说小时他就收过不少,收到时自然是手舞足蹈。

正月十五这天,石田村也像徽州各地一样,红彤彤的灯笼,挂满街道两侧,连着村头,缀着村尾,烘托出一片安详与宁静、喜气与欢乐,家家放鞭炮,吃元宵,欢声笑语溢满厅堂。

汪老说我们石田是个汪氏聚族村落,为汪华堂弟开国公汪铁佛之后,跟徽州大多汪氏一样,尊越国公汪华为神。正月十八日是汪华的生日。石田村人特别敬重,在十六日就着手进行祭祀活动。

十六日晚,村人将汪公大帝及汪铁佛神像接到大厅中,在神像前摆上条子,再以烧熟的菜肴供奉。厅中还置有四张八仙桌,铺好桌布,再放上一百个直径约五寸的瓷碟,里面盛放着各种山珍海味、干鲜水果、糕点糖果,甚至还包括金银首饰、玉器玛瑙等,这就是所谓的“百肴席”。午夜时分,厅内灯火辉煌,香烟缭绕,香案上装有全鸡、全鱼和猪肚做成的兔子。仪式开始,放九响三眼铳,然后主祭在两位礼生陪着,向神像参拜,敬酒、献馔、跪读祭文,由唢呐、铙钹、锣鼓、横笛组成的乐队乐声悠扬,整个仪式需要一个多小时。十七日则又重拜一回。

十八日这天,没有大的活动,村民则将从旧年二十四开始挂起的三代祖容收起,精心保藏,以待腊月再用。

汪老说最难忘的是十九二十的下马日,这两天村里要举行大型游神活动,将过年的喜庆气氛推向了高潮。十九日是游雷大元帅,二十日是游程忠壮王。那两天附近的十里八乡的群众都赶过来,门口溪的滩上热闹非凡,摩肩接踵。

游神时,前面大锣开道,紧随的是四块红底金字的牌榜,排榜后是半副銮驾,共有九件套,紧跟着的是乐队,正中则是四人抬着的轿子,轿里端坐着雷大元帅。轿后是五出地戏,均由十二三岁的孩子装扮,穿着甲衣,戴着面饰,边走边演,内容大抵是“昭君出塞”、“桃园三结义”、“甘露寺”、“黄鹤楼”、“梁红玉”等,每出地戏之间有凉伞隔着,最后还有游花船、大头和尚、细柳姑娘等。队伍延绵数百米,从门口溪一直游到下村厅,一时万人空巷,盛况空前。就这样,年俗在这热热闹闹中完美谢幕了。

老人不无遗憾地说:“可惜这些相传了几百年年俗,除了元宵节,在解放后就陆续消亡了”。说时,老人有一种淡淡的哀愁。

临行前,汪老说:“这些年俗年轻人大多不知晓,倘若我们今天能有意识有选择地恢复一些,定会给大家带来无穷的欢乐,倍添乡村的无限魅力”。

其实在我们徽州,在我们休宁,不知有多少这样远逝的年俗渐行渐远,等待着人们去挖掘。



顶一下
(1)
33.3%
踩一下
(2)
66.7%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